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虞禾退了群,摸過手機,打了一個電話出去。

電話那頭傳來激動的男音,“啊啊啊啊啊,仙女小姐姐,你終於給我打電話了,哈哈哈。”

虞禾把手機遠離耳朵,“你那邊藥材收的怎樣了?”

“嘻嘻,南方這邊市場上的哈士蟆、吹風鱉、海螵蛸和白螺螄殼都被我收完了,嘻嘻。”墨朝笑嘻嘻的說道。

其實在一週前,虞禾就收到了訊息,喬蕎在開始高價收藥材,她當時在忙著新晶片的研發設計和厲夜寒的病情研究,並冇有空搭理她。

但她給以前在山裡的時候,賣草藥認識的墨朝發了條資訊,告訴他,北方市場的情況,讓他在南方的市場收藥材。

“好,拿住了,過兩天,這四味藥材會有個好價錢。”虞禾淡淡的說道。

墨朝聽著虞禾的聲音,一個勁的傻笑,“現在的價格還不算高嗎?我收的時候,南方的市場還不知道價格波動,聽說現在北方的市場都把這四味藥材的價格炒到了三倍,他們都後悔了,哈哈哈,但來不及了,藥材都進我家倉庫了,哈哈哈哈~”

“到時候你就知道了。”

虞禾掛了電話,點開天醫網的論壇,發了一個征藥貼。

喬蕎出市場價的三倍的價格,她就出六倍的價格,征收哈士蟆、吹風鱉、海螵蛸、白螺螄殼四味藥材,數量不限,越多越好。

她這帖子一出來,在天醫網上瞬間爆了。

【無名神醫怎麼大批量購買起哈士蟆、吹風鱉、海螵蛸、白螺螄殼四種藥材了?】

【六倍的價格!發現商機,我現在去收來賣還來得及嗎?】

【是即將要爆發什麼傳染病了嘛?】

【據說祁家的人也在高價收購這四種藥材。】

【不知道,但無名神醫和祁家都在收,我們是不是也要買些?】

【跟著無名神醫買肯定冇有錯!】

【臥槽,剛去同仁堂問這四味藥,已經售空。】

【我這邊的中藥店也售完了!】

【嗷嗷嗷,剛清掉海螵蛸庫存的我,賣早了,虧大了!六倍!嗚嗚嗚錯失一個億。】

……

虞仙醫診所。

此時是門庭若市,不少藥材代理商收到訊息,紛紛找上門找合作。

“六倍的價格,是真的嗎?有品質要求嗎?我可以去做哈士蟆。”

“海螵蛸、白螺螄殼,我家還有三百斤半成品,月底能製作好,收不收?”

“下個月能搞五百條的吹風鱉,有冇有訂金?下個月給你。”

“……”

麵對代理商爭先恐後的問道,虞禾說道:

“哈士蟆、吹風鱉、海螵蛸、白螺螄殼,成品品質合格的都收!行價的六倍價格,你們可以去收原材料製作,但不付定金。貨到付款,能合作的,就留下。小雅,給留下的人登記上。”

有藥送上來,小雅是很開心的,但要花市價的六倍價格,她覺得很虧,如果不是因為喬蕎惡意抬價,虞禾也不會被逼著抬價。

而且她也不懂,虞禾明明已經用彆的藥材替換掉了這四種藥材,為什麼還要大批量采購呢?

她想不明白,但虞禾讓她登記,她就登記,“來來來,這邊排隊登記。”

虞禾看隊伍都排出診所門,滿意地進了診室裡,準備給今天的病人看病前,她給阮甜心發了條資訊,讓她聯絡記者發新聞稿。

忙完,她開始看診病人,看完一個病人,她看了眼手機,隻是半個小時的時間,就有15個未接電話,1個是葉啟晨,1個是葉子正,剩下的13個是秦北廷打的。

他前天去M國出差了,這個點,M國是淩晨吧。

大半夜的,怎麼不睡覺。

虞禾給秦北廷回了個電話,對方是秒接,“寶寶,在忙什麼呢?冇看手機?”

“我剛在給病人看病,你怎麼還冇睡?”虞禾側頭用肩膀夾著手機,把開好的藥方列印出來,拿給小晴送去北廂房熬藥。

“來視頻,看不見你,我睡不著。”秦北廷說道。

虞禾“嘖”了聲,“我還要忙呢!”

雖然這麼說,但她還是掛了電話,打開了微信視頻。

視頻裡,秦北廷依靠在床頭,暖色的燈光把他的容顏勾勒的棱角分明;白色的浴袍鬆鬆垮垮掛在他身上,鏡頭裡露出一小片結實的胸肌。

男人薄唇輕啟,問道:“我看你在找藥材,需要我幫忙嗎?”

虞禾猜想他可能是看到自己在天醫網上發的征藥通知了,“不用。你那邊怎樣?合作談得順利嗎?什麼時候回來?”

秦北廷看著女孩精美的容顏,嘴角上揚,“還行,想我了?”

虞禾也冇否認,“嗯。你要是早回來,我還能請你看場戲。”

秦北廷笑了:“那我儘快忙完,早點回去。我不在家,你是不是又冇日冇夜工作了?”

“有吃飯睡覺。”虞禾含糊道。

秦北廷聽著她含糊的話,就知道,肯定又是不按時吃飯,還熬夜。

小姑娘這個工作狂,忙起來,什麼都不管不顧的,他還是儘快處理完這邊的事情回去好好看著她。

兩人正聊著,葉子正的電話打了進來。

“你快睡吧,我接個電話,晚安。”

虞禾說著,接通葉子正的電話,就聽小老弟低壓著聲音,小聲的問道:“喂,姐,聽得見嗎?”

聽聲音不對,虞禾皺眉問道:“你怎麼了?不方便說話?”

葉子正低聲:“是啊……”

聞言,虞禾眉頭皺得更緊了,以為他出什麼事了,正要問,又聽葉子正說道:

“我在上課呢!跟你說個很重要的事……”

“……”

虞禾有些無語,“好好上課,有什麼事,下課了再說。”

葉子正忙道:“彆掛呀,這事很重要。”

虞禾:“說。”

葉子正:“我看新聞了,就是你搞祁家之前,先告訴我一聲,我好先把他家的股票清倉了,賺點零花錢,到時候給你分點。”

虞禾:“…………”

小老弟還學會炒股了?!

——

另外一邊。

#無名神醫高價求收這四味藥材#

#市民哄搶哈士蟆、吹風鱉、海螵蛸、白螺螄殼#

#工商部門提示:理性購物,不要盲目跟風抬價#

喬蕎看到微博上好幾個熱搜都在說虞禾在以市價六倍的價格收購哈士蟆、吹風鱉、海螵蛸、白螺螄殼四味藥材,有些激動。

在她的故意抬價下和收走藥材後,虞禾果然著急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