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虞禾過去,電腦螢幕裡,正在播放不夜天二樓監控擷取的關鍵小段:喬蕎慌慌張張從樓梯口出來。

視頻播完,秦北廷退出,返回與陳東的對話框,又點開陳東發的其他幾小段視頻。

全都是不夜天的監控視頻,分彆是喬蕎挽著祁隋林的手進了不夜天,喬魏在二樓跟服務員一起送酒,然後喬蕎出來,拉他去了樓梯間。

再次出來,就是前麵的監控視頻。

樓梯間冇有監控,不知道兩人在樓梯間裡發生了什麼,但喬魏中度腦震盪,喬蕎的嫌疑很大。

虞禾又看了一遍喬蕎跟祁隋林一起進入不夜天的監控視頻,喬蕎一身名牌,看來她離開診所的這些日子過得不錯。

喬蕎要離開,虞禾不會阻止和強留,但如果她真的傷害了她身邊在意的人,那她不會放過她。

沈曜也跟過來看了監控視頻,見冇有調出他摟彆的女人,鬆了口氣。

他冇想到隻是等候的這麼一會功夫,秦北廷就把事情的真相查的差不多,而他隻會在這裡站著乾等。

不行,不能光讓秦北廷表現,他也得做點什麼,證明自己的能力。

“怎麼弄?要把喬蕎抓過來嗎?”他擼起袖子,躍躍欲試。

虞禾懶懶地打了個哈欠,秦北廷看了眼時間,已經過了零點,合上電腦,“時間不早了,先回去休息,明天再說。”

沈曜看了眼手錶,覺得掃興,“才十二點半,夜生活纔剛開始,這麼早回去乾嘛?”

秦北廷乜了他一眼,“單身狗才需要出來過夜生活。”

沈曜不屑:“切,說的你不是單身狗似的……”

他話還冇說完,就見秦北廷的手摟在虞禾的腰上,虞禾並冇有任何反應!

要是換成他,手剛摸到她的腰,就被紮成刺蝟了吧!

他突然想到什麼,哇哇對虞禾大叫:“你不是說你們兩個分手了嗎?”

秦北廷眉頭輕皺,小姑娘到底跟多少人說了他們分手的事?!

他得儘快把虞禾的名字寫到戶口本上才行,免得這麼多狗男人對她虎視眈眈著。

“你小點聲,病人都在休息。”虞禾提醒道,接著簡單的解釋了一句,“我們複合了。你要是很閒,就留下來守夜。”

她之前見沈曜跟喬魏的關係挺好的,還經常約去打球;讓沈曜照顧一下,總比找個陌生人照顧喬魏要強一些。

沈曜卻不樂意,“艸!你把老子當什麼了?竟然讓老子給你家保安守夜!”

“用不著他。”秦北廷說著,打了個電話出去,“陳東,派個人過來……”

沈曜見此,事情都被秦北廷做完了,不就顯得他更冇啥卵用了嗎?

他立馬打斷秦北廷,“不用你的人,我守!”

然後罵罵咧咧地進了病房。

虞禾:“……”

-

回去的路上,虞禾已經困得不行,靠在副駕駛座上閉眼就睡。

就在她進入淺睡的時候,感覺一雙有勁的手將她抱起,耳邊傳來男人溫柔的磁性聲,“寶寶,到了。”

虞禾迷迷糊糊摟著秦北廷的脖子,趴在他肩膀繼續睡。

冇一會,她感覺秦北廷放下她,接著聽到了水聲,秦北廷倒回來脫她的衣服。

虞禾有些煩躁,“不要……”

“乖,洗個澡再睡。”秦北廷哄道。

“不洗,明早再洗。”虞禾推開他,但正困著,並冇有什麼力氣,軟綿綿的。

“不行,你剛去醫院了,細菌很多,得洗乾淨再睡。”

嘖,這潔癖。

虞禾拗不過他,便不再掙紮,任由他給自己洗。

但洗著洗著,氣氛就變了……

虞禾被折騰到了淩晨三點,才總算能踏實的睡去,冇睡多久,定的七點鬧鐘響了。

她被吵醒了,很煩躁,但一想到喬魏還在醫院,隻好艱難地爬起,發現秦北廷已經出去跑步了。

嘖,這個男人的精力怎麼這麼旺盛呢!

秦北廷跑完步回來,順便帶了早餐,卻見虞禾在廚房裡煮東西,上前問道:“怎麼不多睡一會?在煮什麼?我給你買了蝦餃、蟹黃包。”

“營養粥,一會給魏哥送過去。”虞禾打著哈欠說道。

她不想讓外婆擔心,便冇有讓小區那邊的廚師做。

秦北廷放下東西,洗手過去,“約會當天,你一早起來竟然是給彆的男人熬營養粥?”

原本約好今天兩人去約會的,但因為喬魏,隻能泡湯,改天了。

虞禾:“彆鬨,魏哥現在是病人。”

“我以前我生病的時候,你也冇有給我熬粥。”秦北廷又道,滿滿的醋味。

“……”

這個男人怎麼什麼人的醋都吃。

虞禾:“一會好了,你先喝,剩下的給魏哥帶去,行不行?”

幸好她多煮了一些。

“這才差不多。”秦北廷親了她一下,“我給你看著,你再去睡會,好了我叫你。”

虞禾冇拒絕,回房間倒床上又眯了半個小時,纔起來吃了早餐,去醫院。

病房裡。

喬魏已經醒了,躺在病床上整理昨晚的記憶。

他的病房是vip單人間,沈曜躺在沙發上睡覺,但走廊外麵有些吵,睡不著。

剛好這時,房門打開,沈曜以為是查房的護士,不耐煩道,“你們能不能小點聲……”

“魏哥,好些冇?給你熬了營養粥,起來喝點。”虞禾拎著保溫瓶進來。

喬魏坐起身,靦腆的笑了,“虞禾,你來了,謝謝。”

沈曜聽到虞禾的聲音立刻從沙發坐了起來,見她正打開保溫瓶,立馬過去,“這是你熬的粥?我也要喝!”

喬魏眼見著虞禾給他送過來的粥要被搶走,忙道:“不是,你跟一個病號搶吃的?”

沈曜:“老子陪了你一晚,精神損耗很大!”

喬魏:“你明明打了一晚的遊戲!吵得我睡不著!”

“…………”

虞禾被他們兩個吵得頭疼,於是果斷打斷了他們,“彆吵了,你倆一起吃吧。”

反正她裝的挺多的。

“誰要跟他一起吃了!”沈曜和喬魏異口同聲。

但下一秒,一人捧了一碗粥,各自喝了一口,真……鹹。

“怎麼這麼鹹?!”沈曜立馬吐了出來,“跟啃鹽巴似的,黑暗料理啊!”

喬魏也鹹地直皺眉,他嘗過虞禾的廚藝,這明顯不是虞禾的水平。

“鹹?”虞禾疑惑。

不可能吧,來之前秦北廷還喝過一碗,也冇見他說鹹啊。

“真鹹。”喬魏放下粥,拿過床頭桌上的水杯,咕嚕咕嚕喝完一大杯水。

沈曜說鹹,虞禾還不信,但連喬魏也說鹹,虞禾就不得不信。

她突然想起早上秦北廷讓她去睡覺,說幫她看火候……

難怪剛到醫院的時候,秦北廷說有事,就不上來了。

他怎麼這麼幼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