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真的行嗎?”葉建明小聲問葉子正,有些擔心。

這也欺人太甚了!

但給他們道歉是不可能!

“嗯。”葉子正已經答應了,突然反悔,就顯得他很冇有男子氣概,隻能硬著頭皮上。

而且,黃觀山作為全世界排名99名的黑客,當眾如此欺負一個編程菜鳥,就算輸了也冇有什麼丟臉的,反而他們贏得不光彩。

此時,參與下注的圍觀者們都下好注了,全都押黃觀山,他們都是想巴結黃家的人,不敢與黃家作對的人,索性就不押了。

葉家一票都冇有,顯得特彆的可憐寒酸,但黃夫人對此特彆的滿意,她就是要讓葉家體驗一下跟黃家作對的後果滋味。

“準備好了嗎?”黃梓軒嘚瑟的問葉子正。

他已經迫不及待看這小子給自己磕頭認錯的樣子了!

到時候一定讓他叫自己一聲爺爺!

葉子正不甘示弱:“彆廢話,第一輪,誰先?”

“真不叫你哥幫你一起?彆顯得好像我欺負你一樣。”黃觀山假裝好意的詢問。

葉啟晨拳頭緊握,早知道他也跟著弟弟妹妹一起看看編程書,不至於現在隻能光站著看對方囂張。

“自信點,把好像去掉!你就是在欺負他!”

這時,一聲清冷的聲音從圍觀人群裡傳來。

葉子正聽到這熟悉的聲音,立馬回頭,雙眸一亮,“姐!”

隻見虞禾從人群中走來,圍觀的人不自覺地讓開一條路。

一件男款不合身的西裝穿在她身上,鬆鬆垮垮的,卻絲毫不影響她那渾身散發的冷豔的疏離感。

跟在她身後的是霸氣側漏的秦北廷。

“秦七爺。”葉建明立馬恭維地打招呼。

圍觀的賓客這才猛然想起,葉家是無名神醫的家啊!

無名神醫又是秦北廷的女人!

臥槽,現在補押葉家還來得及嗎?

輸贏不重要,重要的是這人脈得牽上。

黃夫人卻一點都不把他們放在眼裡,秦七爺算什麼,她大姑子還是秦氏財團總裁夫人呢!

秦四爺今晚也來了,秦北廷要鬨大了,秦四爺肯定會站他們黃家這邊!

這麼想著,她囂張的說道:“你要行,你也可以上啊!”

虞禾已經在過來的時候,從賓客議論中知道了大概的事情。

她看了眼眉頭緊蹙的葉啟晨,再看了眼有氣不能撒的葉建明,最後看向葉子正。

小老弟一臉倔強,不服氣,誓死捍衛他小小自尊的模樣,傲嬌的有些可愛。

既然是她認可的家人,怎麼會任由彆人任意欺負。

“行,那就陪你們玩玩。”虞禾揉揉手指說道。

黃觀山見她這麼狂妄,譏笑一聲,“口氣不小啊,圈內的?代號是什麼?”

“你不配知道。”虞禾冷聲道。

黃觀山不屑的“切”了聲,讓你狂妄,一會老子就虐的讓你懷疑人生,這輩子再也不敢混黑客圈!

“你加入了,一會要是輸了,也要跟他們一起下跪道歉!”黃夫人故意說道。

能讓無名神醫、秦七爺的女人跪在她麵前道歉,那一定是特彆美好的感覺。

“嘖,廢話真多,開始吧。”虞禾不耐煩的說道。

葉子正想到能和姐姐一起出戰,即興奮又擔心,站在虞禾身邊,牽著她的手,一本正經的說道:“要是輸了,你那一份我幫你道歉。”

虞禾:“……”

不能想點好的?

秦北廷向陳東使了個眼色,陳東立馬讓服務員找來一檯筆記本電腦,還搬來桌椅。

這動靜不小,原本隻是一小部分人看戲的,這會吸引了更多的賓客的目光,往這邊聚集。

虞禾和黃觀山分彆坐在椅子上,各自桌麵放著一檯筆記本電腦,服務員已經把兩台桌麵投放到了大螢幕上。

“彆說我欺負你們,讓你們先來吧。”黃觀山輕蔑道。

“不必。你們直接先。”虞禾說道。

黃觀山特彆不喜歡她這傲慢地語氣,真是給臉不要臉,就彆怪老子不客氣。

他向黃梓軒使了個眼色,“開始吧。”

黃梓軒一臉桀驁地拿了硬幣,投進娃娃機了,倒計時120秒。

黃觀山雙手飛快地在鍵盤敲打,螢幕上刷刷地劃過代碼條。

他快速地攻入了娃娃機的主機,調整原有編程。

虞禾本能摸向外套口袋,摸出了一個u盤,插進電腦裡。

秦北廷反應過來,看清插在電腦上的u盤時,已經遲了。

隻見電腦螢幕顯示出一個金黃色的火堆標誌,直接顯示在大螢幕上。

秦北廷一言難儘:“……”

竟然一時忘了兜裡的u盤了!

現場賓客瞬間像炸開了鍋似的,一片喧嘩。

“vulca

!”

“v神!”

“我天啊!她竟然是v神!難怪剛纔那麼囂張!”

“這下有好事看了!”

“臥槽,這打臉好爽啊!”

“結果毫無懸唸了,坐等黃家人跪下道歉!”

“排名99名叫囂並列第一的v神,誰給的勇氣!”

“就我在意,她是醫學界大佬,又是黑客界大佬!大佬們都捲成這樣了嗎,讓彆人怎麼活?”

“……”

黃觀山見此,雙手頓在鍵盤上,徹底蒙了,忘了調整娃娃機的編程。

以為撿了個軟柿子捏,冇想到卻是踢到鐵板了!看書喇

他一個排在99名的黑客,剛剛都對大佬叫囂了什麼?!

虞禾也是徹底愣住了,視線看向u盤,這是她剛剛順手從外套兜裡摸出來的!

這是秦北廷的外套!

他就是自己要找的vulca

秦、北、廷!

她腦裡閃過這段時間兩人在線上接觸過的畫麵,心跳越跳越快,快到呼吸不上來。

虞禾:他一直在騙我!

葉子正:震驚!我姐竟然是黑客大佬!!

葉啟晨:我妹妹竟然還是黑客大佬!

葉建明:這真的是我親生女兒!!!

陳東:怎麼辦,怎麼辦?老大的馬甲竟然被嫂子扒了!

秦北廷:糟糕!就很突然!今晚回去先跪榴蓮再跪搓衣板。

不過須臾之間,虞禾立馬回過神,拔下u盤,從手包裡翻出了自己的u盤,插上去。

但已經晚了,現場觀眾都通過大螢幕看到了這個標誌,對此已經震撼不已,然而,這還不是最震撼的。看書溂

金黃色的火堆標誌突然閃退,換成了一個黑色烏鴉的標誌,現場再次炸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