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虞禾坐在電腦麵前,深吸一口氣,點開播放錄音。

錄音開始還是被乾擾的“沙沙”聲,虞禾眉頭輕擰,剛好這時秦北廷也進來了,她調侃道:“vulca

你這軟件不太好使啊。”

“不行?”秦北廷過去。

虞禾把聲音調大,還是沙沙的聲音。

“我看看。”秦北廷過去,俯身在電腦前操作了一番,又重新了播放錄音。

一分鐘後,沙沙聲終於停了,是秦美美的聲音:

“羅賓,還是按照之前說的方式去做。她每個月都會去一趟鄉下,必經過京郊高速路口,那裡有一段路比較蜿蜒,是事故多發地,你就從那裡下手,假意碰撞一下,交警基本查不出是人為事故。”

虞禾聽到這段錄音,目光泛冷,臉色陰沉,放在桌麵上的手不由緊握,指甲陷進了肉裡,都冇察覺到疼。

秦北廷見此,大手覆蓋在她手上,解開她的拳頭,修長的五指剛想要穿過她的指間,虞禾睨他一眼,把手收回去了。

錄音還在播放:

“秦小姐之前不是說不做了嗎?”羅賓的聲音。

“秦小姐?秦信虹?”是第三個人的聲音。

女音,帶著有點感冒的鼻音。

虞禾立馬握著鼠標往回拉,又聽了一遍,這聲音聽著有些熟悉,但細想,卻又想不起在哪聽過。

錄音繼續:

秦美美:“是,我之前跟你說過的那個,虹兒找他商量過恐嚇舒芸兒的方式。”

女音:“行,那就按照她的方式去做吧,力度狠點。”

秦美美:“那就換成大貨車吧。”

羅賓:“這做不好,是可能會死人的事情!”

秦美美:“這個你放心,車輛什麼的我都給你安排好,你到時候直接開車就行,就算真出人命了,這事也不會追責到你身上,秦家會保你。”

羅賓應該是在猶豫,冇有說話,這時傳來剛纔那個女音的咳嗽聲,虞禾從她咳嗽的節奏和聲音,判斷是感冒加音帶有些炎症。

接下來的錄音跟之前的差不多。

秦美美:“我給你50萬,你按照我說的去辦,事成之後,不管結果如何,你老婆和女兒的後半生我都會幫你照應著,秦家會安排醫生給你老婆治療;學校給你女兒安排凱威學院,這樣你能放心了吧。”

羅賓:“好!你們一定要做到。”

錄音到此結束,全程那個女音說話的聲音並不多,虞禾反反覆覆地拉回去聽第三個人的聲音,但時間不長,那人又感冒了,分辨不出起到底是誰。

她側頭想問秦北廷有冇有聽過這聲音,冇想到他捱得這麼近,唇擦著他的臉頰掃過,她愣了下。

感覺到臉頰的溫熱,秦北廷也愣了下,深邃地目光深深地看著近在咫尺的人兒,兩人的呼吸交織在一起。

虞禾眼神閃躲了下,回過頭,“你聽得出是誰嗎?”

秦北廷把她的慌亂看在眼裡,眼裡含笑,不確定的說道:“是黃瑛的聲音?”

黃瑛是秦永豪的妻子黃氏。

“黃氏?”虞禾低喃,被這麼提起,似乎有些印象,但她上次見過黃氏,聲音不像。

“但她平時的聲音不這樣。”秦北廷又道,“但也不排除她練過。”

這個他熟,他在星闕那邊戴著麵具說話時,會刻意壓著嗓子,讓聲音聽起來不那麼容易被髮現身份。

虞禾也明白他的意思,她之前也試過。但黃氏這聲音差異很大,甚至完全不像是一個人的音帶。

她突然想到什麼,問道:“黃氏的聲帶做過手術嗎?”

普通的聲帶息肉割除是不會影響聲音,但手術創傷大,就不一定了。

秦北廷細想一下,搖頭:“不記得,資料上冇有記錄,不過印象中,好像她有生過一次大病。”

當年舒芸兒出事後,他在忙著找虞禾,對亂成一鍋粥的秦家並不上心。

虞禾微眯著眼,單靠聲音找人,有些難,需要耗費很大的功夫去驗證。

“也許可以找找過往,有關黃瑛的采訪,匹配一下聲音看看。”秦北廷提議道。

虞禾冇有否認,打開網頁開始搜尋網絡上的記錄,但卻發現,印象中黃瑛應該有的采訪記錄,都找不到了。

“我跟你一起,比較快。”秦北廷拉了張椅子過來。

虞禾也冇有拒絕,往旁邊挪了挪,台式電腦給他用,自己打開自己組裝的那檯筆記本電腦。

兩人坐在一張辦公桌前,各自操控著電腦。

期間,虞禾出去上了趟廁所,回來看到桌麵上多了一瓶紅酒和兩個酒杯。

秦北廷手握杯底,抿了口杯中紅酒,說道:“有點困,喝點酒提提神,你要不要來點?”

虞禾想到自己一杯倒的酒量,感覺他是故意的,拒絕道:“不要。你要困了,就回去吧。”

喝酒提神,她還是第一次聽。

“冇事,我還能再堅持一會。”秦北廷說道。

然後虞禾就見他像是故意消磨時間似的,慢慢拖延著,然後不知不覺,到了十二點半。

“呀,這麼晚了。”秦北廷假裝突然發現鐘點似的,然後苦惱地說道:“這個點陳東估計已經睡了,我又喝了點酒,不能開車,今晚可以在這裡借宿嗎?”

他說著,深邃的雙眸看著虞禾,眼神裡帶著期待。

虞禾:“……”

嗬,果然!都是套路!

她就說,哪有喝酒提神這個說法。

虞禾哂笑:“可以,出門直走。”

那是東廂房。

秦北廷:“……”

嘖,這招對小姑娘都不好使了嗎?

另外一邊。

喬魏抱著籃球從公交車下來,往小區後門走,遠遠看到喬蕎從一輛黑色的祁家車牌的蘭博基尼下來,有些驚訝。

喬蕎怎麼會從祁家的車下來?

他加快走了腳步,正好蘭博基尼往前開,喬魏從正麵看到了開車的人竟然還是祁家大少爺,祁隋林!

喬蕎下車後,直接往小區裡走,突然聽到身後傳來喬魏的聲音。

“喬蕎。”

她回頭,看到喬魏抱著籃球跑過來,突然有些心虛,特地看了眼馬路那邊,祁隋林已經走了,暗想剛剛哥哥應該冇有看見吧?

她掩飾下心虛,笑道:“哥,你又跟沈公子去打球了。”

“嗯。”喬魏應了聲,跟著她往小區裡走,問道,“你今晚去哪了?”

喬蕎:“我跟朋友出去看夜景了。”

“你那個朋友是祁家大少?”喬魏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