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黃夫人惡人先告狀,“封總,您來的正好,葉家可真是在貴地狗仗人氣,想要掀風作浪……”

她話還冇說完,便見戚西封對虞禾點頭打招呼,“虞小姐,得罪了。”

虞禾是第一次見戚西封,一時不明他的來意。

黃夫人見此,內心大喜,不愧是僅用一年時間就讓xs集團上市的封總,不僅會來事,辦事還很有效率!

管虞禾是烏鴉、vluca

還是s,在xs集團的主場裡,戚總纔是主人!

隻要戚總把他們趕出去了,這個比賽就終止了,道歉也將泡湯了。

戚西封手一揮,跟在他身後的保鏢紛紛上前,將黃夫人他們三個抓住,準備“請”出去。

黃夫人:???

黃夫人:“戚總,你們是不是搞錯了,是她……”

“黃夫人,你們的行為讓我嚴重懷疑你們黃氏公司的生產和管理能力,新季度的委托加工計劃,我看需要重新找合作商。”戚西封彬彬有禮的打斷了她的話,“抱歉,今晚有貴客在,就不留你們繼續喝酒了。”

趕人就趕人,說的這麼清新脫俗,

“轟隆——”

黃夫人頓時晴空霹靂,被劈得外焦裡嫩,驚杵在原地。

“啪——”

這時,黃氏總裁黃峰強終於從人群中擠了進來,一巴掌重重地甩在黃夫人的臉上,罵道:“毒婦!”

隨即,他轉身,臉上堆滿歉意的笑容,討好道:

“戚總,葉總,小葉總,很抱歉,賤內粗鄙,多有得罪。以後我一定看到這條瘋狗,不讓她出門亂咬人,還請你們海涵,我這就讓他們滾,不礙著大家的眼。”

他們受邀參加xs集團的三週年會就是想繼續拿到xs集團的新係統生產合作,還想爭取提前與他們敲定新晶片的生產許可,卻被這個毒婦惹事生非,不但計劃都泡湯了,還損失了新季度的龐大訂單!

說完,黃峰強轉身對黃夫人嗬斥道:“還不快滾!”

黃夫人被那一巴掌打蒙圈了,任由著保鏢拖著她走。

“等一下。”秦北廷薄唇輕啟,冷聲提醒道:“她還冇有道歉。”

幾個保鏢領會,強行把黃夫人按跪在地麵上,“道歉!”

黃夫人橫行霸道一輩子,哪受過這麼這大罪,尤其當著這麼多權貴麵前,她的臉皮直接被按在地板上摩擦!

這簡直就是把他們釘在豪門的恥辱柱上,仍人唾罵。

但連丈夫都要求她道歉,黃夫人不得不道歉,“對不起……”

聲音小的如蚊子叫。

“你說什麼?”葉子正掏了掏耳朵,大聲的問道。

黃夫人氣得真後悔剛剛冇有一巴掌把這臭小子拍暈,咬牙切齒道:“對、不、起!”

葉子正一幅小大人的模樣,緩緩點頭,又問:“錯哪了?”

黃夫人氣得後槽牙咬的咯咯響,“觀山的確作弊也冇有夾起來,你冇有汙衊我們!”

終於證明瞭自己的清白,葉子正一臉神氣,恨不得敲鑼打鼓讓大家都來看看……哦,都在看著呢,於是他又端起小大人的範兒。

葉子正:“知錯能改,善莫大焉。回去一人把《左傳·宣公二年》抄十遍吧,抄完記得拍照發出來,讓大家看看。”

黃夫人被氣得七孔生煙,你特麼當自己是老師啊!

氣歸氣,他們卻又不能怎樣,謙道了,人也被保鏢“請”出去了。

主持人連忙過來主持氣氛,不少賓客慢慢散開,剩下一部分不願意離去的,眼巴巴地看著虞禾,想要上前,卻又礙於保鏢不敢上前。

“姐,我剛剛那一出‘狗仗人勢’表演的怎麼樣?”葉子正得了便宜還不忘向虞禾賣乖。

葉啟晨:說你狗仗人勢,你還真把自己當狗了!

虞禾抬手揉了揉他小腦袋,“不錯。”

葉子正向來都是不喜歡彆人揉他的腦袋,誰揉他跟誰急,但這一刻,他卻冇有躲開,還問道:“舒服麼?”

小老弟的頭髮還挺軟,比擼提拉米蘇的手感要好。

虞禾:“還成。”

葉子正雙眸一亮,立馬說道:“當我師父,每天都給你揉!”

虞禾:“……”

“烏鴉小姐,你家人的事情已經處理完,是不是該輪到我來談談我們的事情了?”看書喇

這時,一個黃頭髮的白人走過來,她是勞拉,是m國航天局的代表團。

跟在她身邊的翻譯正要翻譯她的話,虞禾拔掉u盤,起身,問道:“我們什麼事?”

張口就是流利的純美音。

翻譯自覺的閉上了嘴,勞拉見此,直接說道:

“你違法入侵了我們的衛星usa-224,請你跟我們走一趟。”

秦北廷上前,把虞禾護在身側,薄唇輕啟,同樣吐出一口流利的純美音,“憑什麼讓她跟你們走?”

他的語法與音調跟虞禾是同一種,隻是他的聲音如大提琴般醇厚低沉,特彆的迷人。

“我們有國際刑警的逮捕令。”勞拉拿出證據。

秦北廷淡淡地掃了一眼,“你確定你手上的逮捕令還有效?”

“當然!”勞拉自信的說道。

“那我收到的這份通知是怎麼回事?”虞禾亮出手機上的照片。

照片上,是最新釋出的撤回烏鴉逮捕令,案件不成立的通知書!

這照片,正是她來這裡的路上,收到星闕殿主說送她的禮物!

這也是她當時為什麼確實星闕殿主知道自己的身份原因,直接把撤銷的通知書發給她,還能不知道她的身份?

但秦北廷到底是從什麼時候發現她是烏鴉的?

虞禾側眸,意味深長地看著秦北廷。

秦北廷感覺到她的目光,表麵無異,實際內心慌得一批。

她發現了!

看來今晚榴蓮、搓衣板是不夠的,還得鍵盤、遙控器……

“怎麼會!”勞拉看清撤銷令,難以置信,立馬讓助理去覈實。

助理打了個電話出去,回來,在她耳邊說了幾句,勞拉臉色立馬變了,但很快又恢複了。

她把逮捕令收好,麵不改色道:“我們還是要請烏鴉小姐跟我們轉移場地,好好談談關於衛星usa-224的事。”

上頭給她的命令是:無論如何,都要把烏鴉帶回m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