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北廷把煮好的麵盛出來,提醒道:“寶寶,麵好了,可以吃了。”

虞禾洗了手,坐在餐桌上,看到端過來的麵上鋪著一個愛心狀的雞蛋,嘴角勾了勾,“謝了,你可以走了。”

“利用完就趕人?”秦北廷雙手撐在桌麵上,看著她。

虞禾挑眉:“那洗完鍋再走?”

秦北廷:“……”

秦北廷:“行吧。”

虞禾見他轉身乖乖去洗鍋,等她吃完麪,秦北廷才慢慢悠悠地過來把她吃完的麪碗拿去洗。

“你答應秦永豪給秦家研發新晶片了?”秦北廷突然問道。

虞禾俯身把在腳邊蹭的小香豬抱起,一頓,說道:“秦七爺的訊息還真靈通!”

她這才從秦家回來冇一會,他就收到了她跟秦永豪簽約的訊息。

“不是我訊息靈通,估計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了。”秦北廷洗完碗,擦擦手,打開手機,給她看。

上麵赫然是秦氏財團官方微博在五十分鐘前釋出的訊息:

“熱烈歡迎‘烏鴉’加入秦氏財團,擔任秦氏財團新一代晶片研發技術總監一職。”

虞禾:“…………”

秦永豪還真的是說風就是雨!她連上班時間還冇有確定,他就讓人把訊息放出去了,是怕她反悔不成?

“你是認真的?”秦北廷在她對麵坐下。

虞禾擼著豬,“合同已經簽了。”

秦北廷有些不開心,看著她,沉默了好一會。

半晌,他薄唇翕動,問道:“你是為了調查六哥的事?”

虞禾看他一眼,真懷疑他是不是她肚子裡的蛔蟲,怎麼想什麼都知道。

她不答,看了眼時間,提醒道:“你該回去了。”

免得又像上次一樣,故意磨嘰那麼晚,然後找藉口留下。

“在那之前,虞小姐要不要考慮跳個槽,到xs集團?xs集團可以出雙倍的價格。”秦北廷說道。

“不考慮。”虞禾毫不猶豫的拒絕。

秦北廷:“……”

“等等。”虞禾想起包裡從秦永豪那拿到的照片,起身回房間,打開包,拿出照片時,一個小紙條掉到了地上。

虞禾撿起打開:【30號,石景公園的錦鯉池。】

是清晰、自然的葉根友鋼筆行書簡體,這筆跡她想不起是身邊的誰。

那會是誰?又是什麼時候往她包裡塞的紙條?

她回想從秦家出來的一路,猛然想起跟隨她的秦信耀。

是他?

“你在看什麼?”身後傳來男人低沉而富有磁性的聲音。

虞禾一驚,立馬把紙條揣進了兜裡,“不關你的事。”

秦北廷藉著身高的優勢,從她身後瞄見了石景公園的錦鯉池,但日期被擋住了,冇看到。

小姑娘還如此緊張,他立馬想到什麼,棱角分明的俊臉上擺出一副不悅的樣子,就差寫上“不開心”三字。

秦北廷:“是不是有野男人約你?不許去!”

虞禾感覺她說話撥出的氣息拂在耳邊,走開一步,不讓他靠自己這麼近,“你管不著。”

秦北廷靠近一步,眸光陰沉猜測道:“厲司宸是不是?”

“不是。”

虞禾想往另外一邊躲開他,秦北廷手一伸,撐在牆麵上,擋住了她的去路。

“沈曜?”他繼續追問。

虞禾:“不是!”

秦北廷看著她的墨色眸子越來越深,隻是幾天不見,小姑娘揹著他又結識了什麼狗男人?

“那是誰?”他還想再靠近,虞禾伸手抵在他胸口,推開他,冷聲打斷他繼續追問,“再問就絕交了!”

秦北廷陰沉的臉瞬間染上一抹委屈,“寶寶,你竟然為了彆人的男人凶我。我好難過,哄不好了。”

虞禾:“………………”

翻臉如翻書,不去演戲,真的浪費了這天賦。

“除非親一個。”秦北廷又道。

“正經點。這個,你看看。”虞禾把照片遞給他。

秦北廷一眼就看出了照片背景是虞禾小時候在秦家的住宅,他以前冇少去,甚至在那住過一段時間。

但看到那排穿著星闕標記製服的人時,他眼底下閃過一瞬的複雜眼神。

“怎麼了?”他問道。

“身為殿主,能查的到他們當年去乾什麼了嗎?”虞禾問道。

秦北廷拿過照片,“這套製服款式有些久。我回去看看。”

虞禾看著他竟然破天荒的不用趕,就自覺走了,突然有些不習慣。

-

另外一邊。

秦信虹收到虞禾發來的兩張照片,有些莫名其妙,給她回了個問號,但虞禾遲遲不回覆,她隻好反反覆覆,仔細研究。

終於從這兩張毫無任畫麵構架和美感的照片看出了眼熟的背景,這不是錦城的後院那邊嗎?

他把照片放大樹根的位置,土有被翻動的痕跡,而且好像還有東西。

虞禾在那裡?

秦信虹立馬帶傭人過去,並未看到虞禾的身影,但在槐樹下找到了跟泥土混合在一起的藥丸!

她立馬想到了之前被人替換掉的安胎藥,和一直冇有找到的凶手,立馬對傭人說道:“把這東西給我全部挑出來!”

傭人:“是。”

“裴姨,你說這到底會是誰做的?”秦信虹問向身邊的裴姨。

“大小姐,你先彆急,小心動胎氣。凶手一定能找出來的。”裴姨安撫道。

放學回來的秦錦城,一進自己的住所,便見秦信虹帶了好幾個傭人在他的後院裡找什麼。

他心裡咯噔了一下,上前去問道:“乾媽,你們在乾什麼?”

“錦城。”秦信虹回頭看了他一眼。

秦錦城見她臉色不好,心裡有個不好的預感,尤其是最近秦信虹一直在調查換藥的凶手,突然查到他這裡,感覺不是好兆頭。

但他看兩個傭人是在槐樹旁在挖著什麼,懸起來的心又放回了肚子裡。

“大小姐,全都挑出來了。”這時一個傭人把裝在透明袋裡的藥丸交給秦信虹。

秦信虹臉色沉著,拿出一顆,交給裴姨,“裴姨,你拿給方藥師,讓她檢驗一下。”

“是。”裴姨應道,把藥丸裝進了小透明袋裡。

秦錦城看著他們手中透明袋裡的小藥丸,瞳孔劇烈收縮,這個東西怎麼會在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