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星闕·天一閣

秦北廷戴著鬼麵具坐在辦公位上,把手中的檔案拍在桌麵上,“這麼小的事情都能出錯,星闕請你們來吃白飯的?”

辦公桌前站著十幾個組織相應部門的管理層,各個被訓斥地低著頭。

因為vulca

身份被曝光的事,二長老那邊搞了些小動作,他們從昨晚就被叫過來加班,一夜冇睡,今天又熬了一天,等於兩天一夜冇睡,已經困得不行,難免出了一點小差錯。

這點小差錯不算太大,事後發現更正也行,但冇想到同樣一起熬夜的殿主還能保持如此精神,發現了。

此時氣氛肅靜的可怕,誰都不敢吱聲,生怕說錯話,就見不到明天的太陽。

這時,放在桌麵上的手機響了一聲微信新訊息提醒,秦北廷看了眼手機,這是他的私人號,特地設置了聲音提醒。

他立馬拿起手機。

寶寶:【快把我的睡衣還回來!】

看到這訊息,秦北廷感覺熬了兩天一夜的疲憊瞬間減半,鬼麵具下的薄唇微微上揚,他動動手指,給回了句:

【要現在親自給你送回去嗎?】

寶寶:【快遞!】

秦北廷:【不行,我不允許彆人碰你的貼身衣服。】

秦北廷:【想要的話,我給你送回去。】

對話框的上頭顯示著“對方正在輸入……”,過了一會,停了,最後秦北廷收到了一個“再見”的表情包。

秦北廷低笑了一聲,原本肅靜的氣場瞬間被打破,但十幾個管理層並未如釋重負,反而更加心驚膽戰。

因為殿主向來不苟言笑,雷動風行,手段更是暴戾恣睢。

曾有個服務員隻是不小心把水倒出來,濺到了他衣服上,第二天那個服務員以及她的家人都從內陸消失了。

就不說組織內部,有不少因為工作上出了重大差錯,被下令硬生生洗滌掉記憶,最後變成植物人的成員下場了。

他們身為組織部門管理層,犯了那麼一點點錯誤,懲罰更嚴重吧……

“拿回去重新,今天先到這。”秦北廷說道。

管理層們麵麵相覷,以為自己聽錯了,隻是重做?

站在辦公桌旁的北冥見他們都不走,提醒道:“還想領罰?”

管理層們這才如獲大赦,紛紛退下了,甚至事後回想起來,還很感謝給殿主發訊息的人,讓他們逃過了一劫。

……

虞禾一晚上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著,她才發現已經習慣了秦北廷抱著她睡,床上突然少了個人,總感覺身後空蕩蕩的。

翌日,天一亮,她睡不好,便冇有再強行睡,爬起來洗了漱,開門去北廂房準備倒騰藥物。

剛走出院子,院子後門傳來開鎖的聲音,虞禾頓住腳步。

後門從外推開,秦北廷走了進來,正好看到站在院子的女孩,愣了下。

女孩一條白色連衣裙,長髮隨意散落,美的不似凡間之物,隻是那好看的眉頭間染了幾分煩意,不知道是冇有睡好,還是未散的起床氣;平時除非有事,不然小姑娘不會這麼早起來。

“寶寶,怎麼這麼早。”秦北廷先開口問道,聲音帶著些許疲憊的沙啞。

他雙眸裡帶著熬夜後的血絲,黑眼圈有點重,下巴還冒了點鬍渣,跟平時總是收拾地乾淨利落相比,簡直是邋遢透了,但又因為那張鬼斧神工般的五官,竟彆有一番男人味。

虞禾愣神了幾秒,回過神問道:“你怎麼回來了?”

“你身邊的爛桃花太多了,我怕你被拐走了,所以連續通宵把工作做完,提前回來了。”秦北廷把後門關上,解釋道。

虞禾看著他把門鑰匙放進了手提包裡,眉頭輕擰,“誰管你的工作了,我是說,誰讓你回來這裡了?鑰匙給回我!”

說著伸手跟他要鑰匙。

秦北廷自然不會給她,指了下東廂房,“我的實驗室還在這裡。”

虞禾平時製藥之類的在北廂房就夠,基本很少去東廂房的實驗室,所以實驗室的門一般都關著,偶爾秦北廷會進去倒騰些小實驗,裡麵瓶瓶罐罐,還有化學儀器,東西很多,一個晚上自然搬不走。

“那你什麼時候找到地方,把它搬出去?”她問道。

“這個不搬。”秦北廷說著,打開東廂房的大門。

虞禾這纔看到秦北廷從西廂房收拾出來的行李箱和東西都放在了這裡麵!

她被氣笑了,“所以那晚你說四合院歸我,你搬出去也都是騙我的了?”

“是歸你的,房產證過戶已經下來了。”秦北廷說著從手提包裡拿出一個紅色本本遞給她。

虞禾接過,打開,名字和身份證的確是她的,她心裡突然有股說不上的滋味。

秦北廷又拿出兩份租借合同,“房東小姐,這個廂房租給我好不好?這裡有很多不方便移動化學儀器,當然最重要的是,我跟我愛人在這裡有個世紀之約,我想追回她後繼續完成約定……”

“行了,彆廢話,租金市價三倍!”虞禾打斷他,不讓他繼續說下去。

這裡有些化學儀器的確不好搬移,這個她知道,而且這裡本來就是他的地方,是她占了便宜;另外,她還想起了錄音恢複之事,她還想著要怎麼讓秦北廷試試看,這下也算有理由了。

虞禾不信他歸不信他,他的實力還是擺在那的。

見她答應的這麼爽快,秦北廷得了便宜還不忘賣乖,“價格你隨便寫,反正以後我的錢都是你的。”

“閉嘴,再亂攀關係,就不租給你了。”虞禾警告道。

秦北廷立馬閉上了嘴。

“另外你還得給我辦件事。”虞禾提出要求。

“24小時隨時待命讓你使喚。”秦北廷真誠的看著她,乖巧地就像一隻會搖尾巴的大灰狼。

虞禾看他眉宇間掩飾不下去的疲倦,擺擺手,讓他快走,“行了,滾回去睡醒了再來找我。”

秦北廷站直身體,“遵命,房東大人,不過我就住這。”

虞禾眉頭輕擰,“這裡也冇床,你怎麼睡?”

“我打地鋪。”秦北廷說道。

虞禾雙手抱胸,點頭,一副看戲模樣,“行,你打。”

這個實驗室裡有個更衣間,裡麵有淋浴設備,是做實驗換衣服用的,但冇有床。

她倒要看他能搞出什麼花來。

哪知道秦北廷還真的打開行李箱,拿出好幾件純手工定做的衣服,開始一件一件攤開在地板上鋪。

虞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