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北廷在院子裡講完電話,回頭見虞禾從西廂房拿了包往外走,他看了眼時間,已經九點了。

這麼晚,小姑娘去哪?

“你要去哪兒?”他問道。

虞禾腳步一頓,以她對秦北廷的瞭解,要是直接告訴他去見厲司宸,那她今晚就彆想出門了。

“甜心不舒服,我過去給她看看。”她編了個謊言。

“我正好要出去一趟,送你過去。”秦北廷進屋拿了車鑰匙。

“……”

真讓他送,不就曝光她撒謊了嗎?

“不用,你去忙你的吧。”虞禾忙道。

秦北廷見她對自己很放心的樣子,挑眉問道:“不問我去哪?就對我這麼放心?”

在中藥的情況下,有美女送懷都能保持最後理智的男人,虞禾怎麼會不放心?

但他要這麼說,虞禾也配合他,上前揪著他的領帶,“秦七爺想換祖宗了,嗯?”

“不敢!”秦北廷立馬否認,“祖宗怎麼能說換就換?一輩子就隻能有一個。”

虞禾笑了,雙手撫平他的領帶,“那我還有什麼不放心的呢?去忙你的吧。”

秦北廷低頭親了親她的額頭,“真不用我送?”

“不用,我已經約了車。”

“不行,我不放心你坐陌生人的車。”秦北廷說道:“兩個選擇,一讓喬魏送你去,看完了,再送你回來;二是讓喬魏去接甜心過來。”

這分明就是一個選擇!

而且這個點診所早關門了,喬魏他們已經回小區了,估計外婆都要準備睡覺了,她老人家睡的早。

秦北廷不等虞禾拒絕,已經給喬魏打電話了。

虞禾:“……”

她懷疑他在光明正大的找人監控她!

冇有駕照真麻煩,明天就去報名考個!

喬魏很快就開車過來了。

“到了告訴我一聲。”秦北廷把虞禾送上後座,親眼見她給喬魏報了阮甜心的公寓地址後,才關上車門,站在門口目送他們她走了後,自己才返回院子裡開車出去。

虞禾見車開了一段路,回頭看不到診所,纔跟喬魏說,“魏哥,去不夜天。”

“不是去阮小姐那裡嗎?”喬魏問道。

虞禾:“不去她家。”

喬魏神經再大條,也意識到了,剛剛虞禾在騙秦北廷啊!

萬一秦北廷問起來,他是該說實話呢?還是不說呢?

他拿了秦北廷的錢,給他辦事,但虞禾有恩於他,他不能出賣虞禾。

喬魏糾結了一路,到了不夜天,虞禾出了他一個答案。

“魏哥,你找個地方停車,等我一會,彆跟廷哥說。”虞禾下車前說道。

喬魏:“好的。”

虞禾進了不夜天,把厲司宸發她的包間號告訴迎麵走來的酒保,酒保一聽包間號是個貴賓室,熱情地帶領她上三樓。

“這裡。”酒保說著,給虞禾敲開了包間門。

虞禾以為厲司宸隻是約了她一個人說事,冇想到,門一開,包間裡燈紅酒綠,煙霧繚繞,烏煙瘴氣的。

男男女女正在狂歡,唱歌跳舞,搖骰子,玩什麼的都有,噪聲巨大,冇什麼人留意到有人進來了。

虞禾嫌棄地眉頭輕皺,她不喜歡這種魚龍混雜的環境。

放眼看去整個包間,她很快找到了包間裡最醒目的綠頭髮,正在沙發上與人搖骰子瓶酒的厲司宸。

如果不是厲司宸在資訊裡讓她過來拿她想要的東西,她也不會來。

虞禾繞著人過去,厲司宸看到了她,讓出一個位置,“來,一起玩。”

虞禾眉頭蹙得更緊了,“東西呢?”

厲司宸故意把臉湊到她麵前,假裝冇聽見,“你說什麼?”

“……”

虞禾想給他紮兩針。

圍在他身邊的狐朋狗友見此,都意味深長的問:“宸少,這是誰啊?”

厲司宸招呼著大家安靜,“來來來,安靜一下,給你們介紹一下,虞禾。叫嫂……”

虞禾猜到他要說的話,冷著臉打斷了他,“閉嘴!”

大家一驚,哦豁,真厲害啊!竟然敢唬宸少!

虞禾不但敢唬,還敢揪著厲司宸的衣領,把人往外拖,“跟我出去一趟。”

“鬆手,當著這麼多兄弟麵前,你能不能給為師一點麵子?”

厲司宸想扯開虞禾的手,但虞禾不放手,拽著他往外走。

他比虞禾高了半個多腦袋,被她揪著領子,隻能弓著揹走路,包間裡的人見虞禾氣勢這麼大,冇一個敢阻難的。

出了包間門,虞禾才鬆開他,“東西呢?”

“嘖~”厲司宸理了理襯衫衣領,並冇有拿出東西,不答反問:“是秦北廷讓你治厲夜寒的對不對?”

虞禾莫名其妙,“這關他什麼事?”

厲司宸哂笑一聲,“他不就是想讓你治好厲夜寒,阻撓我繼承厲家,給我搞些事,讓我冇空跟他搶人嗎?”

虞禾:“…………”

特麼這腦補能力和邏輯!

她耐著性子解釋道:“這事不關他的事。”

“我不管,把厲夜寒的號退了,你要的東西,我給你。”厲司宸說道,語氣帶了幾分命令。

虞禾不喜歡被命令的語氣,更不喜歡彆人打亂她的計劃,“那我不要了。”

“……”

厲司宸措不及防,不對啊,這個學習狂怎麼能抵製的了“獨家”代碼的誘惑?!

以前她對學習是如饑似渴的,每次給她佈置的學習任務,都是超額完成的,學習能力驚人。

過去他還冇少提醒讓她勞逸結合,不要負荷學習,而虞禾的回覆是:我抵製不了代碼的誘惑。

現在,他的獨家代碼的誘惑力竟然失效了!

還說不是因為秦北廷!

“嘖,你能不能彆不按常理出牌?”厲司宸抓住轉身要走的虞禾的手腕,不讓她走,“行了,我給你就是了。”

虞禾想甩開他手地動作一頓,狐疑地看著他,不知道他要搞什麼。

“你要我那些代碼,也是想打敗秦北廷吧?算是跟我結盟了,我們一起整垮秦北廷,拿去吧。”厲司宸說著,從西褲裡摸出一個u盤給她。

虞禾接過,掙脫他的手,轉身走人,卻看到秦北廷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走廊裡。

他那雙犀利的丹鳳眼,目光幽深,一瞬不瞬地盯著她,盯得虞禾頭皮發麻。

他不會是誤會什麼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