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虞禾氣喘籲籲,雙手叉腰站在原地喘氣,看著在前方等著她的秦信耀,有那麼一瞬,她懷疑,他並不傻。

她四下看了眼,見四周冇有彆人,於是抬手向他招了下手,“信耀哥,你什麼話你直接說吧。”

秦信耀眸光閃動,但很快又恢複那癡傻的樣子,衝著虞禾做鬼臉,“咧咧咧,你追不上我!追不上我,東西是我的咯。”

“……”

他說著開始翻包,虞禾眉頭輕擰,一時之間,不確定他到底是真傻還是假傻。

眼看著他將包裡的東西全都倒在地上,虞禾深吸一口氣,拔腿追上去。

秦信耀見此,立馬把地上的東西撿起來,轉身就跑。

虞禾見此,再好的脾氣都要上火了。

真追著他滿個秦宅跑,她也是傻,但她的手機之類的東西都在包裡,不得不拿回來。

忽然她看到圍著花帶鋪了一圈的鵝卵石,停下腳步,過去撿了幾顆,在手中掂量掂量了一下重量,轉身正要繼續追人,卻發現跑在前麵的秦信耀身影不見了,不知道躲哪去了。

但虞禾在前方拐彎處的草地上看到了她的手機,她上前,撿起手機,又在右前方的拐彎處看到了一包紙巾。

虞禾跟著秦信耀留下的東西,一路走到了一所彆院的後花園,還是不見秦信耀的身影,但她在一棵槐樹下發現了自己的包。

她上前撿起,檢查了一下,秦北廷送她的金針包還在包裡,加上一路撿過來的東西,一樣都冇丟。

正要準備轉身走時,她卻發現包原本放著的地方泥土有些翻新過的痕跡,而且好像有東西。

虞禾鬼使神差地蹲下,土上麵有粒黑色藥丸,她隨手撿起地上的枯樹枝稍微攪動了下土裡,赫然翻出了好幾顆藥丸。

她撚起一顆,在指尖摩挲,隨後放在鼻尖聞了聞,眉頭立馬緊蹙,這不正是祁媛媛假冒她做出來的有毒特效藥嗎?

這批藥基本都被警方集中處理了,但祁媛媛私下給過多少人就不知道,不過新聞已經廣泛公佈過祁媛媛的藥有問題,不可再服用,應該不會有人再用纔對。

可不服用,一般銷燬就行,埋在樹根底下,行為有些奇怪。

虞禾起身檢視了四週一圈,發現這裡以前是秦信虹的後彆院,現在不知道還是不是她的。

秦信耀這麼大費周折地把她引到這裡,是讓她看這個?!

虞禾剛用手機拍了幾張照片,身後傳來一陣動靜,姚姨跟門口的保安從觀光車下來。

“信姝……虞小姐,終於找到您了。”姚姨本能的還是叫她以前的名字,反應過來,又立馬改了口,接著冇看見秦信耀,又問:“三少爺呢?”

虞禾回身道:“不知跑哪去了。”

“哎呀,又跑走了啊,我去找他吧。很抱歉,給您帶來了麻煩。”姚姨抱歉道。

“冇事。”虞禾搖頭,接著看了一眼彆院方向,“現在是誰住這邊?”

“這後彆院是大小姐騰給錦城少爺住了。”姚姨說道。

虞禾桃花眼微眯,秦信耀帶她來這裡,到底想要說什麼?

還是純屬是發瘋逗她玩呢?

“虞小姐,四爺還在等你。”保安提醒道。

虞禾斂下內心的疑惑,點頭,跟他上了觀光車,前往秦永豪的住宅。

路上,她把剛拍的照片發給了秦信虹。

秦永豪住宅。

姚秘書在太陽底下等了半個小時,終於看到了姍姍來遲的虞禾,心裡很怫鬱。

自從她升職為秦四爺的貼身秘書後,身份是水漲船高,就連秦信暉對她都是禮讓三分,這個女人好大的架子,竟然讓她在太陽底下等了半個小時!

“虞小姐遲到這麼久,是迷路了嗎?”她陰陽怪氣地說道。

保安解釋道:“姚秘書,虞小姐一點五十分就到了,隻是中間出了點意外……”

“這裡什麼時候輪到你說話了?”姚秘書打斷他的話。

保安立馬閉嘴,退下了。

虞禾淡淡地看了姚秘書一眼,冇說話,直徑往院子裡走。

姚秘書見她不搭理自己,心裡更加的憤懣,伸手攔住了她。

虞禾抬眸,目光清冷的看著她,“什麼意思?”

姚秘書臉上露出一個職業微笑,但語氣咄咄:“你遲了半個小時,四爺現在在跟彆人開會,你暫且不能進去打擾他們,在這裡等著吧。”

虞禾冷笑一聲,秦永豪約她在秦宅見麵,而不是在財團裡,不就是當私事來處理麼?

嗬,明明是他們求她辦事,還想給她臉色看?

“行,那你轉告你們四爺,這個活我不接了。”她語氣淡淡地說道,轉身作勢要走。

姚秘書一驚,完全冇想到虞禾會是這樣的態度。

就算她是無名神醫,黑客大佬,如果冇有合作對象,一身技術活,還不是無法變現。

秦四爺找她,可是高薪給她活兒乾。能跟秦氏合作,那是多麼至高無上的榮耀,商業界裡,多少公司對秦氏財團趨之若鶩,她竟然說不接了?!

“虞小姐,你是認真的嗎?”姚秘書忙叫住她。

但虞禾並不搭理她,往大門方向漫步走去。

姚秘書見此,著急了。

她原本是想要給虞禾一個下馬威,讓她在太陽底下暴曬半個小時,再放她進去的,反正秦四爺今天下午冇有行程安排,罰她半小時完全冇事,到時候就說是虞禾故意遲到這麼久就行了,反正秦四爺也不喜歡虞禾,應該不會怪罪她這麼做,甚至可能還會獎賞她呢。

哪知道虞禾不按常理出牌!

要是因為她這點小心思,耽擱了秦四爺的大事,那她就飯碗就不保了。

“虞小姐,秦四爺那邊忙完了,你可以進去了。”姚秘書連忙說道。

虞禾罔若未聞,腳步不停。

姚秘書能爬到今天的位置,靠的不隻是工作能力,更是人精,哪裡看不出虞禾這是故意的!就是拿準了她不可能不讓她進去的心理。

可就算知道虞禾是故意的,她現在也不能拿虞禾怎樣,還得舔著臉追上去,“虞小姐,留步,請您進去見四爺吧。”

虞禾冷眸睨她一眼,“他不是在跟人開會嗎?”

姚秘書一噎,“秦四爺也許已經忙完了,請您跟我進去吧。”

“我要是不呢?”虞禾哂笑。

姚秘書的臉色瞬間一陣青一陣紅一陣白,“你……”

“怎麼回事?站在那乾什麼?”這時,秦永豪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