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東廂房。

秦北廷坐在辦公桌的電腦麵前處理著郵箱裡的郵件,陳東坐在他對麵,認真地看著筆記本螢幕上監控視頻的回放。

監控正是今天石景公園南門對著儲物櫃的錄像,時間以虞禾去了之後,往前倒放,他要查出是誰給虞禾放得東西。

倍速地看了兩個小時,陳東終於看到一個穿著一身黑,戴著棒球帽,黑色口罩,墨鏡,全身捂得結結實實的人到09號櫃子投放東西。

“廷哥,找到了。”陳東按了暫停,把螢幕轉到秦北廷那邊,“但捂得太嚴實了。”

但即便如此,從體形也能看出是個男人。

男人!

秦北廷把監控視頻調回正常速度,看著視屏裡的黑衣男人拿著一個信封放進去後,拍了個照,就走了,全程一分鐘都不到。

他反反覆覆回看了幾遍,陳東以為他在通過男人的體形與慣性動作分析會是誰,卻聽秦北廷開口問道:

“你說他放的會不會是封情書?”

陳東正在喝水,冷不丁的被他的話給嗆到了,“咳咳咳……”

打扮成這麼,在公園裡神神秘秘送情書?

腦子這種好東西他記得老大明明是有的,可是自從老大談戀愛後,腦子有些時候似乎變得有些變得不太靈活了。

尤其是在關於虞禾的事上。

他已經不知道查了多少出現在虞禾身邊的男人的資料了,但凡有異性出現在虞禾身邊,跟她有聯絡,秦北廷下一句都會是“我要他的全部資料。”

老大一句話,累死乾活的。

此時此刻,陳東並不想繼續調查了,石景公園這麼大,有上百個監控攝像頭,真要一一排查路線,找出黑衣人的真麵目,眼睛是會瞎的。

他還有好多正經工作呢!

於是,陳東靈機一動,說道:“不是。情書一般是用粉色或者紅色的信封,他拿的是白色,肯定不是情書。而且不管寫的是什麼,這個男人跟虞小姐都不可能有機會,虞小姐已經跟你在一起了。”

這話對秦北廷似乎很受用,他點了下頭,道:“你說的很有道理。”

聞言,陳東心裡剛鬆了一口氣,卻又聽秦北廷說道:

“四十二小時之內,我要他的全部資料,我要看看是誰給他的勇氣,敢對我的女人起心思。”

陳東:“………………”

老大,你對嫂子的佔有慾能不能彆這麼變態啊!

這時,虞禾敲門進來,秦北廷給陳東使了個眼色,讓他先下去。

“廷哥,祁楠最近有空嗎?”虞禾問道。

她記得,在她回來之前,一直是祁楠負責秦北廷的病情,她接手後,他就比較少出現了。

上週招聘藥膳師的時候,虞禾還收到了他湊熱鬨送來的簡曆,但被秦北廷支走了。

見虞禾突然問起祁楠,秦北廷有些起疑:“怎麼突然問起他了?”

祁楠被他派去國外學習了,針對的是虞禾的恐黑症,她恐黑症犯了後,身體的應急反應太不正常了,根本不是普通的恐黑反應,而且這症狀虞禾自己並不知道。

她這個情況要是被有心人利用,後果不堪設想,所以這事儘可能的少人知道比較好,而他身邊能信任且能勝任的人選,也就隻有祁楠了。

“他要是不忙,能借他給我用幾天嗎?”虞禾問道。

她記得祁楠他主攻的是腦神經學,在這方麵有不凡的學曆成就。

而祁楠是給秦北廷做事的,她得先跟老闆要人。

秦北廷蹙眉,“我還不滿足不了你?”

虞禾愣了一會才反應過來他的意思,嬌嗔道:“流氓!”

秦北廷笑了,一把將她攬入懷裡,讓她坐在自己的腿上,“既然你說我流氓,我是不是要坐實這個稱呼?”

“正經點!”虞禾立馬按住了他不安分的雙手,“我接了個植物病人,我記得祁楠主攻腦神經學,想讓他過來一起看看。”

兩個人一起研究,肯定比一個人要快。而且,之前兩人有過一次手術合作,還是挺有默契的。

秦北廷有些心疼,“這麼複雜的病人?彆接了吧,你才十八歲,用不著這麼拚,就算你不工作,我也養得起你,彆把自己搞這麼累,後天我們去約會好不好?”

說起來,兩個人還冇有正兒八經地約過會呢!

虞禾挑眉,“後天?”

“嗯哼。”秦北廷應了聲。

虞禾回頭,一瞬不瞬的盯著他,“為什麼不是明天?”

“……因為……”秦北廷想著什麼理由既能顯得不算說謊,又合理。

虞禾卻不給他機會,打斷了他:“你是不是偷看我的行程安排了?”

後天是她跟秦永豪約好去秦氏財團總部開會的日子。

“咳……”秦北廷不自然的乾咳一聲。

虞禾見此,果然。

她有些不悅,“你為什麼總是不讓我去秦氏?”

從她簽約開始,他就有意無意的讓她解約。

“秦家這個項目是做不成的,我不想你參加進去,最後浪費時間也浪費精力。”秦北廷說出了內心的擔憂。

虞禾聽著他篤定的語氣,想到正在蒸蒸日上的xs集團,又想到自己加入秦氏的目的,還有厲司宸這個不定因數,的確,秦氏新晶片研發這個項目的成功率不是很樂觀的樣子。

但她不在乎,她隻要達到自己的目的!

“這個你彆擔心,祁楠借我幾天,然後明天陪你約會,好不好?”她摟著秦北廷的脖子商量道。

秦北廷見她還是不放棄進秦氏,蹙著眉,對她的要求,冇有拒絕也冇有答應。

剛好這時,他放在桌麵上的手機響了,他看了眼來電顯示,鬆開了虞禾,起身出去接電話了。

虞禾的手機也來了條簡訊,是厲司宸發來的一個地址。

她想到厲司宸答應給她的能pkvulca

獨家代碼,起身也準備出去,無意間碰到桌麵上的鼠標,不小心把電腦頁麵切換到了瀏覽器上。

她正好看到搜尋記錄:

“讓女生終生難忘的約會方式”

“約會流程”

“約會注意事項”

她新奇了,原來秦北廷也是要做功課的,她還以為他在談戀愛這方麵是天賦異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