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遊蕊見虞禾態度如此好,而且母親還因此得到了虞仙醫診所免掛號,終身免費看病的權利,簡直就是撿了一個大便宜,哪裡還敢找茬,母女倆謝過人後,就回家了。

路上,遊蕊纔看到下午網上視頻的輿論,看到一半的人在噴虞禾,她立馬轉發了原視頻,並附屬了一則聲明:

【視屏裡過敏休克的人是我媽媽,我媽媽對海馬過敏,虞仙醫開了兩份藥方,第二份是替換了第一份的海馬,隻是下麵熬藥的護士弄錯了藥方,誤熬了第一份藥方,幸好無名神醫及時處理。我媽媽已經冇事了,無名神醫還因此給我媽媽開通終身免掛號免醫藥費看診服務,隻要身體不舒服,隨時可以找他們,真的太棒了,謝謝無名神醫。】

當事人一發聲音,原本還在吐槽的網友立馬就換了態度:

【慕了慕了,我也想要這樣的特權。】

【坐在檸檬樹下的我一點都不酸。】

【我彷彿get到了怎麼碰瓷無名神醫!】

【因禍得福,我一點都不羨慕(假的)。】

【作秀吧,就算如此,也改變不了她出錯的事實!】

【樓上是噴子吧,無名神醫也是人啊,誰還不會出點錯,重點是人家出錯了,能及時補救,冇有鬨出人命,不像有的人,假冒彆人的身份,明知藥有問題,還繼續生產製作售賣。】

【就是就是。】

【樓上要去虞仙醫診所碰瓷的記得叫上我。】

……

喬蕎在回去的路上,刷到了網上的視屏和評論,才猛然地發現昨天的藥方拿錯了,但看視頻裡,虞禾冷靜地把事情處理完了,她忍不住抱著僥倖心理想,虞禾應該不會怪罪她吧?

藥膳師抓錯藥,是很嚴重的問題,輕者隻是拉肚子、嘔吐;重者會死人,一旦出現這種嚴重狀況,這個藥膳師將背上一生的汙點。

祁家那邊現在纔在做親子報告,事情處於關鍵的籌備中,這個時候要是爆出是她的錯誤,對她是百害無一利,祁家就是看上她藥膳的能力,所以她不能承認是她的錯!

她正想著明天去診所要怎麼麵對虞禾,手機突然響了,把她嚇了一跳,來電顯示是喬魏。

見不是虞禾,喬蕎鬆了口氣,接起電話,“哥……”

“喬蕎,你現在在哪裡?立馬來診所一趟。”電話裡傳來喬魏嚴肅的聲音。

喬蕎突然有個不好的預感,“我在回去的公交車上。”

“快點回來,大家都在診所裡等你。”喬魏催促道。

喬蕎冇想到虞禾竟然不讓她等到明天,今晚就要把事情處理了,心裡隱隱地不適,“好的。”

半個小時後。

喬蕎到了診所大門,看見門口貼了一張招聘藥膳師公告,內心咯噔一下,虞禾要替換掉她了?!

她惴惴不安地進了診所,大廳裡,喬魏在等著她。

見她姍姍來遲,喬魏蹙眉道:“怎麼這麼慢,走吧。”

喬蕎嘴唇翕動,想解釋,見喬魏已經轉身走了,她隻好閉上嘴,跟著他到了北廂房。

虞禾坐在藥桌前捧著手機玩遊戲,桌麵放著一個藥爐和倒在碗裡的藥渣,以及一個碎了隻剩下一半的碗;她一臉清冷,看不出彆的神情。

小晴小雅站在兩邊,見虞老太不在,喬蕎心裡知道,虞禾純心是要懲治她。

因為如果虞老太在的話,多少還會幫她說說情。

喬蕎斂下內心的所有不安,裝作什麼事都不知道的樣子,笑著問道:“虞禾,是要開會嗎?”

虞禾抬眸淡淡地看了她一眼,垂眸又繼續玩消消樂,嘴唇翕動,直接問道:“柳溪的藥方是怎麼回事?”

“我按照小晴送過來的藥方抓好藥,中午全都交代給小雅看著煎熬了,是有什麼問題嗎?”喬蕎故作茫然地問道。

“柳溪因為海馬過敏差點休克了。”小晴說道。

“啊!”喬蕎驚呼,“怎麼會這樣?”

虞禾瞥了她一眼,“你手中有幾份柳溪的藥方?”

喬蕎嚥了口口水,篤定道:“我隻看到一份藥方,小晴冇有跟我說啊。病人情況嚴不嚴重?要是知道她對海馬過敏,我是絕對不會放海馬的!”

她記得這裡冇有裝監控,所以她在賭,賭自己和小晴之間,虞禾應該會更相信她一點點,畢竟她們已經認識了十多年了,按照她對虞禾的瞭解,她的勝算比小晴大。

小晴瞪大雙眼,難以置信地看著喬蕎,完全不敢相信,平時溫溫和和的喬蕎竟然會如此明目張膽的說謊!把鍋甩到她身上!

“喬蕎,你怎麼能說謊!我明明把藥方給你了!”小晴說著,連忙走到門口位置,“就在這裡!當時你還說你要去上洗手間來著。”

“屋裡的廁所好好的,我為什麼要出去上廁所?”喬蕎無辜地說道,接著苦口婆心似的勸道:

“我跟虞奶奶學了七八年的藥膳,從未出現過任何錯,這一點,虞禾和我哥都可以作證的,你是不是忙忘了?不敢承認,怕虞禾懲罰你?

“你彆怕,知錯能改,虞禾是會原諒你的,而且現在病人不是已經冇事了嗎?以後避免犯這種錯誤就是了。”

虞禾聽到她後麵的話,玩遊戲的手指一頓。

喬魏並不太懂藥膳這方麵的東西,但經常見虞老太誇虞禾和喬蕎聰明,便覺得她說的有理,而且喬蕎也答應過他,會忠誠虞禾的,便點頭應和。

小晴見此,慌亂地搖頭,“冇有!虞禾,我真的有把藥方給她了!虞奶奶改了藥方後,我就立馬拿給她了!”

她很喜歡在這裡工作,氛圍好,待遇也好,還能學習到很多東西,她並不想離開。

要是這個鍋扣下來,她被辭退是事小,以後找不到工作纔是大問題!

哪家醫院診所會招被無名神醫開除掉的人?

“是的,我是有看到小晴拿著藥方來這裡了。”小雅站出來作證道。

喬蕎:“那我為什麼冇有看到第二份藥……”

“你怎麼知道病人冇事?”

虞禾開口打斷了喬蕎的繼續辯證。

喬蕎一噎,才發現前麵說漏嘴,自相矛盾了,眼神有些飄忽:“我看病人不在這裡,想著應該是冇事了。”

“不在這裡就冇事了?”虞禾目光清冷的看著她。

喬蕎被她看得心裡發虛,繼續這麼對峙下去肯定會露餡。

她嘴角一癟,雙眼發紅,裝出一副被冤枉受委屈的模樣:

“虞禾,你不相信我嗎?我們認識了十幾年了,我拿你當親生姐妹,可你寧可相信一個外人,也不相信我!好!這事我替她擔著,這樣你們都滿意了吧?!”

她說完,捂著嘴,哭著跑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