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車子剛發動,車裡邊的人葉建明便說道:

“有個事,先跟你說一下,回北市後,我們會對外公佈,你是葉家的養女。

虞禾抬眸看著葉建明,這事之前在電話裡冇有提過。

她的眼睛烏黑,眼神很冷漠,冷漠讓人無法靠近,跟剛纔的乖巧完全不是一個人似的。

葉建明被她這麼看著,心裡很不舒服。

果然,不是自己養大的,始終是陌生的。

他壓下內心的膈應,好氣的解釋道:“我們葉家的生意一直靠著顧家支援,纔有今天的地步。

“現在顧家少爺看上了子蘇,兩人早有婚約,為了穩固兩家的利益,名譽上隻能委屈一下你。

這是怕被顧家知道真相後,看不上親生女兒是山裡長大的,而聯姻失敗吧。

“哦。

”虞禾淡淡的應了聲。

隨後她從包裡拿出手機,打開遊戲,開始玩起來,彷彿這事與她無關。

葉建明見她冇有意見,心裡舒了口氣。

山裡長大的,也就隻有好拿捏這點好處了。

要不是妻子再三懇求,加上擔心有人發現虞禾的身份,不利於葉家名譽,他也不會過來接虞禾回葉家。

再看虞禾,慵懶地靠在車背上,垂眸認真玩著手機。

兩隻拇指在螢幕熟練地來回點著,架勢一看就是經常玩。

葉建明眉頭緊皺著,特地看了一眼她手機螢幕。

玩的竟然是低級的連連看,心裡對這個女兒僅有的一點好感瞬間蕩然無存。

他甚至有些後悔過來把她接回葉家,冇有禮貌、玩物喪誌,指不定哪天出去還丟葉家的臉。

然而,葉建明冇有看到的是,手機螢幕裡,是翻牌連連看。

99對相同的圖標打亂,先亮相一分鐘,然後全部背過去,靠記憶力記住牌位,再點開兩組一樣地消除。

這一關,她隻記憶了10秒就點了開始,然後用了48秒消除完畢,翻錯率1%。

但她對這速度還不滿意,重新整理關卡後,又重新開始。

汽車開到機場,上了飛機,兩個小時後抵達北市機場。

除去吃飯,虞禾幾乎全程都在重新整理這關,終於破了最高紀錄。

3秒記憶,27秒消除完,翻錯率0%。

而這時,微信來了幾條訊息。

一隻豬:【烏鴉烏鴉,你真的不接單了嘛?!】

一隻豬:【有人出三倍的價格請你接個任務,真的不考慮嘛?】

一隻豬:【三倍的價格啊!三倍!!】

虞禾不耐煩地嘖了聲,給對方回了兩個字:【不接】

一隻豬:【放著八位數價格的單不接,你想乾什嘛?】

烏鴉:【休息】

一隻豬:【那你要休息多久?我好給人家回覆。

烏鴉:【看心情】

一隻豬:【任性!】

虞禾一直捧著手機玩的舉動落到葉建明的眼裡,就是網癮少女。

對比起飛機上都在認真看練習題的葉子蘇,兩人簡直就是天壤之彆。

果然不對外公佈虞禾纔是葉家親生女兒的決定是正確的,免得以後給葉家丟臉。

——

山村裡。

虞老太在院子裡曬草藥,這時,籬笆外走來了兩個穿著迷彩服的男人。

為首的男人長著一張俊美的容顏,好看得宛如上帝精雕細琢,身材高挺,隻是右胸前染了大量血跡,明顯是受過傷,但已經被處理過了。

他後麵跟著一個長著娃娃臉的男子。

“看病還是拿藥?”虞老太放下手中的草藥,問道。

“找人。

”秦北廷從口袋裡掏出一塊染血的布條。

虞老太看了眼布條,神情隨即有些戒備。

布條上的繡花正是出自她的手藝!

她想到上午虞禾回來時的樣子,再看看男人的胸口的血跡,問道:“你們是……”

秦北廷察覺到虞老太的神情變化,語氣溫和的解釋道:

“我們是國家的特種兵,正在出一個保密任務,這個姑娘協助我們抓住了犯人,還救了我,隊裡需要她跟我們回去做個任務筆錄,同時,我也想當麵謝謝她。

“這樣啊,不過你們來晚了。

”虞老太放鬆了戒備,“兩個小時前,她已經離開了,不會再回來。

秦北廷眉頭輕蹙:“她去哪了?”

虞老太猶豫了下,最後說道:“北市,葉家。

“好的,謝謝。

”秦北廷道謝後轉身離開。

陸一銘追上秦北廷的腳步,嬉笑地問道:“老大,你是離部隊太久了?還是記憶出錯了?隊裡什麼時候規定過出完任務後還要做筆錄呀?”

“一分鐘前。

陸一銘:“……”

秦北廷把染血布條遞給陸一銘,吩咐道:“洗乾淨,明天把它主人的地址一併送給我。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