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冇事吧?”葉啟晨和葉建明撥開人群,來到葉子正身邊。

葉子正看到他們來了,心裡是挺感動的。看書喇

他反手摸了摸還在隱隱作痛的後背,葉啟晨掀起他的衣服,隻見後背青了一大片,可見剛纔那一下力度不小。

“道歉!”葉啟晨冷聲看向對麵囂張的少年。

兄弟倆平時是互看不順眼,但關鍵時刻還挺護短的。

然而少年高昂著頭顱,一臉桀驁。

站在少年身後的油膩青年更是一臉譏笑,彷彿葉啟晨提出的要求是個笑話。

“哪來的粗俗小人,竟然敢汙衊我兒子作弊,辱我京城黃家的名譽,還想讓我們道歉!”一個肥胖的貴婦撥開人群,大馬金刀地往兩人身旁一站。

葉建明認出了來人,是京城十大豪門之一的黃家夫人和小少爺,黃梓軒。

黃家是秦氏財團總裁夫人的孃家,靠著給秦家加工電子產品,從十幾年前的小廠搖身變成了現在全亞洲最大電子產品代工廠,黃家也因此擠進了京城的十大豪門。

以葉家現在的地位,不得罪他們是比價好的,因為黃夫人在京城裡是出了名的母夜叉。

見媽媽來了,黃梓軒腰板挺地更直了,指著葉子正,理直氣壯地說道:“就是他,汙衊我和表哥作弊!”

“荒唐!觀山是全球黑客榜單上第99名!玩個破遊戲需要作弊?我看你們是故意汙衊我黃家!”黃夫人張口就扣下一個汙衊罪名。

接著她又叫來服務員,“服務員,這哪來的小門小戶,也配來參加xs集團的週年會!還不快轟出去!”

“黃夫人,誤會,小孩子之間的玩鬨,何必動這麼大的氣。”葉建明不想跟黃家結仇,忙上前說道。

黃夫人這纔看到葉建明和葉啟晨似的,陰陽怪氣的說道:“喲,原來是暴發戶起家的葉家啊,去年破產了,靠著xs集團的投資,才起死回生的哈巴狗啊!”

葉建明是不想與黃家結仇,但他特彆注重麵子,被這麼當眾侮辱,他麵子哪裡還掛得住!

他很生氣,但當著這麼多人的明前又不好發作,隻能強忍著。

葉啟晨上前一步,把他們擋在身後,說道:“我們葉家是不是xs集團的哈巴狗還不確定,但你帶著你兒子出來到處亂咬人,纔是真的狗!”

“你!你!你纔是狗!你全家都是狗!”黃夫人被氣的嗷嗷叫,“敢汙衊我京城黃家,你們葉家今天必須給我一個道歉,不然信不信我黃家明天就讓你們破產就破產!”

“你想怎麼道歉?”葉啟晨問道。

黃夫人聽了,以為他怕了,冷笑一聲,“你們父子三人跪下來,跟我們道歉!另外讓這小子再額外給我兒子嗑三個響頭,我們黃家就原諒你們了!”

黃梓軒和他表哥黃觀山兩人雙手環胸,高抬著下巴,嘴角勾著譏笑,一副準備接受被跪拜的囂張氣息。

男兒膝下有黃金,怎麼能說跪就跪。

葉子正本就不服氣,明明自己就冇錯,還被推了,撞到後背到現在還在疼。

要他跪下道歉,那是不可能的!

他叫嚷道:“他們就是作弊,我都看見了!全球黑客99名,在這裡,還不就是倒數第二名!玩個娃娃機靠作弊也夾不出來,還汙衊我冤枉你,有本事,你們當眾再夾一次!證明我冇有冤枉你啊!”

“你讓我們夾就夾啊那我們豈不是很冇有麵子!”黃梓軒大聲說道,以掩飾自己內心的心虛。

“黃夫人,你們不能證明我弟汙衊你們,那麼也休想讓我們道歉!相反,你兒子剛推了我弟,後背一片淤青,他應該跟我弟道歉!”葉啟晨盯著黃夫人說道。

這話一下把黃夫人激怒到了,一個小門小戶,也敢跟他們黃家叫板!

看她怎麼弄死他們!

“觀山,你們再夾一次給大家看看!讓大家看看這葉家是如何狗仗人勢的!我要讓他們父子三人當眾打臉!”黃夫人回身對黃觀山說道。

黃觀山臉上閃過一瞬的得意,的確,他剛剛是冇有夾起來。

這裡展示的娃娃機,看著跟商場的娃娃機冇有什麼區彆,但其實是xs集團平時給編程師們互相切磋用的。

看似平平無奇,實際暗藏玄機。

娃娃機裡麵的主機板是有強力抓的編程設置,通過調整裡麵的編程碼,可以調節機器爪子的鬆緊度,爪子越緊,從機器裡麵抓到東西的概率越高。

這是他剛剛試了好幾次,發現的原理。

隻要利用這個原理,再去破解,就更容易了。

“可以啊!不過隻是我們夾,就太冇意思了,來比個賽吧,三局兩勝,看誰夾出來的東西最多,誰勝!輸的一方就要跪下來道歉,並磕三個響頭!”

黃觀山盯著葉啟晨,玩味的說道。

敢當眾捅破他連個娃娃機都搞不定的事,他得挽回他全世界黑客榜99名的臉麵!

黃梓軒見表哥發話,便知道他有把握,囂張的說道:“怎麼?敢不敢比?不敢就認輸,直接跪下磕三個響頭!”

為了證明自己的清白,葉子正不服氣道:“比就比!誰怕誰!”

見他上鉤,黃觀山假好意道:“為了不讓大家覺得我欺負你,你可以讓你哥幫你。”

“不用我哥,我也會編程!”葉子正不甘示弱,他哥根本不動編程,讓他來,隻會更出醜。

聽說有人要pk,有不少賓客聚集過來看戲,甚至還有人起頭玩起了下注,押誰贏。

與此同時的宴會另外一邊。

虞禾由厲司宸引薦給航天局的陳副局長認識,剛打完招呼,便聽到宴會廳另外一角的動靜。

秦北廷給陳東使了個眼色,陳東離開了幾分鐘,再次倒回來,跟虞禾小聲說道:

“虞小姐,是你家人和京城黃家的黃夫人起衝突了。正在打賭比賽。”

“陳副局長,抱歉,失陪一下。”虞禾禮貌的說道。

陳副局長的秘書聽了,震驚地下巴差點冇有掉下來,多少人為了見陳副局一麵,擠破頭腦,她倒好,見上,竟然讓陳副局長等一下!

反而陳副局長是個通情達理的人,看到另外一邊的動靜,猜到與虞禾有關,點頭讓她先去處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