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喬魏對他的鄙夷看在眼裡,但急著找人,渾然不在意,“有礦泉水嗎?給我來瓶礦泉水吧。”

他晚點還要開車,不能喝酒。

服務員笑了,到酒吧喝礦泉水,不是冇見過世麵就是錢太多。

他開了個單:“行,五百塊,支付寶還是微信?”

“這麼貴!”喬魏在山村裡節儉慣了,即使跟虞禾出來京城,一個月拿著能抵以前一年的收入,他依然還是很節省,不亂花錢。

五百塊一瓶礦泉水,那是金子做的嗎?!

“這裡是不夜天!”服務員提醒道。

用意很明顯,想進去,就必須消費!

喬魏咬咬牙,拿出手機,掃碼,準備付款時,問道:“那你剛纔有看到一個穿白色裙子的女孩,和一個穿藍色西裝的男人進去嗎?”

服務員是看到了,那是祁家大少,出手很闊氣,他剛纔就因為慢了一步,人就被彆的同事帶走了。

看在礦泉水提成高的份上,他好心道:“二樓,不過那是會員才能進去的,連續三個月每天消費萬元起,才能辦到會員,一瓶礦泉水可上不去。”

喬魏皺著眉,這哪裡是酒吧,就是銷金窟!

他不理解那些有錢人的奢侈,但一想到喬蕎竟然跟祁隋林來這種地方,就是敗家!

見上不去二樓,喬魏不輸密碼付款了,“我就上去找個人,不玩,也不占你們的地,找到人我立馬走。”

“不行!”服務員眼見著馬上要到手的提成就飛走了,臉上表情不悅,甚至還叫來了保安,“把這個窮酸漢轟出去!”

“乾嘛呢?”這時,大門從外麵被推開,一聲吊兒郎當的聲音從身後傳來。

服務員看到來人,一改對喬魏鄙夷的臉色,點頭哈腰地迎上去,“沈公子,歡迎光臨。”

喬魏聞聲,回頭,看到沈曜摟著一個太妹進來,身後跟著他那幫殺馬特造型兄弟。

沈曜看到喬魏,有些意外,“喲,你不是不來這種地方的?”

之前一起打完球,讓這小子一起過來喝酒,他都是拒絕,堅決不來。

“我送虞禾過來的。”喬魏說道。

一聽虞禾,沈曜雙眸一亮,左右看了一眼,“她在哪?”

喬魏也不知道虞禾上了幾樓,但他要去二樓找喬蕎,說道:“二樓。”

沈曜立馬推開懷裡的太妹,攬著喬魏的肩膀,哥倆好地把人往裡帶,“走走走,他跟老子一起的。”

太妹:????

有沈曜帶著,服務員不敢再攔著,一群人浩浩蕩蕩上了二樓。

出了電梯,沈曜就問:“哪個包間?”

“我也不知道,她冇說,我停好車,她就已經進來了。”喬魏撒了謊,表情有些不自在。

沈曜卻誤以為他不想告訴自己,“行!那就一間間找吧!”

他說著,揮手叫來服務員,“去給二樓每個包間送瓶酒。”

喬魏想到那菜單上貴死人的價格,眉頭跳了跳,“倒也不必這麼壕吧?”

有錢就可以這麼為所欲為的嗎?!

沈曜卻不在意,“老子又不差這點錢!隻要能找到虞禾,請整個不夜天的人喝酒都可以。”

喬魏眉頭跳地更猛了,錢是這麼燒的嗎?!

容不得他阻止,一排服務員分彆抱著一瓶xo白蘭地給每個包間送酒。

喬魏跟著送酒的服務員,很快就找到了喬蕎所在的包間。

包間裡有十幾個人,五六個穿西裝的男人,剩下的全是著裝露骨的陪酒小姐,喬蕎和那些小姐坐在倆個男人中間,看的喬魏臉色極差。

喬蕎也看到了喬魏,冇想到他竟然能找上來,為了不讓他鬨事,她起身說去趟洗手間,出去了。

一出門,她拉著喬魏,到樓梯間。

“你怎麼還跟祁隋林在一起!你不是答應過我,以後不會再去找他的嗎?”喬魏生氣地質問道,再看她穿的露出事業線,和大腿的裙子,更加生氣了。

“你看看你穿的這是什麼衣服,還來這種地方,你是不是被他帶壞了?!”

一見麵就捱罵,喬蕎心裡也很不悅,“你怎麼不關心一下我,這些日子我過得好不好?”

喬魏:“誰讓你跑出來,還聯絡不上了?”

喬蕎一噎,她懷疑她哥的直男思維是隻針對她,“你就會指責我!如果不是虞禾她們汙衊我,我會不回去嗎?”

“你鬨夠了冇有?虞禾隻是問清楚事情的真相,你不配合,還拒絕溝通……”

“夠了!”喬蕎打斷了他,“還溝通什麼,在你眼裡,我永遠都是錯的,虞禾永遠都是對的!明明我纔是你的親妹妹!你卻什麼都偏向她!

“行,既然你這麼喜歡她,那你就去給她當哥哥吧,彆再管我,也彆再來找我!反正現在虞禾的診所也容不下我了,我自己找出路去。”

她說完,轉身要走,喬魏立馬拉住他,“你在說什麼!你還要去找祁隋林?不許去,跟我回去找虞禾認錯去。”

喬蕎一聽要跟虞禾認錯,就更來氣,她隻是想追求更好的未來,有什麼錯!

兩人拉扯間,喬魏怕傷到她,不敢用力,結果喬蕎用力一推,喬魏腳一滑,從樓梯上滾了下去,頭撞在扶手上。

“哥?”喬蕎站在樓梯上,看著躺在樓梯下方一動不動的喬魏,呼吸急促,心跳如雷。

她猶豫了幾秒,正想下去看看,這時聽到走廊那邊傳來聲音,她咽咽口水,嘴裡碎念著“對不起”,然後轉身快步離開了。

——

與此同時,不夜天門口。

虞禾被秦北廷緊拽著出了不夜天的大門,抓在手腕上的力道告訴著她,秦北廷還很生氣。

他這醋勁也太大了!

怎麼辦?

虞禾隻能順毛,“廷哥,你先彆生氣,聽我解釋好不好?”

秦北廷冇有說話,冷著臉,拉著她大步往停車場走。

解釋不好使,虞禾換了個方式:“你彆走這麼快,我膝蓋疼,跟不上你。”

這下秦北廷腳步停下來了,虞禾措不及防,撞到了他後背。

秦北廷轉身,直接將她打橫抱起。

俊男美女,立馬吸引了不少過路人的目光。

虞禾有些不自在,“你放我下來!”

秦北廷卻渾然不在意彆人的目光,抱著虞禾往車走動車後座,打開車門把人塞了進去。

剛進車廂,虞禾聞到了一股奇怪的香薰味,來不及問,男人欺身而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