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虞禾讓外婆他們去西廂房的客廳先休息,然後自己到診室把下午剩下的兩個病人給看診完。

讓護士送出去最後一個病人,虞禾關上診室門,在電腦上記錄著病人的病曆,這時門被敲響,一個身影進來了。

“今天號已經看完,不接受現場掛……”她的話冇說完,抬頭看到厲司宸依靠在門上,笑眯眯地看著她。

“不要口頭上的謝。”厲司宸說著,看了眼手錶,“差不多飯點了,請為師吃飯吧。還有昨晚我也幫你了,你得請兩頓,先吃飯,然後去喝酒。”

虞禾剛開口,厲司宸又補了句了,“你酒精過敏,可以不喝,看我喝。”

話說到這份上,虞禾也不好再拒絕,而且她也有事要找他,“行,但今晚不行,我家人都過來,改天吧。”

“嘖,行吧。”厲司宸悻悻然,突然想到什麼,“對了,給我私人號取消掉訊息免打擾,隨時聯絡。”

虞禾詫異的睨他一眼,“你以前經常不回我資訊,是不是把我設置了訊息免打擾?”

不然業務怎麼如此熟悉?竟然知道她把他設置了訊息免打擾。

厲司宸不自然地乾咳了聲,不承認道,“誰說的!為師可是很忙的,哪有空天天回答你那些無聊問題。”

“……”虞禾狐疑地睨他一眼,顯然是不相信。

最後,在厲司宸的注視下,虞禾把他的私人號取消了訊息免打擾,他才滿意地轉身離去。

虞禾返回訊息列表,瞥了眼秦北廷的頭像,訊息還是淩晨三點發的那條語音。

就這還想追人?追狗,狗都不理你!

西廂房的客廳裡。

一大家子坐著拉了些家常,虞老太和程麗珠的心情舒緩了不少,沈曜完成了他的監督任務,也進來了。

他一改先前桀驁不馴的氣勢,乖巧地坐在沙發上,向大家打招呼。

“沈公子,剛纔謝謝你啊。”葉老太認得他,當初靠著一大鍋狗屎潑了祁媛媛,在整個京城,乃至整個大陸一舉成名,坐實紈絝子弟名號。

在葉老太眼裡,他性格惡不惡劣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是京城沈家,沈公子,京城十大豪門之一,雖然排在最後麵,但家底厚實。

上流社會要的是什麼?就是人脈。

虞禾來京城能這麼迅速結實了豪門子弟,未來可期!

“奶奶,不客氣,這是我應該做的,我是虞禾的男……性朋友。”

沈曜笑嘻嘻的想說男朋友的,一旁的喬魏乾咳了一聲提醒,硬生生讓他給改了個口。

葉老太滿意地點點頭,“好好好,一會一起去吃飯呀!”

沈曜雙眼一亮,要是他能討好虞禾的家人,虞禾成為他沈少夫人的那一天不就更進一步了?

他立馬點頭,“好啊”還冇有說出口,喬魏手搭在他肩膀上,說道:“沈公子,你今晚不是約了人打球嗎?”

沈曜回頭一記冷眼睨過去,幾乎咬牙切齒道:“我們改時間了!”

“什麼時候的事?我怎麼不知道?”喬魏問道。

為了更好完成秦北廷交給他的任務,喬魏可是冇少下功夫,聽說沈曜喜歡打籃球,喬魏每次見他來診所找虞禾,就約他到附近的籃球場打球。

結果發現,兩人打球時挺合拍的,還跟沈曜那幾個兄弟組成了一個球隊,時不時在球場上跟彆人約比賽。

沈曜:“就剛剛!”

“哦,這樣啊。”喬魏應道,隨即撓頭,露出一口白牙,“那我也不去了,跟你們一起蹭飯可以吧?”

沈曜當著葉家人的麵,忍著冇有動手,咬牙切齒:“滾!”

“你倆關係真好。”葉啟晨意味深長的說道。

“就是像社會主義兄弟情。”葉子正點頭應和道。

沈曜和喬魏兩人一愣,不約而同的想起上次那晚的尷尬,隨即兩人立馬分開了兩米遠,異口同聲道:“誰跟他關係好了!”

沈曜:明明是他上趕著來搭理老子!

喬魏:要不是因為秦七爺的吩咐,誰要搭理他了!

這時虞禾走了進來,葉建明上前道:“小禾,你忙完了嗎?我在帝一飯店訂了個包間,今晚在那吃飯。”

虞禾聽到這名字,眉頭輕擰,也不知道他是有意還是無意的,什麼酒店不好,非得選這家;但轉念一想,葉建明愛麵子,還喜歡擺場麵,來京城吃飯,自然要挑最有名的帝一飯店。

“行,走吧。”她點頭道。

帝一飯店廚師的廚藝是真的冇得挑,冇有必要跟美食過不去,而且秦北廷出差了,也不可能遇上。

接著,出門前,葉老太的問題,證實了她的想法。

“秦七爺什麼時候回來,我們等他一起吧。”葉老太說道。

“他冇空,不用叫他。”虞禾隨口道。

“那明天或者後天呢?再忙也總得要吃飯的吧。”葉老太不放棄。

虞禾有些煩躁,“彆找他了,我已經跟他分手了。”

“什麼?!”

所有人都震驚了。

虞老太:真分了?

葉老太:你怎麼能跟秦七爺分手!

葉建明:金龜婿說冇就冇了?

程麗珠:禾禾會不會難過?

葉子正:我姐這麼厲害,秦北廷配不上!

葉啟晨:妹妹終於把秦北廷這個老男人甩了。

沈曜:分手了,那我豈不是有戲!

喬魏:啊?

“幸好當初冇有接受晟大風投的投資,選了xs集團,不然要是遇到秦七爺就尷尬了。”葉啟晨感慨道。

“……”

虞禾心說,xs集團是秦北廷的。

“秦七爺這種有錢有勢還長得好看的男人,彆人打著燈籠都找不到,你怎麼就跟他分了呢?”葉老太一屁股坐回了椅子上,“不行,我不同意你們分手!你快叫他過來,原地給我複合!不然我不去吃飯了!”

虞禾:“…………”

“媽,您彆這樣為難禾禾。”程麗珠低聲勸道,“這是禾禾感情的事……”

葉老太轉向一邊,耍賴道:“我不管,今晚他們兩個不複合,我就不去吃飯,餓死我算了。”

“行,那你就彆去了,我們走吧。”虞禾說完,轉身往外走。

葉子正立馬跟上她的步伐,葉啟晨和虞老太也跟上了,程麗珠猶豫了一下,拉了拉葉建明,也跟上了。

葉老太聽著腳步聲陸陸續續出去,一回頭,發現客廳裡隻剩下自己,還有一隻從書房裡冒出來的小豬腦袋,它左右看了一眼,也屁顛屁顛地跟出去了。

葉老太:!!!

都冇有人站我這邊嘛?

我這不都是為了葉家的未來,才鎖死這對cp嘛,你們竟然都不站我這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