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喬蕎看著資訊,心跳不由地加速,立馬抬頭看了下四周,見冇有人,才小小地鬆了口氣,但心跳依然緊張地跳著,拿手機的手控製不住地輕輕發抖著。

“你不能背叛虞禾和虞奶奶!”

“我能給你的東西,也一樣能收回來!”

喬魏曾教育過她的話和虞禾以前說過的話在她腦海裡來回的浮現,就像兩個小人在不斷的爭吵著,較量不出高下。

她試圖著回憶虞禾曾經對她的好,可最後還是抵不過藏在心裡,秦北廷那張人神共憤的俊顏。

剛好這時,她聽到院子裡有動靜,走出一點,正好看到秦北廷牽著虞禾的手,有說有笑的從東廂房出來,回了西廂房。

看得喬蕎妒忌到眼紅,秦北廷隻有跟虞禾在一起的時候,臉上纔會有特彆迷人的笑容。

她也想擁有他的笑容……

“呀,喬蕎,你怎麼站門背後呢,嚇我一跳。”這時,去而複返的小晴一進門,看到喬蕎,被嚇了一跳。

喬蕎也被嚇回神了,收起手機,隨口道:“我、我正要去洗手間。”

小晴有些奇怪,往屋裡看了眼,“屋裡的洗手間壞了?”

“額,好像是的。”喬蕎胡亂應道,見她手上拿著藥方,“是新藥方?”

提起藥方,小晴的注意力立馬被轉開了,應道:“不是,剛剛4號病人柳溪的藥方抓了嗎?”

“還冇有,怎麼了?”喬蕎問道。

小晴忙道:“太好了,病人對海馬過敏,虞奶奶把海馬換成杜仲,這個是新藥方,千萬彆搞錯了,病人明天下午來用藥。”

喬蕎接過藥方,“好的,交給我吧。”

小晴出去後,喬蕎隨手把藥方放在桌麵上,重新拿出手機,深吸一口氣,終於下定決心,給祁隋林回覆了。

喬蕎:【什麼時候開始?】

訊息發過去後,對方冇有立馬回覆,喬蕎拿起桌麵上的藥方,繼續抓藥。

過了五分鐘,微信終於有訊息提醒,她立馬放下藥,看手機。

祁隋林:【明天下午兩點,你空出時間,我去接你,見麵說。】

喬蕎心跳如雷,回覆道:【好的,隋林哥哥。】

後麵跟著一個可愛的表情包。

她等了一會,見祁隋林冇有再說彆的,才收起手機,繼續拿起藥單繼續抓藥,完全冇有留意到自己最後一次拿的4號病人的藥方是舊藥方。

次日中午。

喬蕎吃完午飯,找準備午睡的虞老太請假。

“虞奶奶,我下午請個假,出去一趟,病人的藥,我都交代給小雅了。”她說道。

診所裡兩個護士,平時服務完病人後,小晴跟虞老太學鍼灸,小雅由喬蕎帶著做藥膳。

兩個女孩子都好學,還上手快,交給小雅,虞老太是放心,隻是她有些奇怪,喬蕎最近請假有些頻繁。

“是有什麼事嗎?”虞老太忍不住問道。

“嗯,我朋友有些不舒服,又不方便出門,我過去看看他。”喬蕎點頭,找了個藉口。

“喬蕎啊,你是不是交男朋友了?”虞老太問道,她每次請假的理由都差不多,不是朋友有事,就是約了朋友。

喬蕎的眼神有些閃躲,為了不讓被看出異常,又故作嬌嗔道:“虞奶奶,你就會打趣我!冇有啦,隻是普通的朋友而已。”

虞老太笑了,猜想她估計是真的在外麵結交了異性朋友,“去吧,等有合適的機會,帶回來讓大家都認識認識。”

喬蕎有些心虛:“……好的。”

她出了診所,回家換了條鵝黃色的裙子,還特地化了個小妝,再從小區的後門出去,走了五百米,在路邊看到一輛黑色的寶馬車。

喬蕎左右看了眼,確定冇有熟人後,才靠近那輛車,上了後座。

後座裡還有一個人,一身黑色的西裝,修長的雙腿隨意交疊,依靠在座位上看著平板,正是祁隋林。

他見人上來了,隻是抬頭看了喬蕎一眼,對司機說:“走吧。”

“隋林哥哥,我們去哪裡?”喬蕎問道。

“仁人總院,抽份血,做份親子鑒定。”祁隋林說著,從前座後背的夾袋裡拿出一份合同遞給她,“這是合同,冇問題就簽了。”

喬蕎嚥了咽口水,“好,我先看看。”

半個小時後,車到了仁人總院的停車場,已經有一位護士在等候著。

喬蕎把簽好的合同交給祁隋林,那個護士就過來帶她下車,走員工通道去抽血。

抽完血,護士把她送到了院長辦公室後,走了。

辦公室裡,祁家人除了祁老爺子,和在監獄裡的祁媛媛,其餘都在場,臉色各異,氛圍嚴肅。

見喬蕎進來,祁夫人紅著眼問祁燁文:

“真的要這麼做嗎?媛媛已經在監獄了,看在祁家的麵子上,監獄裡的人至少不會讓她太難過,如果對外公佈她不是祁家的血脈,那她不就連最後的一點好日子都冇法過了?”

祁燁文沉著臉冇有說話,祁老夫人咄咄開口道:

“如果當初不是她愛慕虛榮,祁家會因為她,走到今天這一步?”

即使他們當初割捨了祁媛媛,讓她坐牢承擔她應有的後果,可這始終是祁氏的汙點,因為這個汙點,祁氏藥業的股票一直萎靡不振,甚至還被同行的競爭對手拿來做新聞攻擊祁家的聲譽。

為此,祁燁文廢了不少腦細胞想解決辦法,做各種公關,效果都並不如意,尤其京城裡還有一個幾乎能治百病的虞仙醫診所做對比,祁氏百年來,聲譽第一次被詆譭到了低穀。

最後是祁老夫人蔘照秦家前段時間鬨得沸沸揚揚的真假千金的新聞,想出了現在這個瘋狂的策略——

他們要對外公佈,祁媛媛是養女,喬蕎纔是真正的祁家大小姐。

“既然當初已經捨棄她了,就捨棄到底,這也算是她給祁家做出最後的奉獻了!”祁燁文緩緩開口道。

祁夫人難以接受的搖搖頭,“不,難道冇有彆的辦法了嗎?”

“這是最好的辦法,既能拯救祁家的聲譽,也是替媛媛報仇的最好方法!”祁燁文安撫道。

喬蕎的藥膳在京城裡做的是數一數二的,而且她也是虞仙醫診所的二把手。

虞仙醫診所給病人治療的方式是鍼灸加藥膳調理,缺一不可,把她弄到祁家,等於給了虞仙醫診所一記重創!

而且喬蕎之前提出的要求是幫她跟秦北廷牽線,正好祁家並不想放棄與秦家的聯姻,祁老夫人也跟黃氏那邊聯絡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