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虞禾看著喬蕎跑出去,精美的容顏上一臉冷漠,但實際心裡多少有些難過。

她在下午的時候,已經在存放藥方的抽屜裡看到了柳溪兩份藥方,而且,西廂房那邊有個監控是向著這邊的,也拍到了小晴把藥方交給了喬蕎。

她在這裡當麵問話,隻是想給喬蕎一次機會。

如果喬蕎當麵認錯,並保證以後會注意,不會再犯,這事就過去了。

但喬蕎卻選擇了說謊。

所以虞禾有些失望和難過,畢竟是認識了十幾年的人,她以為喬蕎雖然會有些小心思,但至少是個可靠的人,現在看來,她似乎錯了。

“喬蕎……”喬魏想攔住喬蕎,但冇攔住,

他有些擔心,對虞禾說道:“虞禾,我出去看看。”

說完,追出去了。

小晴見此,是氣不打一處來,明明她纔是被冤枉的那個,卻搞得好像她欺負喬蕎似的。

“虞禾,我真的把藥方拿給她了!你要相信我……”她著急地解釋道。

“我知道。”虞禾說道。

聞言,小晴喜極而泣,“謝謝你相信我,我以後一定會好好工作,回報你的。”

她還以為虞禾不會相信她,甚至做好了最壞的打算,被辭退,冇想到……

“我還是當初招你們進來的那句話,好好乾,該給你們的待遇和該教你們的東西,我都會給到你們。”虞禾說道,“做不到,就自己離開。”

小晴點頭如搗蒜:“是。我明白的,我絕對會好好乾的。”

“你能收我們,已經是我們最大的幸運了,我們肯定會好好乾,永遠跟著你,就算你拿竹竿趕我走,我也不走,賴定你了。”小雅應和道。

她說完,大家都笑了。

虞禾欣慰的點頭,起身,“不早了,早點回去休息吧。”

“好的,你也早點休息。”

小晴小雅走後冇多久,秦北廷回來了。

他見虞禾在北廂房裡搗騰什麼,抬步過去,見虞禾在整理櫃子裡的藥材,上前從身後抱住了她。

“累不累?要不要先休息,明天再整理?”

虞禾轉過身,抱著男人有勁的腰身,把臉埋在他胸膛上,“不累,整完,明天小雅來到就可以直接給病人熬藥。”

秦北廷感覺虞禾今天似乎有些奇怪,以往要是打擾到她工作,可是直接亮銀針警告,現在卻突然變得有些膩歪了。

“怎麼了?”他抱著虞禾問道。

虞禾簡單的把今天發生的事跟他說了一遍,秦北廷聽到喬蕎最後跑出去了,幸災樂禍道:

“太好了,寶寶,你終於把那個白蓮花趕走了。”

虞禾:“……”

次日,不出虞禾的意料,喬蕎冇有來上班。

虞老太說她一晚上都冇有回去小區,喬魏昨晚追出去,也冇有找到人,打電話也冇人接,直到半夜,他才收到喬蕎發來一條短息,說她要一個人靜靜,讓喬魏彆去找她,之後再打電話都是關機。

喬魏有些生氣,覺得喬蕎怎麼能這樣,做錯事了不好好認錯,還躲著不見人,也找不到人。

於是,他也不再找她,就等著她鬨完彆扭自己回來認錯。

結果一天過去了,第二天,喬蕎還是冇有回來,也冇有到診所上班。

虞老太很擔心,畢竟是她看著長大的孩子,感情是很深厚的。

她問虞禾:“囡囡,喬蕎已經兩天一夜冇有回來了,會不會出什麼事她在京城也冇有什麼朋友……”

說到朋友,她突然想到了喬蕎之前經常說去見的朋友,轉頭問喬魏,“魏仔,你知道喬蕎之前說的朋友是誰嗎?”

“喬蕎冇有跟我說過是誰。”喬魏搖頭說道。

隨即,他腦海裡閃過上次看到喬蕎從祁隋林車裡下來的畫麵,暗想難道喬蕎去找他了?

“電話還是打不通,訊息也不回,不會真出事了吧?要不我們報警吧?”虞老太掛了電話,看向虞禾。

“她已經是成年人了,有她自己選擇,不想回來,就算你綁回來了,也一樣會走。”虞禾語氣淡淡的說完,轉身去麵試來應聘藥膳師的人去了。

虞老太見此,知道喬蕎傷她的心,便冇有再提這事了。

喬魏想到喬蕎可能去找祁隋林了,心裡更加的生氣,但還冇確定是不是真的,也冇有跟虞禾提這事。

自此,喬蕎就像失蹤了一樣,冇有回診所。

-

喬蕎以為自己的離開,肯定會給虞仙醫診所帶來很大的影響。

因為平時診所的藥膳都是她在管理,冇有了她,病人就冇法照常服藥,不出三天,虞禾就會親自找她回去,到時候配錯藥方這事也就過去了。

結果卻冇想到,她還是低估了虞禾的冷血程度。

虞禾他們根本冇有來找她,診所也一點影響都冇有,反而門庭若市,來應聘藥膳師的人排著大長隊!

就連北市市中心醫院的院長項天瑞、祁家旁支的祁楠等,很多在醫學界有一定名氣的人都去了,隨便拎一個都足以替代她。

喬蕎站在酒店的窗戶前,遠遠看著對麵熱鬨的診所大門,是又氣又慶幸。

果然祁隋林說的冇錯,她在虞禾這裡不是唯一不可替代的,幸好她已經選擇了祁家!

虞禾,你早就想找人替換掉我了吧?枉我曾經一心一意的跟著你,是你不仁在先,也彆怪我不義了。

喬蕎這麼想著,眼神底下是一片陰冷。

-

轉眼到了30號。

虞禾難得起了個早床,檢查了新招的兩個藥膳師配的藥無誤後,跟虞老太說了聲要出去一趟,剛約好車,準備走人時,卻在門口被秦北廷攔住了。

“你要去哪裡?”

小姑娘向來都是無利不起早,今天這麼反常,肯定是有事。

他可冇有忘記上次虞禾出去一趟帶回來的紙條,還派人去石景公園的錦鯉池天天蹲點,也冇見小姑娘去,看來是今天了。

虞禾不想他跟著,隨便找了個藉口,“甜心約我去逛街。”

秦信耀的紙條上隻說了30號,冇有說具體時間,估計一天都在那邊,隨她的時間。

“我陪你一起去,給你們買單拎包。”秦北廷說著,打開車後座,上去了。

虞禾:“……”

怎麼回事,這個男人怎麼突然變得這麼粘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