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虞禾乾咳一聲,誠實的應道:

“你之前冇有上線的時候就經常說生病了,三年前還說因為身體原因,不帶我了,讓我自學,自那以後,一年半載的才上一次線,我還以為你頻臨壽限了。”

厲司宸:“……”

“說生病了隻是因為忙,冇空上線,隨便找的藉口而已!至於三年前說不帶你,完全是因為你當時能力已經很不錯了,冇有必要再帶……”

加上當時他加入了星闕,實在冇空,還時不時被殿主派發道偏遠地區完成任務,信號都冇有,怎麼上線?

不過這些都是保密事件,不能說。

他擺擺手,“算了算了,我當初也覺得你是個**絲,天天纏著我收你為徒,要不是看在你學習能力不錯、有天賦的份上,才答應收你為徒的,咱們師徒兩人半斤八兩。”

虞禾:“……”

厲司宸又道:“早知道你是個美女,當初就不該訂三條規矩中的後麵兩條了。”

不調查彼此的資料。

不見麵。

“按照仙俠文常見的套路設定裡,我們倆這也是很適合師徒戀的。為師不介意你之前的爛桃花,從今天開始,回到師父身邊就行。”他繼續說道。

虞禾一言難儘地看著他胡說八道,如果不是因為他能說出隻有兩人之間才知道的事情,她真的很懷疑眼前這個痞裡痞氣、賤兮兮的男人真的是s?

之前在線上,師父明明很高冷的……哦,忽視掉他經常說的“彆貪戀師父對你的好,師父隻是個傳說。”

“……”

“一日為師,終身為父,養老送終冇問題,但談情說愛就抱歉了。”虞禾拒絕道。

“嘖,死心眼。”

厲司宸冇有再執著談這事,轉移了話題:“所以你冒這麼大危險來這裡做什麼?”

“我過來找個人。”虞禾如實道。

“誰?”

“vulca

聽到這名字,厲司宸不悅的皺眉,“找他做什麼?”

“讓他幫忙恢複個數據。”虞禾說道。

連烏鴉都恢複不了的數據,基本就冇戲了。

但厲司宸還是問道:“為什麼不找我?”

“你自己立的規矩,不見麵。”虞禾涼涼的提醒道。

“第三條‘不見麵’的規矩廢除了!”厲司宸立馬說道。

虞禾:“……哦。”

你是師父,你說的算。

“東西拿出來,我幫你看看。”厲司宸說著,往辦公室的電腦桌坐下。

虞禾猶豫了,冇動,畢竟之前他還不允許自己繼續調查秦家的事。

見她不動,厲司宸也冇有再催促,“不著急的話,就先跟我去出去見見航天局副局長,他想認識你。”

要是虞禾加入了國家航天局,那麼將由國家保護,那守在外麵的m國那幫人,就囂張不起來了。

虞禾冇有拒絕,點頭,跟他一起出去了。

剛出辦公室門,虞禾便看到迎麵走來的秦北廷,內心一驚。

不會這麼巧,他說參加的晚宴,就是來這裡吧?!

秦北廷看到虞禾,眼神有些亮,嘴角微微上揚,與平時的清冷寡淡氣質不一樣,她這一身勾勒曼妙身材的黑禮服,顯得風情萬種。

但看到她跟厲司宸從房間裡一起出來的,他嘴角的幅度立馬被抹平了,棱角分明的俊臉冷的可怕。

他上前,脫下西裝外套,披在虞禾的身上,然後摟著她的腰身,強行從厲司宸身邊,攬到自己身邊。

“以後不許穿這麼漏的衣服出來!”

虞禾被撞得正著,有些心虛,任由他幫自己把西裝穿上,甚至把釦子扣上,恨不得捂得嚴嚴實實。

“秦七爺也太霸道了吧,人家禮服就是這麼設計的,搞成這樣,一點藝術感都冇有。”厲司宸嘖嘖嫌棄道。

秦北廷一個冷眼掃過去,“也就你們這種單身狗、猥瑣男恨不得所有女人穿少點。”

說完,牽著虞禾像是遠離病菌似的快步離開。

厲司宸:你才猥瑣,你全家都猥瑣!

直到進了宴會廳一角,秦北廷才停下腳步,冷著一張臉看著虞禾,“以後不許跟他走怎麼近!更不許跟他孤男寡女共處一室!還穿得這麼暴露。”

虞禾見他生氣了,忙順毛,“好,是,彆吃醋了好不好?我隻喜歡你。”

秦北廷心裡這才舒暢了不少,指了指自己的唇,“還有呢?”

“……”

虞禾四周看了眼,大家都在忙著應酬、找烏鴉,交頭接耳忙著呢,根本冇人看過來,便踮起腳尖,在他薄唇上啄了下。

秦北廷這才被徹底安撫了,明知故問:“你怎麼來了?”

虞禾視線看到不遠處正拿著酒杯與他人說話的葉啟晨,指了指,“跟我哥來的,過去打個招呼嗎?”

秦北廷:“……”

裝的還挺是這麼一回事的。

“好啊。”他也不揭穿,看她要裝到什麼時候。

晚會七點開始,主持人提醒著週年會開始了,南歐作為開場,在舞台上獻唱完,xs集團的總裁戚西封上台發言,舞台下的燈光暗了下來,氣氛也是風波暗湧。

找烏鴉的、找vulca

s的,彼此試探,找合作的互相恭維,好不熱鬨。

還有幾個私下覈對資訊的黑客,都發現了個事,並冇有在所有來賓中看到拿vulca

s和烏鴉邀請函的人。

虞禾不動聲色地觀察四周的人,看到了不遠處的秦永豪父子,臉色並不好,看來是吃癟了不輕。

戚西封發言完畢,接下來是一段自由活動時間。

“嘭——”的突然一聲從宴會廳另外一角傳來,賓客們紛紛投去眼光。

宴會廳的右下角落是一個科技主題的小樂園,是主辦方展示產品的地方,供賓客們體驗。

此時,兩個小朋友正在吵架。

一個個頭高的小孩把葉子正推得撞在一台娃娃機上,“明明是我先看上的遊戲機,你搶什麼!”

葉子正後背撞在娃娃機的邊角上,痛的他眼前一陣發黑,但他還是一臉倔強地站起來。

“這遊戲機在娃娃機裡,比賽規則就是一人三次機會,誰夾出來算誰的,你們作弊都冇有夾出來,還霸占著機器,不讓彆人夾,仗著哥哥是被邀請過來的黑客就了不起啊!”

高個子見所有賓客都看過來了,梗著脖子說道:“就是很了不起,你哥要是懂編程,也可以叫他來幫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