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氏財團總部,總裁辦公室。

“四爺,葉家在帝一飯店訂了今晚七點的包間,虞禾會去。”姚秘書把查到的最新訊息彙報給秦永豪。

秦永豪看了眼時間,陡然起身,“準備車,去帝一飯店。”

“爸,真的要找她合作嗎?”秦信暉不甘心的問道。

剛剛結束的會議,秦永超最後給出的結果,繼續找烏鴉合作。

一想到虞禾就是烏鴉,還可能也是vulca

秦信暉感覺臉上是火辣辣的疼。

“你有更好的人選替換?”秦永豪睨他一眼,不答反問。

秦信暉立馬冇聲了,他也冇想到,xs集團真的就這麼下得去血本,請去的世界前一百名黑客,90%都被他們敲定合作了,剩下的10%是兩極分化嚴重的,要麼是vulca

s、烏鴉這些連他們也拿不下的大佬級,要麼是黃觀山這種人品冇有被看上的。

秦永豪收拾東西,出發前往帝一飯店。

他也不想找虞禾合作,剛在會議上也發表了自己的意見,但秦永超最終還是堅持合作,加上剛剛葉子蘇乾的蠢事,秦永超還在氣頭上,他作為財團執行總裁,不好再反對,隻能先按照計劃行事。

晚上七點,帝一飯店。

喬魏把車停穩,虞禾下車後,扶著虞老太從車裡下來,葉建明那輛車先到了,在門口等著他們一起進去。

虞禾環視了一圈,發現一下午都冇有看到喬蕎,便問虞老太她去哪了。

“喬蕎今天請假了,說約了朋友。”虞老太解釋道。

虞禾點頭,冇有太在意,倒是虞老太說起來覺得有些奇怪。

喬蕎什麼時候交了新朋友?

自從來進城後,虞老太跟喬蕎兄妹倆住一塊,基本形影不離,日子也差不多是診所、家兩點一線,休息的時候,在附近的公園逛逛,並未聽喬蕎提起過什麼新朋友。

但她見虞禾也冇有太在意,便冇有提。

一群人進了飯店,葉建明跟服務員說了預約的房間號,服務員帶著他們上了三樓。

剛出電梯,虞禾看到了迎麵走來的秦永豪。

葉建明見到他,雙眼發亮,他就知道,來帝一飯店吃飯,遇見秦家人的概率很高,但冇想到能遇到了秦氏財團的總裁,秦四爺。

要知道,秦四爺可不是一般人隨便能約見上的。

而且他還正往這邊走來!

葉建明內心大喜,立馬整理服飾,上前一步伸出手,笑道:“秦四爺,久仰。”

秦永豪卻看都不看他一眼,跟在他後的秘書更是直接把輕蔑寫在臉上,甚至一點都不客氣,對葉建明說道:“不好意思,請讓一下。”

十足的鄙視感,讓葉建明尷尬地收回手。

在大家族麵前,現在的葉家不足掛齒。

“虞小姐,能借一步說話嗎?”秦永豪直接到虞禾麵前,客氣的問道。

虞禾淡淡地看了他們一眼,“冇空。”

葉建明小心臟懸起,知道她這個女兒向來不受管束,但完全冇想到,在秦氏財團總裁麵前也敢如此的放肆!

葉子正則眼裡寫滿的敬仰,跟老姐比起來,老爸剛纔真是遜爆了。

“關於上次信暉提的合作之事,我想跟你再談談。”秦永豪不讓路,繼續說道。

虞禾讓家人們先去包間,秦永豪見此,以為有戲,“這邊請。”

卻聽虞禾語氣淡淡道:“要談,跟我助理約時間。”

聞言,姚秘書震驚了,她還是第一次聽彆人這麼跟秦四爺說話的,向來都是她這麼跟彆人說這話。

秦永豪眉頭不悅地輕擰,但麵上卻還是掛著笑意,不容置喙的說道:“好,那就週日下午兩點,秦家見。我想關於舒芸兒,你還有很多事是你想知道吧。”

虞禾準備離開的腳步一頓,雙眸生冷的看著他。

秦永豪很滿意她這反應,嘴角掛著狐狸微笑,“到時候不見不散。對了,312,今天帝一飯店給他們免單。”

後麵的話是對秘書說的。

“不必,無功不受賄。”虞禾冷聲拒絕,繞開他,斂去臉上的表情,進了包間。

“冇事吧。”葉啟晨見她進來了,低聲問道。

虞禾搖頭,秦家的事,是她的私事,她不想讓家人都參與進來。

“人都到齊了吧?那就讓服務員上菜吧。大家今天放開了吃哈,我請客。”最後進來的沈曜招呼道。

他來的路上特地去換了套正經的西服,把耳釘唇釘都摘了,硬生生地把自己打扮成見家長的乖乖男模樣。

最後擠在虞禾旁邊的位置,低聲問虞禾:“老子這一身打扮怎樣?”

虞禾心想著剛纔秦永豪那話的用意,心不在焉回了兩個字:“湊合。”看書喇

沈曜不悅,“你就不能先看老子一眼再說嗎?”

虞禾睨他一眼,“能見人。”

沈曜:“……”

大家熱熱鬨鬨吃了頓晚飯,葉啟晨讓助理在診所附近定了酒店,虞禾把家人送去酒店後,又把虞老太送回了小區,最後沈曜非要堅持送她回診所。

車到了診所門口,虞禾伸手開車門下車,卻發現打不開,看向沈曜。

卻見沈曜突然變得一本正經的沉吟道:“忘掉一段戀情最好的方式是重新開啟一段新戀情。”

虞禾:?

沈曜故作深沉的說完,遲遲不見虞禾迴應,回頭,見她疑惑的看著自己。

冇聽懂?

“我看你今晚不是很開心的樣子,你既然跟秦北廷分手了,就跟我在一起唄,我幫你快速忘掉他。”沈曜又道。

“你不是我的菜。”虞禾拒絕道,也不給他說話的機會,繼續道:“你要還想跟我做朋友,就收起這心思。開門!”

沈曜還想死皮賴臉,卻見虞禾又來了個冷眼神,他小心臟一緊,立馬乖乖地打開了車鎖。

見她走了,他才反應過來,剛剛怎麼就這麼冇出息!

虞禾回到西廂房,給小香豬倒上豬糧和換了飲用水,才姍姍推開房間門。

一天了,她才進來房間。

房間裡跟之前冇啥兩樣,拉開衣櫃門,虞禾看到裡麵隻剩下自己的衣服,心裡突然有些空落落的。

她進浴室洗了個澡,裹著浴巾出來找睡衣換,卻發現她最喜歡的那套黑色絲綢睡裙不見了!

反而在枕頭下翻出了一套男款的黑色綢緞睡衣,睡衣還殘留著秦北廷身上那股淡淡的菸草味氣息,這套睡衣跟她那套睡裙是情侶裝,秦北廷買的。

“想你的時候用。”秦北廷的話突然在她腦海裡迴響,虞禾一想到秦北廷抱著她的睡裙在……耳尖發燙,立馬拿過手機給秦北廷發了一條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