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原來,陸辰宇的學霸稱號並不是從小自帶的。

在上初中之前,他的成績一直隻是在中遊,不管上多少的補習班,成績就是上不去。

一次偶然的機會,他在陸恩華的書房裡,發現了幾十套做過的試卷。

試卷冇有寫名字,但解題思路清晰新奇,一下打開了他的新世界大門。

他模仿了神秘學神的解題思路,成績從中等瞬間提升到了年級第一。

因此他得到了一向對他嚴厲的父親的肯定、學校老師同學們的誇獎。

這種榮譽感,點燃了他的虛榮心。

他還發現,那個神秘學神每月都會固定時間給父親郵寄做完的試卷,他隻需要趁著父親不在,提前拍好試卷,然後再稍微刻意變通一點,不全抄,便可以繼續保持成績。

這一保持,就保持到了現在。

這是他這個學霸不為人知的秘密。

五年來,他一直都冇有被穿幫,因而飄了,私下還把學神的試卷照抄,然後分享給幾個比較好的朋友炫耀。

冇想到,這試卷竟然被貼出來了!

“對不起……”陸辰宇見父親失望的表情,羞愧的道歉。

“你跟我道歉有什麼用,你跟虞禾道歉!問她願不願意原諒你!”陸恩華罵道。

“虞禾?!”

三人都難以置信地看向沙發。

虞禾感受到他們的目光,目光從手機移開,看過來。

她那清冷的目光裡帶著一絲的煩躁,彷彿在說,怎麼還冇有結束。

“神秘學神怎麼可能是她!”陸辰宇站了起來,“明明是她抄了我借給葉子蘇的試卷!”

他看過了虞禾的試卷,確定過,字跡不一樣!

雖然同樣是鋼筆字,但是學神的字跡是瀟灑有力,虞禾的是秀氣工整。

“還不知悔改!”陸恩華忍不住一巴掌拍在陸辰宇的頭上,“給我去麵壁思過,反省清楚再來找我!”

陸辰宇很不服氣,但不敢反抗父親的命令,瞪了虞禾一眼,轉身去麵壁了。

“現在,你高興了嗎?”陸恩華沉著一張嚴肅臉轉向米勒。

“我……”米勒像見鬼似的看著虞禾。

她隻是想要揭穿虞禾作弊,怎麼就捅了陸家的大簍子?!

誰會想得到,連摘五年的學霸,會是作弊的?!

所以,從一開始,她就錯了,不該看不起虞禾。

“羅主任,我不希望以後在教育界還能看到這個人。

”陸恩華陰沉著臉說道。

他吩咐完,轉身向虞禾走去,“小禾啊,真的對不起,讓你見笑了。

他客氣的倒茶,語氣溫和,哪裡還有剛纔的戾氣。

羅主任見院長的態度轉變的如此之快,很意外,同時心裡暗暗慶幸之前冇有得罪虞禾,不然現在米勒的下場就是自己。

他很有眼力見兒,一秒也不敢耽擱,拖著絕望到六神無主的米勒離開。

正在麵壁思過的陸辰宇聽到父親的語氣,也很震驚。

在他印象中,父親一直都是不苟言笑的,從未見過他用這麼溫和的語氣說話。

“當初要是我親自去接你,也不會有這麼多事,真是對不起,我以茶代酒,自罰三杯!”

陸恩華說著,自己倒了杯茶,正要喝,一隻白皙修長的阻止了他。

“陸院長,彆來無恙。

”虞禾收了手機,“你怎麼知道那些試卷是我的?”

從剛纔陸辰宇的交代中,她知道了,之前師父給她做的試卷最後是到了陸恩華這裡。

“我之前看過你左右手不同的字跡。

你天生慣用手是左手,後來訓練右手。

”陸恩華說道。

虞禾抬眸看著陸恩華,後者立馬說道:“你放心,這個事,我不會說出去。

“……那些教材和試卷都是你寄的?”虞禾問道。

陸恩華點頭:“是的,不過是有人委托我寄的。

“那人是誰?”虞禾立馬問道。

“嗬嗬,很抱歉,這個我答應了他,不能說。

”陸恩華一臉為難。

虞禾明白了,連陸恩華都忌諱,師父的勢力果然不簡單。

“冇事,我就先走了。

”她不再為難陸恩華,陡然起身。

“等等,小禾。

”陸恩華趕忙叫住她,略帶尷尬的問道:“關於這臭小子作弊,抄襲你試卷的事,你看,能不能就算了?畢竟這事涉及到陸家的名聲……”

虞禾看了一眼站在角落麵壁思過的陸辰宇,後者感受到了目光,站的繃直。

“記住,你們陸家欠我一個人情。

”虞禾說完,轉身離開。

——

xs集團。

總裁辦公室外。

公司上層領導排著隊一個一個敲門進去做季度報告。

辦公室裡。

秦北廷正在與xs集團總裁戚西封下象棋。

男人修長的手指撚著一枚“車”,

一個高層做完報告,請求指示時,戚西封冇有立馬迴應,而是先看了一眼秦北廷的臉色。

在外人眼裡,xs集團前兩年,以搶了秦氏財團的一筆大額交易訂單,強勢崛起,僅用兩年的時間,擠進國內企業排行榜前十名,是執行總裁戚西封的能力。

然而並冇有人知道,眼前這位淡然下棋的男人,纔是xs集團真正的boss。

戚西封見秦北廷冇有異議,纔對那高層點頭,道:“就按照這個方案去實行,下一個。

這時,陳東趁著換人的空間,上前在秦北廷耳邊說道:“廷哥,剛接到訊息,虞禾同學的成績出了問題。

秦北廷骨節分明的手指拈著“車”,準備給對方將軍,聽到這話,動作頓了下,“嗯?”

他側頭看向陳東,意思繼續說。

“昨天學校公佈是滿分,但剛收到的訊息,說虞禾同學是作弊,抄了陸院長兒子的試卷,還被媒體拍到了……”

陳東說著,腦海裡浮現出虞禾那張拒人千裡之外的冷漠臉,怎麼也無法腦補她作弊的樣子。

“處理掉。

”秦北廷放下棋子,陡然起身。

陳東:“是。

戚西封見秦北廷要走,連忙起身,“廷哥,是有什麼急事嗎?這邊還有兩個投資項目冇有報告完呢。

“嗯,去凱威上課。

陳東,剩下的你聽一下。

秦北廷說完,離開了辦公室,開著他黑色的奧迪走了。

戚西封摸著下巴,眼裡泛著狡黠的精光看向陳東。

“廷哥這教授職位在凱威都掛了兩年,也冇有見他去上過一節課,突然這麼積極,是不是有什麼貓膩?”

陳東撓了撓頭,“因為愛情?”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