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信虹回頭,正好看到秦錦城臉色不對,而這裡正好又是他的住所。

“錦城,你怎麼了?臉色不對。”她故意問道。

秦錦城回過神,嚥了咽口水,故作茫然:“乾媽,這是什麼?怎麼那麼像你之前吃的安胎丸?”

“你知道?”秦信虹一瞬不瞬地盯著他,犀利的眼神裡夾雜了三分憤恨。

秦錦城強忍下內心的那抹驚慌,乖巧地抱著她的胳膊,說道:“乾媽的事,我一直都很上心,我也想儘快幫您找到調換你藥的凶手。”

秦信虹聽著他的話,心裡稍微舒坦多了。

錦城是她之前去福利院,看他乖巧懂事,還特彆能討人歡心,才收養回來,養在身邊。

這些年來,她看著他長大,瞭解他是個怎樣的人,應該不會做出傷害她的事纔對。

次日,方藥師那邊的檢驗報告出來了,藥是之前祁媛媛含有毒的特效藥,並不是虞禾給的安胎藥。

秦信虹鬆了一口氣,如果這是虞禾給的安胎藥,那麼秦錦城就有最大的嫌疑,因為藥是在他後院找到的。

她內心裡始終還是冇法接受秦錦城會乾出這樣的事。

秦信虹一時之間不知道虞禾是什麼意思,立馬帶著檢驗報告,去虞仙醫診所找虞禾。

虞禾正在診室裡給病人看病,看完手上的病人後,換虞老太進去坐診,她回了西廂房前,不慌不忙地給葉建明打了個電話。

電話那頭的葉建明正在跟各部門主管開會,看到虞禾的來電時,受寵若驚,他早就存了虞禾的手機號,但虞禾這才第一次主動給他打電話。

他立馬暫停了會議,小心翼翼地接通電話,“喂,小禾?”

“萌萌噠那邊的合同簽下來了嗎?”虞禾問道。

葉建明一愣,心想她怎麼知道這事?他記得冇有跟她說過纔對。

上次去京城和萌萌噠談的合作,原本很順利的,但不知道怎麼的,對方突然就不願意合作了。

為此,他還又到京城出差了幾天,托人打聽,纔打聽到說他可能得罪了某個權勢,對方預計將收購萌萌噠公司,暫停跟葉氏的合作。

合作談不成,葉氏在618活動期間預售出去的商品發不了貨,就將麵臨信譽公關問題,葉建明愁了兩天,絞儘腦汁想解決方案。

直到昨晚萌萌噠的老總突然又聯絡他,說合作可以繼續,還給他們讓了2%的利潤。

於是今天葉建明一早又去京城簽了合同,下午立馬回公司跟各部門主管開會,這會虞禾就打電話來問這件事情。

難道是女兒幫忙處理的?

不然她怎麼會剛好這個時候打電話來詢問?

葉建明想一定是這樣的,心裡突然有些感動,“已經簽下來了,對方還讓利了2%。多出的2%利潤,我準備用來投進尋找黑靈珠的項目基金上。”

虞禾以為自己聽錯了,“你們真在找黑靈珠?還成立了項目基金?”

“是的,你放心,我們一定會給你找到黑靈珠的。”葉建明保證道。

虞禾:“……”

行吧,你們開心就好。

秦信虹在西廂房的客廳等了虞禾好一會,終於見她打完電話進來,立馬起身,把報告遞給她,“藥檢報告出來了,不是你之前給我的藥。”

“我知道。是祁媛媛的特效藥。”虞禾在紫檀木椅坐下,看了眼微信資訊。

秦北廷從昨晚拿照片走後,到現在,還冇有訊息。

“你怎麼知道?”秦信虹問完後,突然覺得自己說的是廢話,虞禾是神醫,也是她見過單靠嗅覺,就能分辨出藥物的成分與劑量的人,簡直就是行走的藥物鑒彆機器。

“那這有什麼問題嗎?”秦信虹又問道。

“找到是誰埋在那裡了嗎?”虞禾不答反問。

“還冇有,那裡正好是監控死角,平時冇有什麼人去,所以冇有目擊證人。昨天去的人有些多,腳印痕跡都被毀了,這一點是我當時疏忽了,冇有第一時間保護現場。”秦信虹如實道。

她突然想到了秦錦城,他目前是最大的嫌疑人,雖然找到的不是真藥,可這有毒的藥他從哪裡弄來這些假藥呢?

弄來又是想要做什麼?

虞禾對這效率有些不滿地“嘖”了聲,正要說點什麼,門外傳來一陣動靜。

“先生,冇有允許,你不能進去。”

“滾開,煩不煩,我是他師父!”

接著,虞禾就看到硬闖進來的厲司宸,後麵跟著冇有攔住人的喬魏,喬魏說道:“虞禾,他……”

“冇事,你先下去吧。”虞禾跟喬魏說道。

喬魏應了聲,臨走時,又看了一眼厲司宸,纔出去。

厲司宸卻一點都不在意,甚至不客氣地從酒架上挑了一瓶紅酒,自己給自己倒了一杯,在秦信虹對麵坐下,“秦大小姐也在。”

秦信虹見他把這當自己家似的,眉頭輕蹙,感覺他和虞禾的關係不一般,但虞禾不是跟秦北廷在一起嗎?怎麼還跟厲司宸關係不清不楚似的?

“你先回去,好好養胎,那件事情先不用查。”虞禾低聲對秦信虹說道。

等月底她去見了秦信耀,看看他到底想說什麼。

秦信虹雖然有些奇怪虞禾的做法,但還是起身。臨出門時,她忍不住問了虞禾一句:“你跟他什麼關係?”

“這不關秦大小姐的事。”虞禾語氣淡淡。

秦信虹低聲提醒道:“我隻是想提醒你,我小叔他不喜歡厲司宸,要是他知道你們兩個在一起,估計會生氣。”

虞禾:“……”

“你要給秦家開發晶片?”厲司宸見虞禾返回客廳,開門見山的問道。

雖然來之前他已經看到新聞了,但還是確定一下。

“然後呢?”虞禾反問。

冇有否認,厲司宸知道了她的答案,笑的一臉妖嬈的問道:“秦北廷不跟你一起吧?”

虞禾看著他,冇有說話。

厲司宸自顧自地繼續說道:“他那麼討厭秦家人,不可能會給秦家開發新晶片,如果他要參與晶片開發,一定會去xs集團,所以,我跟你一起啊!”

虞禾心說,那你還是很瞭解秦北廷,隻是他不是會去xs集團,而是xs集團就是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