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烏鴉!”

“烏鴉出現!!!”

“我靠!vulca

和烏鴉是同一個人?!”

“嗷嗷嗷,這到底是什麼神仙,隨便掏出一個u盤都是大佬級彆的!”

“烏鴉啊,一百萬美金啊!快抓住她!”

“一千萬,e國出的是一千萬懸賞金!”

“彆廢話,快把人抓住!”

現場一片騷動,圍觀的人都想往這邊擠來,尤其是m國的代表團的人,他們原本還在現場搜尋著烏鴉,看到投屏上的標誌,紛紛穿過人群往這邊過來。

但他們還未靠近,隻見秦北廷向陳東使了個眼神,宴會廳裡立馬湧進了一大批穿黑衣帶墨鏡的保鏢,迅速把展示區包圍,一個個牛高馬大,宛如銅牆鐵壁,將賓客和虞禾分開了。

有不怕死的人想強行擠入,立馬被保鏢放倒了,這陣勢,把後麵湧上來的人給虎住了。

秦永豪父子原本在跟人交流,見烏鴉的標誌出現了,以及現場這陣勢,也往人群走去,想看看烏鴉到底是誰。

但此時,全場的賓客也都被這陣勢吸引過來的,把展示區圍了幾大圈,他們擠都擠不進來。

葉子正看到投屏上的烏鴉標誌,整個人都驚呆了!

激動地轉身,看著虞禾,黑溜溜的雙眸充滿了崇拜和佩服。

他想要拜的師父竟然就是他姐姐!

難怪他在樓下等到宴會開始,都冇有等到!

他來到虞禾身邊,眼神真摯的看著她,喊了聲,“師父,請受徒兒一拜……”

“不好意思,又拿錯了。”虞禾麵上波瀾不驚地拔掉了u盤。

對付這麼弱雞,用大號有點殺雞用牛刀了,換個小號吧。

剛要跪下的葉子正:哈???

全體賓客:又拿錯了?!你還有多少個?!

秦北廷:寶寶還有彆的馬甲?!

隻見虞禾淡定地從手包裡又翻出一個u盤,剛插上,這時,隻見大螢幕上烏鴉的圖標一閃,消失了,接著突然突然出現了一個白底黑字的“s”。

看到這標誌,虞禾愣住了,目光立馬看向u盤。

她保證,這次真的冇有拿錯!

但這標誌並不是她的!

她立馬反應過來了,是厲司宸搞的鬼!

她不動聲色環視四周,保鏢圍住了一圈,根本找不到厲司宸在哪,結果撞見了秦北廷一瞬不瞬盯著她的眼神。

彆看她麵上波瀾不驚,實則內心早就濤瀾洶湧。

尤其是兩個人的眼神碰撞在一起的那一瞬,虞禾的心跳突然漏了一拍,接著觸電般,立馬轉移了視線。

剛好這時,她纔看到葉子正半曲著膝,藉著伸手扶住他之勢,掩蓋自己的心虛。

虞禾故意說道:“嚇腿軟了?彆慌!”

葉子正:“……”

秦北廷把虞禾的心虛全部看在眼裡,墨黑色的雙眸,愈來愈深,深的不見底,讓人捉摸不透。

“大佬!你到底有多少個馬甲!”

“隨便一掏,就是到大佬級彆!”

“這次不會又說拿錯了吧!”

“vluca

s、烏鴉都是同一個人?!”

“s和烏鴉不是師徒關係嗎?這會同一個人出現,師徒關係隻是大小號之分?”

“s神是和v神不還是死對頭嗎?還能一人扮演多角色?”

“大佬,你那手袋是大神袋嗎?還有嗎?還有拿錯嗎?”

“要不一次性全倒出來?震驚死我們算了!”

“……”

現場賓客沸沸揚揚。

黃觀山已經徹底被怔住,120秒早就結束了,娃娃機什麼都冇有夾到。

黃梓軒站在娃娃機旁,震驚的下巴張恨都快要掉到地上。

在世界黑客排行榜並列第一第二的大佬麵前,他99名的表哥,簡直是連提鞋都不配!

就在他們愣住間,黃觀山的電腦已經被入侵了,桌麵右上角顯示著s的標誌,而他u盤裡的代碼,電腦防火牆被當眾全部粉碎了!

緊接著電腦藍屏了,這電腦是徹底報廢了。

全程隻用了一分鐘!

他都還冇有看到虞禾手指動,這場無硝煙的戰爭就結束了!

這神速,真的是人能做到的嗎?!

黃觀山徹底懷疑人生了!

他剛剛得罪的是什麼鬼畜大佬!

黃夫人好歹是見過世麵的人,並冇有被這陣勢唬住,她也不知道什麼vulca

s神,烏鴉倒是知道,今晚大家都在找烏鴉,但這關她什麼事?

她在乎的是黃家的臉麵!

她催促道:“觀山,你傻愣什麼?!還不快操作……”

她的話還冇說完,就見黃觀山“噗咚”一下從椅子上摔下來,然後連滾帶爬地跪在虞禾麵前。

“大佬,對不起!我知道錯了!我剛纔有眼無珠,都是被黃夫人逼得!對不起,你就把我當屁放了,原諒我吧。”

黃觀山說著,“嘭嘭”地磕起了頭。

“冇用的東西!誰讓你隨便下跪的!還冇有比完呢!你道什麼歉!”黃夫人恨鐵不成鋼地上前去把他提起來。

“對啊,這都冇有比完呢,現在道歉可不算!”虞禾哂笑一聲。

“就是!比完了,你們再排成一排,重新跪下道歉!”葉子正站直腰桿子,連後背的疼都忘記了!

葉建明從女兒身上找回了臉上的光,從服務員那拿來兩枚硬幣,遞給葉子正,“快去!”

全體賓客:“……”

這麼毫無懸唸的結局,還有再比的必要嗎?

黃夫人見此,嚥了咽口水,黃梓軒直接用身體堵住投幣口,不讓葉子正靠近,一副隻要葉子正碰不到娃娃機,他們就不算輸的霸道之勢。

葉啟晨見此,說道:“你們不想比,可以認輸道歉。”

黃夫人一聽,炸了:“誰說我們輸了!冇有比完,就不能說我們輸!”

“毫無懸唸的結局,我們不想看!快認輸,道歉,彆浪費大家的時間!”

“就是,誰想看你們比,不要占用公共資源,快道歉滾蛋!彆妨礙我們抓烏鴉!”

“認輸!道歉!”

“認輸!道歉!”

圍觀的人你一句我一句,最後統一口徑,要求黃夫人道歉。

黃夫人在京城是出了名的母夜叉,死豬不怕開水燙,這麼多人喊著道歉,還能賴皮著不道歉。

這時,活動主辦方的代表戚西封終於姍姍來遲。

黃夫人見到他,內心一喜,她黃家可是全亞洲最大的電子產品的加工廠,xs集團的電子產品還是他們廠裡代生產的,戚總肯定會為了合作考慮,站在黃家這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