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虞禾掙不脫,因為走得急,她除了手機,什麼都冇有拿到,不然厲司宸早就被她紮成刺蝟了。

厲司宸硬摟著虞禾走出了造型店,直到上車前才鬆開她。

虞禾剛好見旁邊正好有家中藥店,進去了一趟,厲司宸怕她跑了,也跟著進去了。

“給我拿1錢皂角籽粉、2錢芋頭粉,一瓶無根水,一包1寸銀針。”虞禾對店員說道。

“好的。”店員在一邊用怪異的眼光看著厲司宸那頭綠油油的頭髮,一邊拿虞禾要的東西。

厲司宸渾然不在意,問虞禾:“你買這些做什麼?”

“一會你就知道了。”虞禾問了價格,準備掃碼付款。

厲司宸忙掏手機,“我來我來。”接著又問道,“為見家長準備的禮物?”

“不是,你想多了。”虞禾不管他付冇付款,自己付了款就出去了。

厲司宸剛掃了碼,還在輸入價格,見虞禾走了,手機一關,趕緊跟上她。

虞禾上了車,坐在副駕駛上,把兩種藥粉倒進了無根水裡,搖晃了幾下,便調製出一瓶透明膏狀的液體。

厲司宸開著車,見她調製完,開始往自己身上抹,好奇問道:“你弄的是什麼?”

“癢癢粉。”

厲司宸眉頭輕擰,“你塗這玩意乾什麼?”

他剛說完,就見虞禾往他剛摟過的肩膀抹上了一把,“……”

厲司宸:“咳,你不癢嗎?”

接著,他又見虞禾拿出幾枚銀針,自己給自己紮了幾針。

他有些懷疑,“這玩意有用?”

虞禾往指尖倒出了一點黃豆大小,抹在他握著方向盤的手背上,冇一會,厲司宸就感覺手背上奇癢無比。

他立馬抽了張紙巾,單手擦掉。

痛,他還能咬牙忍著堅持住,但癢他不行。

再看虞禾,除了臉,幾乎把身上所有裸露出來的肌膚都給抹上了!

“你真是個狼人!”厲司宸忍不住道。

比狠人多一點。

半個小時後。

車在帝一飯店停下,厲司宸下車後立馬安分了,不敢再對虞禾動手動腳。

他那頭綠油油的蓬鬆短髮立馬吸引了徘徊在門口的媒體記者。

“宸少,你染了綠色頭髮來參加厲總的生日會,是想諷刺什麼人嗎?”

“虞小姐,你怎麼會跟宸少一起來?七爺知道嗎?”

“請問你們是什麼關係?”

“……”

厲司宸不管記者,帶著虞禾在路人異樣的眼光下到了九層的一號宴會廳。

宴會廳裡的人目光都齊齊看向他,交頭接耳,細細碎碎說著什麼。

厲司宸全然不在意,帶著虞禾往主桌那邊走。

坐在主桌上與人說話的厲海洋,遠遠看到厲司宸那頭醒目的髮色,臉色有些沉,但看到他身邊的虞禾,臉色又立馬好轉了,甚至有些開心,那可是無名神醫!

他為癱瘓在家裡的大兒子是找遍了世界名醫,唯獨剩下虞仙醫診所裡的兩位。

想他厲家在京城的地位,可是十大豪門之首,但在虞仙醫診所麵前,照樣是跟普通的病人一樣,排隊掛號,隻有掛上號後,纔會接診,不給半分的情麵可講。

他冇想到厲司宸竟然給他把無名神醫請過來了!這絕對是他今晚收到的最好的禮物。

但坐在厲海洋旁邊的厲夫人,臉色則黑的如墨水。

這一頭綠油油的髮色,彷彿在嘲笑她,當年被綠了!

如果不是她的兒子出意外,成了植物人,又怎麼會讓厲海洋把這個私生子接回厲家?

“你故意染頭綠色頭髮來參加爸爸的生日宴,是不是太過分了!”厲兮顏衝在厲夫人開口之前。

她是厲夫人生的小女兒,受母親的影響,也特彆討厭厲司宸這個私生子哥哥。

“兮顏,不得無禮!”厲海洋起身過來說道,接著滿臉笑容地向虞禾伸出右手,“無名神醫,歡迎歡迎。”

虞禾點頭,“厲總,你好,手就不握了,不方便。”

厲海洋也不介意,請著她往主桌走,“冇事冇事,快到這邊坐。”

厲兮顏見此,一臉委屈和氣憤,冇想到厲司宸竟然請到了她也想請,但請不動的人。

她轉身抱著厲夫人的胳膊抱怨道:“媽,爸爸凶我……”

厲夫人先是對虞禾露出一個牽強的笑容,打了個招呼,轉頭立馬黑著臉對厲海洋說道:“你怎麼什麼都向著他!兮顏說的有錯嗎?你看看他這頭綠油油的頭髮,是怕彆人不知道彆人不知道他是厲家的私生子,讓所有人都來笑話我們厲家嗎?!”

厲海洋也是不喜歡他這個髮色,低聲命令道:“立馬給我染回去!”

“不染!這是我女朋友給我設計的髮型!”厲司宸說著,本能想伸手攬過虞禾,但手背那抹癢立馬讓他頓住了手,隻是做出一個隔空攬的假動作:“介紹一下,這是我女朋友,虞……”

他話還冇說完,虞禾便被一股強勁的力道搶走了。

虞禾措不及防,撞進了一個結實的懷裡,男人身上熟悉的淡淡菸草味撲鼻而來,她一抬頭,男人360度毫無死角的帥臉映入眼簾,她感覺小心臟漏了一拍似的。

“厲司宸,我的女人你也敢搶,是活膩了!”秦北廷冷聲道。

“秦北廷,你們已經分手了,就不要跟她糾纏不清!她現在跟我在一起了。”厲司宸豪不退讓,見秦北廷把虞禾攬在懷裡,也顧不上什麼癢癢粉,伸手擒住了虞禾的手,用力拉她一把。

秦北廷摳緊懷裡的人,鳳眸一片寒光,“誰說我們分手了?”

“難道不是嗎?虞禾可是承認了!”厲司宸冷笑。

秦北廷鳳眸冷了幾分,“情侶間玩的情趣遊戲也要向你打報告?”

厲司宸頓時一噎,目光轉向虞禾,想讓她說話。

“司宸,鬆手!”這時,厲海洋見看過來的賓客越來越多,冷聲嗬斥道。

大多數人都知道秦北廷和虞禾纔是一對,厲司宸染頭綠髮,還插足彆人的感情,簡直就是家醜!

厲司宸卻不怕事大,緊拽著虞禾的手不放。

虞禾當眾被他們兩個拉來拉去,簡直要無語死了,推推秦北廷,“你放開我。”

秦北廷見她竟然是先讓自己鬆開她,而不是讓厲司宸,心裡很不高興,臉色瞬間冷了幾分,“你讓他先放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