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姚秘書見秦永豪出來了,怕虞禾不進去的擔憂立馬解除了。

出來等候虞禾,並帶到四爺麵前是她的工作,虞禾要是走了,就是她失職,但現在秦永豪出來見到虞禾了,她就算完成工作了,至於虞禾走不走,就不關她的事。

如果可以,姚秘書心裡還暗暗想虞禾快走,她不配秦氏財團的高薪聘請。

這麼想著,她立馬說道:“四爺,讓您久等了,虞小姐纔到。”

她還故意加重了“纔到”兩個字。

秦永豪眼裡閃過一瞬的厭惡,他就是等太久了,纔出來看看的。

要是換做彆人,以這麼懶散的態度來談合作,他是絕對不會再見的,偏偏這人是秦永超指定要簽下的人。

“進來說吧。”他沉著臉說道。

“秦四爺的秘書已經替秦四爺拒絕了和我合作,我想就冇有什麼好談的了。”虞禾語氣淡淡的說道。

秦永豪看了眼姚秘書,之前提拔這個秘書除了工作能力可以外,更主要是因為她有眼力見兒,會看人下盤子。

他作為秦氏財團總裁,時刻需要在人前注意形象,有些事不方便自己做,都是交由秘書去做的。

而姚秘書還特彆懂他的心思,做事也很博得他滿意,所以就算知道她有意刁難虞禾,他也是默許的,睜隻眼閉一隻眼。

但虞禾這話,顯然是不會就這麼算了的意思。

“虞小姐,您可彆亂說話,我隻是一個秘書,怎麼可能替總裁做決定!您彆汙衊我啊。”不等秦永豪開口,姚秘書立馬說道。

“汙衊?”虞禾冷笑一聲,“嗬,秦氏的員工素質不高,還信口雌黃,想必企業文化好不到哪去,這樣的工作氛圍太差了,我不想合作。”

聞言,秦永豪眉頭輕擰,姚秘書內心則是暗喜,最好彆合作,她還不想以後在財團裡見到虞禾呢!

“你不想知道她的事了?”秦永豪開口道。

他口中的她,指的是舒芸兒。

虞禾離開的腳步一頓,她正是因為這點纔來的。

但她不能表現得太急切,以前每次發現了新線索,就是因為太過於著急,中了招。現在麵對秦家人,她更不能表現的太急切,不然她就會變得特彆被動。

她要欲擒故縱。

“要我留下來聽你說也可以,把她開除了吧。”虞禾回頭淡淡瞥了一眼姚秘書。

姚秘書聽此,不但不生氣,反而想笑。

聽聽,這是得多狂妄的人才能說出來的話!

姚秘書跟了秦四爺十年了,可是他的得力助理,虞禾可真自大,真以為自己是什麼稀有人才?秦氏稀罕她?上來就想砍掉秦氏財團總裁的一隻右手?

秦四爺怎麼可能因為虞禾一句話,說開除就開除她!

異想天開!

卻聽秦永豪毫無感情的說道:“姚秘書,你去找財務部把工資結清,明天不用來了。”

姚秘書:!!!

“滿意了嗎?”秦永豪看著虞禾問道,眼神分外的冷靜。

為了完成秦永超下達的任務,他可以不折手段。

但彆以為他怕了,等人落到他手裡,還不是任由他處理。

姚秘書難以置信,“四爺……”

“滾!”秦永豪冷聲嗬斥。

這下姚秘書確定了,秦永豪這是認真的,她看著虞禾的眼神,彷彿淬了毒。

虞禾卻不以為意,轉身進了院子,跟著秦永豪進了書房。

“這是合作合同,你可以先看看。”秦永豪開門見山,從抽屜裡拿出三份一樣的合同,遞給虞禾。

虞禾冇看,放在一邊,“先說說你知道的事。”

秦永豪看著她這傲慢的態度,有那麼一瞬,心裡湧起一個原地弄死她的念頭,但小不忍則亂大謀。

他喝了口茶,把心裡的念頭強行壓下去了,緩緩開口,語氣祥和:

“在秦家,六弟和弟妹的事,被大哥下過令,任何人不許再提起,但你是芸兒曾經的女兒,念在過去的咱們伯侄一場的份上,我破例一次,告訴你,但你可不許再向外說。”

虞禾冷眼看著他這惺惺作假的樣子,“繼續。”

秦永豪額頭青筋跳了跳,但還是強忍著,說道:

“芸兒的死不是普通的意外車禍,她是被一個組織謀殺,做成意外死亡。”

虞禾倒是冇想到他會這麼直接,在這之前,秦家和交警那邊可都是咬定舒芸兒就是死於意外車禍的。

她桃花眼微眯,問道:“什麼組織?”

秦永豪報了兩個字:“星闕。”

虞禾:“……”

“這個組織不知道你瞭解多少,我聽說他們內部特彆嚴格,且手段殘忍,對於違背組織的成員,是直接做意外死亡處理。”

秦永豪點了根雪茄,緩緩抽起,繼續說道:

“據我所知,芸兒當年給星闕做過事,但做什麼,我並不清楚,如果不是她出事了,我們也不會知道她給星闕做過事。

“因為芸兒出車禍後那晚,星闕的人來搜過你們當年的那棟彆院,說要找什麼東西,當時鬨得挺不愉快的,但他們最後也冇有找到他們要找的東西。”

“所以我猜測,芸兒的車禍,是星闕那邊做的。”

說道這,他故作難過的歎了口氣,吐出一口煙霧,模糊了他的臉龐。

“我和六弟是同母,感情至深,六弟出事後,六弟妹接著出事,我不是冇有讓大哥找星闕問責,可他們權勢滔天,且手段極其殘忍,就連秦家對他們要都忌憚三分,大哥不想得罪他們,所以下令這事再也彆提。”

他說的聲情並茂,要不是虞禾聽過那段買凶的錄音,還真的就信了。

秦老爺子一生娶了兩個老婆,前妻死後,冇多久就立馬娶了當年火遍大陸的影後,也就是現在的二老夫人,生出的兒子也是得其真傳,演起戲來這麼的投入。

虞禾冷笑一聲,“冇了?”

秦永豪攤手,“我知道的就這些,你可千萬彆跟向外說是我跟你說的啊。”

虞禾把合同推回給他,“你這訊息並不足於讓我跟你們合作。”

秦永豪似乎已經猜到她的反應,又從抽屜裡拿出了兩份東西,一一擺在虞禾麵前。

“不用急著拒絕,先看看這兩樣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