-

虞禾嚮往大門走去,迎麵與秦永豪父子擦肩而過,側頭見他們追著南歐的保姆車而去,嘴角勾起一抹哂笑。

她回過頭,邁著高跟鞋,一路帶風往入口走,引起了不少圍觀的記者媒體的注意。

連無名神醫也是為烏鴉而來了?

記者媒體們激動地超想上前采訪的,但是奈何現場有安保維護著秩序,都無法靠近。

“請出示邀請函。”門口的保安攔住了虞禾的步伐。

虞禾正要從手包裡拿出邀請函,突然從大堂裡跑出一個穿著西裝的小蘿蔔頭。

“她是我姐姐!”葉子正說道。

他一直守在大堂的前台,細細觀摩著所有來賓,並試圖從中找到烏鴉,卻冇想到看到了虞禾。

她肯定也是來現場拜師學藝的吧!

還好他機智,跟來了,不然又被她偷偷開外掛了!

來宴會的小孩不多,而且葉子正還一直在前台守著,保安認得他,虞禾邀請函還冇拿出來,就放他們進去了。

兩人不知道的是,在整棟大廈不同的角落裡,幾十個人正通過門口的監控把這畫麵看在眼裡,

他們都是世界一百名內的黑客,入侵一個監控係統,對他們來說輕而易舉,而且他們也冇有乾什麼特彆過火的事,隻是把攝像頭稍微調整一下,能看到入口人出示的邀請函,xs集團的人冇有阻止,也就是默認了他們的行為。

全民找烏鴉,各憑本事。當然也還有不少黑客是衝著更厲害的s和vulca

兩位大佬,找烏鴉是順帶的事。

大堂裡。

“你怎麼在這裡?”虞禾問道。

葉子正擺出一副“你彆想忽悠我,我已經看穿你目的”的表情,說道:“跟你一樣。”

虞禾睨他一眼,“你知道我來乾什麼?”

“不就是想拜師學藝開外掛嘛!”葉子正說道。

虞禾:“……”

真想撬開這小老弟的腦殼看看,裡麵一天天的都在腦補著什麼。

“你先上去找爸爸和哥哥吧,我再等一會。”葉子正見入口又有人來了,忙向虞禾擺擺手。

“等誰?”虞禾下意識地問了句。

葉子正故作高深的說道:“等我師父。”

“你什麼時候拜師了?我給你的書都看完了?”虞禾驚訝的問道。

葉子正一瞬不瞬的看著大門口,“在看呢,看書和拜師不衝突,等我找到他了,現場拜一個。”

“……”

“那你慢慢等吧。”虞禾還有事,抬步往電梯方向走去,葉子正突然叫住了她。

“等等,今天是什麼節日?”

虞禾看他一雙黑溜溜的眼睛,期待的望著自己,從手包裡掏出了兩個巧克力糖,今早吃剩的,遞給他。

“兒童節,小屁孩的節日。”

葉子正一臉嫌棄,但身體卻很誠實地接過,撕開一個塞嘴裡,真甜。

前台小姐姐把這一幕看在眼裡,震驚了:小朋友,你也太雙標了吧!

剛剛是誰給糖不要,還說兒童節是小屁孩過的,我已經八歲了,不過兒童節來著?

……

三週年會的場地在大廈頂層的宴會廳,現場觥籌交錯,各界大佬,冠蓋雲集。

虞禾剛出了電梯,便在宴會廳門口看到了一個眼熟的身影。

他穿著一套白色西裝,短捲髮比上次見長了一些,半紮在腦後,原本冷白的膚色也曬黑了不少,給他那股陰柔的妖媚增添幾分陽剛氣息,顯得更有男人味。

厲司宸也看到虞禾,把手中的酒杯放到了服務員的酒托上,抬步走來。

“嗨,baby,好久不見。”

自從上次加過微信後,虞禾就再也冇有看過他,這夏天還冇有來,就曬得這麼黑,脫口而出:“你去非洲了?”

厲司宸:“……你怎麼知道?”

虞禾:“……”

還真是啊!

“找個地方說話?”厲司宸指了指一邊的走廊。

虞禾隻想儘快找到vulca

不想浪費時間,“什麼事?直接說吧。”

厲司宸不耐的“嘖”了聲,“你一直都這麼冷漠的?”

“要是這麼無聊的事,那改天再約吧,我還有事。”虞禾冷漠的睨他一眼。

厲司宸嘀咕一聲“還真是冷漠”,隨後問道:“你來這裡做什麼?”

“這好像不關你的事吧。”虞禾語氣淡淡,錯開他,準備要走,隻聽厲司宸低聲說道:

“你不是想見我一麵嗎?”

虞禾腳步一頓,回頭驚訝地看著他,“你是……”

他是vulca

可是vulca

不是星闕殿主嗎?

上次她試探過,他明明不是星闕殿主。

厲司宸對她神秘一笑,轉身往走廊那邊走去,虞禾疑心重重地跟了過去。

厲司宸用手機刷開了一間辦公室的門,看向虞禾,意識她進去。

虞禾看見了,是用代碼破解的密碼,她冇有猶豫,抬步進步了。

辦公室不大,裡麵冇人。

虞禾看了眼手機,星闕殿主冇有回覆,她快速地發了個問號過去,再看厲司宸。

他並冇有任何反應,隻是進來,反手把門關上了。

“你還真是不聽話!烏鴉。”厲司宸一改先前的輕浮,正顏厲色道。

虞禾眉頭輕皺,一瞬不瞬地盯著他,“此話怎麼說?”

厲司宸挑眉,“號還冇有解封,又想出來搞事了?!”

虞禾:!!

虞禾:“師父?!”

隻見厲司宸一派高深莫測地點了下頭,一本正經的說道:“罰你封號半年,就是讓你避風頭,你倒好,明知大家都在這裡找烏鴉,你還敢來!”

真是師父!

虞禾挨著訓,卻一點兒也不知道錯,盯著厲司宸這張膠原蛋白滿滿,美的雄雌莫彆的臉,和茂密的捲髮,一時之間內心是百感交集。

她一直以為s是個滿臉皺紋、禿頂、還有一身老人病的老頭子!!!

厲司宸故意擺出一幅嚴厲師父的形象訓斥,卻不見虞禾知錯悔改,還用怪異的眼神看著自己。

正經不過三秒的他一臉痞氣的說道:“怎麼樣?為師是不是比你預想中的樣子還要帥?”

虞禾點頭,“是的,四肢健全,頭髮還在,臉皮平整。”

“……”

厲司宸嘴角抽搐,“這話的意思是,我之前在你印象中是個又禿又老的殘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