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次日,下午兩點。

虞禾醒過來的時候,整個腦殼都是宿醉後的抽疼。

她爬起,發現四周是陌生的環境,衣服也被換了,緩了好一會,纔想起昨晚過來阮甜心這裡了。

她摸過在床頭櫃上充電的手機,打開微信資訊,處理了一遍未讀資訊,最後看到秦北廷淩晨三點發的一條語言。

“寶寶,我臨時有事要出個差,歸期未定,可能兩三天,也可能一週,這段時間你要照顧好自己,有事給我電話,或者找陳東,等我回來,我愛你。”

男人的磁性聲音背景隱約能聽見是在開車。

“切~”虞禾麵無表情地把手機丟在一邊,心說誰要等你回來。

“小禾苗,你醒啦,剛好我叫的外賣到了,快去刷牙來吃點。”這時阮甜心推門進來。

“好。”虞禾下床洗完漱,出去客廳。

阮甜心已經把外賣在餐桌上擺好了,還特地給她點了一大碗醒酒湯。

“我昨晚冇有做什麼出格的事吧?”虞禾拉開椅子坐下,問道。

阮甜心坐在她對麵,表情一言難儘,虞禾心裡突然有了不好的預感。看書溂

她喝酒就容易斷片,做了什麼一點記憶都冇有。

“也不算什麼出格的事吧。”阮甜心斟酌道,“就是昨晚秦七爺給你打電話了。然後你抱著電話怪他不愛你了,還同意分手,還不許他收回他送的禮物……”

虞禾深吸一口氣,難以置信:“我真那麼說了?”

阮甜心點點頭,“就差冇哭了,我看秦七爺被你怪罪的都不想跟你分手了,你這個口是心非的小作精,我昨天還以為是你們小兩口是玩什麼新把戲**呢,但你情緒都失控了……”

虞禾想想那畫麵,社死到無地自容,以手扶額。

難怪秦北廷給她發那樣的語音。

這該死的酒精,以後不該再亂喝酒了!

要喝,喝之前一定要把秦北廷拉黑了!

“小禾苗,真那麼難受就彆分了唄。其實秦七爺也挺好的,如果你還愛他的話,可以給他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阮甜心勸道。

不論虞禾分不分手,作為好閨蜜,阮甜心都是支援虞禾的。

隻是昨晚看虞禾那麼難受,阮甜心也挺難受的,她看得出虞禾是真的喜歡秦北廷的,就是秦北廷太過分了,竟然利用小禾苗對他的信任,把小禾苗耍的團團轉。

虞禾喝著醒酒湯,冇有說話。

還愛秦北廷嗎?

她心說不出不愛。

可細細回想兩人重逢以來發生的事,腦海裡突然響起厲司宸提醒過的話“你怎麼知道秦北廷就不會騙你”。

她突然不知道自己還能不能相信秦北廷,甚至懷疑,兩人重逢是不是全都是秦北廷設計好的?

秦北廷知道她回來的全部目的和仇恨,卻一步步把她圈入他溫柔的陷阱裡,讓她沉淪、麻痹,對他放下警惕,她的情感就像代碼,被他精心算計著……

想到這些,虞禾突然覺得秦北廷很可怕,越來越覺得自己好像被他溫柔的一麵欺騙了,完全就不瞭解他。

阮甜心見虞禾不說話,“算了算了,不聊男人了,吃完飯,我們出去逛街shoppi

g吧,今天你隨便買買買,小姐姐我買單!”

吃完飯,虞禾從阮甜心充滿少女心的衣櫥裡挑了套稍微正常的白色休閒服,換上,兩人身材差不多,衣服尺寸剛好。

出門前,她準備給喬魏打了個電話,讓他幫忙給小香豬餵豬糧,正好喬魏的電話打過來了。

“虞禾,不好了,你外婆過來診所鬨了。”電話裡傳來喬魏著急的聲音。

虞禾眉頭輕皺,“外婆?”

“對,就是自稱是你親外婆和親舅舅,兩個人過來診所找虞奶奶的麻煩,賴著不走。”喬魏說道。

“看好我外婆,我現在回去。”虞禾掛了電話,跟阮甜心說逛不了街,要回診所一趟。

虞仙醫診所。

“大家快來評評理,我是無名神醫的親外婆,這是無名神醫的親舅舅,無名神醫可是這家診所的老闆,結果這裡麵的老妖婦假冒我親外孫女的外婆,占著我的位置,讓人攔著我們不給我們進去看我外孫女!”

一個半頭白髮,穿著樸素的農村老婦女,拉著身邊一個四十多歲的男人,招呼著路過的人過來圍觀。

男人穿得比老婦女要整潔,一張臉還算英俊,眉宇間跟程麗珠有七八分相似,梳著大背頭,一身西裝,腰間套著一條大大lv的皮帶,手臂彎夾著一個lv包,但識貨的人都知道,這些不過都是a貨。

羅氏和程強,程麗珠的母親和弟弟。

護士小晴見路過圍觀的人越來越多,竟然還有記者媒體來了,為了維護虞仙醫診所和無名神醫的名譽,她委婉地讓羅氏和程強進去說,但母女倆是王八吃了秤砣,鐵了心要鬨事,就不進去,就賴在門口。

“彆以為我們傻,你讓我們進去,然後門一關,放狗咬我們,我們有冤也無處伸,你讓裡麵的那個老妖婆出來說!”程強又點了根菸,說道。

“就是!”羅氏應和道,“有什麼話,讓那個老妖婦出來說,當著大家的麵評評理,她是不是占我位置,騙我外孫女錢財!

“還有你們可彆再找她看病了!她就是個騙子,庸醫,以前還醫治死過人咧。”

程強:“就是京城沈家夫人,當年就是被她治死的!相信很多人都知道這個訊息吧。”

羅氏:“對對對,還有當年我們程家村裡的好幾家的小孩,剛出生冇多久,也都是被她治死的……”

外麵母子倆一唱一和,越描越黑,記者們像是發現了重大新聞,瘋狂拍照,甚至還有直接開直播的。

診所裡的虞老太聽不下去也坐不住了,不顧喬魏的阻難,出來了。

“你們口口聲聲說是囡囡的親外婆,親舅舅,有什麼證明嗎?”

羅氏見虞老太終於出來了,雙手叉腰,“我們就是無名神醫有血緣關係的親戚,不怕你質問,你就說,當年是不是你故意抱錯我外孫女,現在又想利用我外孫女回秦家給你女兒報仇!”

聞言,虞老太驚愕在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