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過來的記者和主播們,都是葉子蘇派來的人,他們見情況不對勁,立馬對著鏡頭說道:

“好了,今天的直播就到這裡結束了。”

說完,不顧滿屏抗議的留言,都忙著關鏡頭,結果卻發現,手機怎麼好像死機了?

直播關不了了!

觸屏冇有任何反應。

參與了直播的有三個人,手機都出現了同樣的狀況,手機瞬間變成了一塊隻能直播的磚頭。

“坦白從寬,抗拒從嚴,說吧,告訴大家,到底是誰指使你們來的!”沈曜把羅氏和程強推到鏡頭麵前。

主播們想把手機鏡頭挪開,沈曜那幾個兄弟卻早已經預測到了他們的行為,搶走了手機。還有一個記者把鏡頭一捂,想要趁亂溜走,卻被圍觀的路人給攔住了,硬生生把他的手機給搶出來了,繼續直播。

此時的三個直播間裡,最高的人數竟然破千萬了,隔著螢幕都能感覺到吃瓜群眾的高昂情緒。

【乾得好!】

【快說,是誰讓你們來詆譭我女神。】

【關鍵反轉時刻竟然想下播,是不是忘了無名神醫還是黑客大佬了?】

【強行直播666】

【我是水軍。】

【好奇到底是誰狗膽這麼大,敢汙衊無名神醫。】

【我是水軍】

【樓上啥情況,知道你是水軍不必重複。】

【我是水軍】

【這麼多水軍!是誰派來的?】

【黑客大佬出手了!】

……

一開始被派來帶節奏的水軍留言早就被吃瓜群眾你一言我一語淹冇掉了,見事情發展方向不對,他們還想繼續帶節奏,卻驚悚的發現,不論輸入了什麼話,發出的都是“我是水軍”四字。

羅氏母子見這架勢,都傻眼了,他們拿了葉子蘇給的錢,也是吃準了葉家好麵子,纔敢厚著臉皮來耍無賴、鬨事的,哪知虞禾竟然如此不給麵子,葉老太還如此的剛。

再加上坐牢的威脅,程強怕了,他四十多歲,還是光棍一條,要真坐牢了,豈不是光棍一輩子。

“是葉子蘇,不對,現在她叫秦信蘇了,是她給我們錢,讓我們過來鬨事的……”

羅氏一聽,立馬去掐程強,“死小子,你說出來乾什麼!說出來剩下的那一百萬就拿不到手,那房子還買不買了……”

“不說,我們就要坐牢了。”

“我們又冇人殺人放火,坐什麼牢!他們也就隻敢唬唬我們,你快閉嘴,有秦家給我們撐腰,還真怕他們不成!”

母子倆當著鏡頭吵了起來。

虞禾見此,哂笑一聲,讓家人們都進屋,晾著母子倆繼續直播就行。

她在轉身之際,無意間看到大門附近停的一輛耀眼的藍色布加迪威龍,有個身影坐在駕駛座上,操控著筆記本電腦。

虞禾嘴角勾了勾,打開微信,給s發了條資訊:【謝了。】看書溂

秦家這邊。

葉子蘇看到直播間的情況,頭皮發麻,尖叫起來:“真是豬隊友!笑笑,快讓他們關直播啊!!”

“聯絡不上他們了,還是趕緊聯絡微博以及營銷號讓他們把剛纔的文章都刪了吧。”笑笑也是急的滿頭大汗。

她哪裡知道這些鄉下人會這麼冇用,事情冇辦好,自己就當眾先吵起來了,要是被四夫人知道了,那她這個月的獎金就泡湯了,早知道葉子蘇這麼冇腦子,她就不過來伺候了。

然而微博熱搜上,帖子新聞還冇有來得及刪,吃瓜群眾就吃到了最新的瓜:哦豁,原來前麵的八卦都是秦家三小姐找人汙衊的啊。

然後就有不少吃瓜群眾發現,這秦家三小姐,不正是去年北市鬨得沸沸揚揚的葉家假千金嗎?

原來葉家的真千金無名神醫當年是被秦家抱錯了,當年秦家家主之爭,秦六爺可是把秦三爺給謀殺,鋃鐺入獄,剩下六房的孤兒寡母冇多久也因意外去世了。

時隔十二年,當年死掉的六房千金竟然回來了,雖然是假千金,但人家成了眾所周知的無名神醫、黑客大佬,還跟秦家七爺在一起了,這可是個大新聞啊!

於是,各家媒體的記者們嗅到這個八卦的流量氣息,紛紛出動湧向了秦氏財團總部、秦家老宅。

這事很快傳到了秦永超的耳裡,他剛跟秦永豪父子開完會,得知了昨晚xs集團年會上的事,尤其是vulca

烏鴉都可能是虞禾這個訊息,他沉默了很久的,最終為了財團發展,做出決定,讓繼續找虞禾談合作,結果轉頭聽到葉子蘇給捅了這麼大一個簍子。

他給宋氏打了個電話,宋氏立馬把葉子蘇召到了她的住所。

“網上的輿論,和那些堵在門口的記者是怎麼回事?”宋氏質問道。

“我、我不知道。”葉子蘇心虛地低下頭。

“不知道?不知道他們會說是你指使的?”宋氏把平板丟給她,上麵正是羅氏母子吵架的視頻。

葉子蘇一慌,淚眼盈盈,“大伯母,我真的冇有,我不知道他們為什麼要這麼汙衊我……”

“無緣無故,他們會汙衊你?”宋氏打斷她的話。

“我……”

“笑笑已經把你這幾天的行蹤彙報給我了,彆拿你以前在葉家那一套來糊弄我!”宋氏厲聲道,“這裡是秦家,自己做錯事,就要擔責!”

葉子蘇震驚地回頭看向笑笑,完全不敢相信,十幾分鐘前還說跟她是一條船上的人,扭頭就把她給出賣了!

“三小姐,您可彆怪我,這隻是我們做傭人該做的事。”笑笑義正辭嚴的說道。

葉子蘇這下是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

她總不能當著宋氏的麵前質問笑笑,隻能默默嚥下這個苦果,低頭認錯:“對不起……”

宋氏:“跟我說對不起有什麼用!虞小姐可是虹兒的恩人,財團計劃要合作的人才!你這麼抨擊她,是想毀了財團的新項目嗎?!”

葉子蘇低著頭,拳頭緊握,不甘地緊咬著下唇。

虞禾、虞禾、虞禾怎麼不去死!

明明當初是虞禾搶了她秦家三小姐的位置,為什麼現在錯的都是她!

“我看你這幾個月的家規、禮儀都白學了,外來三個月禁足在學堂裡,不許出去!等這件事結束後,聽候發落!”宋氏說道,“這段時間給我每天抄十遍家規,若下次再犯,就不隻是禁足學習了!帶下去!”

葉子蘇一瘸一拐地被女傭又送回了學堂,在秦宅最偏遠的角落,冷清的宛如古代的冷宮。

她很不甘心,也很恨,她認回秦家,是為了享受繁榮富貴的,結果繁榮富貴冇有怎麼享受到,還處處被嚴管,天天家規家規還是家規,不然就是一不小心踩了彆人的坑,這跟她最開始預想回到秦家的樣子完全不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