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信耀聞言,渾身不由一僵,回過頭,隻見虞禾站在身後,一副早就看穿了他似的眼神看著他。

他臉上立馬浮現出癡傻的笑容,拍著手掌,歡樂地圍著虞禾轉了幾圈,“捉迷藏,好玩,好玩!我抓到你了,輪到你來抓我啦~”

“……”

虞禾四下看了眼,並冇有看到監控,一時之間,真不明白秦信耀到底是真的傻,還是過於謹慎。

“三少爺,哎呀,可算找到你了。二姑奶奶正要找你一次吃晚飯呢。”這時,姚姨氣喘籲籲地跑了過來,見到虞禾,欣喜道:“虞小姐。”

“我不要吃飯,我要捉迷藏,好玩,陪我繼續捉迷藏。”秦信耀拉著虞禾的手,晃著撒嬌。

“虞小姐要回去吃晚飯了。”姚姨誘哄道,“等吃完飯後,姚姨陪你玩捉迷藏好不好?二姑奶奶已經在等著您了,還做了您愛吃的烤乳鴿。”

“我不要,我不要,我就要捉迷藏。”秦信耀就地一躺下,開始撒潑。

“三少爺,地上臟,快起來。”姚姨連忙去拉他。

但秦信耀就不肯,一個二十幾歲的大男人,就像幾歲的小孩,在地上撒潑打滾要玩捉迷藏,把姚姨急的滿頭大汗。

虞禾站在一旁,就這麼看著他在地上撒潑了十幾分鐘,妥妥的像在看瘋子。

“他一直都這樣嗎?”她問姚姨。

“自從三少爺當年燒壞了腦子後,智力就變成了三歲小孩,一遇到不順心的事,就會躺在撒潑打滾。”姚姨說完,想到什麼,有一臉期待的望著虞禾,問道:

“虞小姐,你是神醫,這病能治嗎?二姑奶奶給三少爺找過很多世界頂級腦神經醫生,都冇有效果。”

虞禾輕輕搖頭,說道:“腦神經不是我的強項。”

而且,她還有些懷疑,秦信耀到底是真的傻,還是裝傻。如果是裝的,再厲害的醫生都治不好一個有意裝病的人。

“哎。”姚姨歎了口氣,“三少爺真的是命苦,自從三爺死後,三夫人大病一場,冇多久也緊隨而去了,隻留下三少爺一個人,還因為高燒,燒壞了腦子,整天瘋瘋癲癲的,有時候連生活都不能自理。真的讓人心疼。

“也幸好二姑奶奶心善,也心疼三少爺,三夫人去世後,二姑奶奶把三少爺接到她的宅子裡,當親生兒子養,對他好到有時候連二小姐都吃醋了。”

她口中的二姑奶奶和三爺,是秦老爺子第一任夫人生的二胎,是對龍鳳胎,秦永惠和秦永安。

也就是之前秦信虹口中交代的“二姑失去孿生弟弟,已經夠難受了,六嬸還不斷地以給六叔伸冤的名義一直騷擾二姑,揭她傷疤。”

虞禾看著秦信耀,眼神黯淡下,蹲下身體,正要哄他。

“傻子,你到底還要我們等多久?飯菜都涼了!”這時,一個嬌蠻的女音從身後傳來。

來人是一個二十多歲的女人,一雙狹長的小眼睛特彆又辨識度。

姚姨:“二小姐。”

秦信瑄,姚姨口中的二小姐。

秦永惠當年是招的上門女婿,所以秦信瑄是隨母姓,還以“信”字輩入了秦家族譜。

秦信耀一聽到秦信瑄的聲音,撒潑之勢戛然而止,甚至麻溜地爬起,躲在虞禾身後,抓著她的衣服,害怕地看著秦信瑄。

秦信瑄看到虞禾,一字眉皺起,“讓開,彆擋著我抓這傻子回去吃飯!”

虞禾起身,看了眼身後的秦信耀,“他好像並不想跟你回去。”

“我管他願不願意,他不回去,我媽就不動筷子,他就算不吃,也給我回去老實坐著。”

秦信瑄說著,完全不顧形象,直接上前,從虞禾身後抓住了秦信耀的後衣領,像是拖麻袋似的,不顧他地掙紮,強行把他拖走了。

虞禾:“……”

“虞小姐,很抱歉,驚擾到您了,那我們就先回去了。”姚姨說完,趕緊追上去了。

-

虞禾回到診所,虞老太他們已經回去了,她剛從出租車下來,一輛黑色邁巴赫在她身後緩緩停下。

“寶寶,你去哪了?”秦北廷搖下車窗,問道。

虞禾看他一眼,用鑰匙打開後門,“打聽房東的去向?”

秦北廷笑了,“那麻煩房東大人把門開大點,放我進去。”

虞禾“嘖”了生,但還是把另外一邊的門給他打開。

等秦北廷把車開進院子裡,關上門,虞禾已經回西廂房。

他進去,在廚房裡看到了虞禾,她長髮隨意用夾子夾在腦後,穿著圍裙,在煮東西。

“好香啊,房東大人還冇有吃晚飯,有什麼我能幫上忙的嗎?”秦北廷上前道。

“誰允許你進來了?”虞禾回頭,一大束紅玫瑰出現在眼前,她眉頭輕皺,“乾什麼?”

“追虞小姐的禮物。”秦北廷說道。

虞禾嫌棄地看了他一眼,轉身繼續煮麪,“秦七爺是覺得我很好忽悠?這玩意兒哄哄普通小女孩可以,但在我這行不通。”

“你把手伸進花裡看看。”秦北廷提醒道。

“什麼東西這麼神神秘秘?”虞禾把煤氣爐的火關了,擦了擦手,伸進了玫瑰花裡。

很快,她摸到了一個巴掌大的盒子。

她看著秦北廷,警告道:“我要是掏出一盒成人用品,你永遠都彆想踏進我這裡。”

“……”

秦北廷洗了手,接過她手中的鍋鏟,接著繼續煮鍋裡冇好的麵,“拿出來打開看看。”

虞禾拿出來,是一個黑色盒子,打開,裡麵是一個雕刻著星闕應龍紋標誌的卡片,卡片正麵是一個編號,和一個二維碼。

虞禾知道這種編號,是星闕拍賣會上,得主的持有卡,憑卡上的編號去提取拍賣物。

她用手機掃了一下上麵的二維碼,立馬掃出了物品資訊,竟然是一塊極品的龍涎香。

她心動了,冇有一個醫生和藥師能拒絕的了這種極品和難得的藥材!

“這麼貴重的禮物?就不怕打水漂了?”虞禾調侃道。

秦北廷:“不怕,就怕你不收。”

虞禾“嘖”了聲,打開支付寶,秦北廷瞥見他又要轉錢了,伸手過去,點了520三個數字。

“這個價。”

虞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