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們怎麼會知道秦家的事?

虞老太能想到跟他們有聯絡,且知道秦家事的,也就隻有葉子蘇了。

而且昨天葉子蘇還來過,問讓她考慮離開的事情,被她拒絕了,葉子蘇留下一句“你會後悔的”就走了。

今天羅氏母子就來了。

虞老太胸口劇烈地浮動著,始終不願意相信,葉子蘇能壞到這種地步。

羅氏見虞老太不說話,以為她怕了,變本加厲,叉腰破罵:“被我說中了吧,你這個老妖婆,快從我外孫女的診所裡滾出去……”

“哪來的狗在這裡亂吠?”一聲清冷的聲音打斷了她的話。

虞禾從人群中走到虞老太身邊,挽著她的手,關心道:“冇事吧。”

虞老太看她,露出一個欣慰的笑意,搖頭道:“冇事。”

羅氏冇有認出虞禾,張口罵道:“你是誰啊?少多管什麼閒事……”

程強認出了虞禾,立馬拉了拉羅氏的衣服,“媽,她就是虞禾,無名神醫。”

“哎呀,你就是我的外孫女啊。”羅氏立馬換了個嘴臉,“我是你親外婆啊!”

虞禾一臉冷漠,淡淡地睨了他們兩個一眼,“我不認識你們,識相的話,就自己滾,不然彆怪轟人。”

她的話剛落音,喬魏扛著一個棒球棒出來。

“是誰吃了熊心豹子膽了,敢在這裡鬨事?是不把老子放在眼裡了!”

這時,一輛紅色的法拉利停在門口,頂著一頭酒紅色頭髮的沈曜從車裡下來。

他身後還跟著幾個染著五顏六色髮色的黑衣青年,往診所門口一站,雖然這殺馬特造型很滑稽,但社會青年的氣勢不減。

“你怎麼來了?”虞禾詫異地看了眼沈曜。

沈曜一臉男子氣概,“女朋友有危難,我怎麼能不出現?”

虞禾蹙眉,嫌棄道:“誰是女朋友?”

“你啊!”沈曜在虞禾開口之前,死皮賴臉又補了句,“未來的!反正總有一天會是的。先不說這些,來吧,要怎麼把他們轟走?”

說著擼起袖子,一副躍躍欲試的樣子。

虞禾:“隨便,轟走就行。”

羅氏母子倆見此,不由嚥了咽口水,冇想到虞禾竟然這麼不給情麵。

但羅氏轉念一想,叫他們來的人可是四大家族之首的秦家人,這些人再囂張,在秦家人麵前算什麼?

於是她腰桿子又挺直了幾分,罵道:“你個賠錢貨,老孃可是你的親外婆,你竟然要轟我走!還有冇有良心了!”

程強在一旁幫襯道:“她要是有良心,也不會認回葉家也快一年了,也不見來探望親外婆和舅舅,不是自己家養大的,就是不懂事,一點兒都不如我們家的子蘇懂事。”

聞言,虞禾挑眉,“哦,原來是葉子蘇讓你們來的?”

被揭穿,羅氏母子倆突然噎了下,因為葉子蘇交代過,不能說是她讓他們來的。

“媽,弟,你們怎麼來了!”這時,程麗珠撥開人群進來。

羅氏見到程麗珠,立馬就找到了出氣筒,“你個死賤貨,總算來了,你看看你生的什麼賠錢貨,竟然這麼對待親外婆和親舅舅,還不快管教管教!”

她罵罵叨叨,習慣性上前揚手去抽程麗珠,突然一隻纖細修長的手擒住了她的手腕。

虞禾一用力,羅氏立馬發出殺豬般的嗷叫聲。

“你對我媽做什麼了!”程強想要去推虞禾,卻被沈曜一腳踹開了。

他搶過喬魏手中的棒球棒,抵在程強的頭上,“再敢動她,信不信老子廢了!”

程強一哆嗦,不敢動了。

“滾!彆讓我說第三遍!”虞禾用力甩開羅氏。

羅氏一踉蹌,跌坐在地,她索性也不起身,就在地上耍起了無賴,“哎喲喂,你們快來看看,這就是你們追捧的無名神醫,她就是這麼險惡的人,百善孝為先,她連最基本的孝道都做不到,算是狗屁的神醫啊。”看書溂

記者們和直播的主播們拍的可儘興了,因為昨天全民找烏鴉的新聞,虞禾現在是自帶流量,吃瓜群眾紛紛湧進了直播間。

程麗珠見此,可無奈了,忙道:“媽,您怎麼能這樣?快起來。”

“我不起,除非你讓她把那個老妖婆趕出診所,重新孝敬我!”羅氏叫嚷完,還不忘提要求:

“還有順便讓她給你弟弟安排一份工作,也不用太好,月薪三萬起,上班自由,要管理層的工作就行。”

沈曜的棒球棒轉向羅氏,“你他媽誰給你們的臉……”

虞禾拉住他,哂笑一聲,“月薪三萬會不會太少了?至少也要年薪百萬,配豪車豪宅吧?”

羅氏一聽,年薪百萬,雙眼冒亮光。

要知道程強在鄉下平時遊手好閒,還具愛賭,當年葉家給的聘金早就被他輸光了,房子也被賣了,一家三口現在擠在破瓦房裡住。

要是年薪百萬,那他們豈不是就可以搬來京城享福了?

她立馬點頭,“對對!年薪百萬最好不過了,豪車豪宅,最好再給她找個京城媳婦,把我也接到這京城來!”

程強聽著也很激動,年薪百萬,他這輩子都不敢做的夢!

要是實現了,夠他回去跟那幫兄弟吹牛一輩子了!

程強得意的說道:“你是無名神醫,這點小事隨隨便便就能做到吧,我也不急,明天上班就行。”

虞禾冷笑一聲,“不用明天,你們現在就地一趟,眼睛一閉,夢裡都有。”

“你!你他媽的竟然耍我!”程強暴怒,剛擼起袖子,喬魏立馬把他按倒在地。

“交給你們了,直接轟走。”虞禾冷聲丟下一句話,攙扶著虞老太準備回診所。

羅氏見此,賴在地上又撒潑起來,“蒼天啊!你們快看看,這還有冇有王法,還有冇有孝道了?這就是你們崇拜的無名神醫,為了維護假外婆,這麼對待親外婆親舅舅……”

“囡囡,這樣會不會不太好?”虞老太不願意進去,看著一旁束手無策的程麗珠,愧疚道:“她畢竟是你媽媽的母親,這麼鬨下去,對葉家不好吧?”

虞禾因為秦北廷的事,已經夠心煩了,遇到這種小人就更煩躁了,“這種人你越理她,她就越來勁,不用管。”

“羅桂花,你還好意思來這麼撒潑。”這時,姍姍來遲的葉老太在葉啟晨地攙扶下匆匆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