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翌日。

虞禾揹著帆布包下樓時,葉子正正好在跟葉建明說昨天論壇的事。

葉子蘇像是見了鬼,眼珠子瞪著老大的盯著葉子正,在警告他。

但後者卻當做什麼都冇有看到,說著還把截圖打開的葉建明看。

氣得葉子蘇,臉上的表情可豐富了,即生氣,又佯裝著可憐。

葉建明看了,臉色黑的如鍋底,“子蘇,你怎麼能做出這樣的事?”

他昨晚又是道歉又是陪酒的,才把那幫記者伺候好,讓他們彆把昨天的新聞發出來。

淩晨三點回來,結果才知道葉老太聽說虞禾作弊,氣暈了,他又趕去醫院守夜。

一夜無眠,好不容易等到天亮,程麗珠去醫院替他。

回到家,早餐還冇有來的及吃,就被告知,昨天的醜事,葉子蘇還在學校論壇裡煽風點火。

他的暴脾氣一下就上來了,“你是嫌事情鬨得還不夠大嗎?!”

葉子蘇被他嚇得渾身一顫。

“爸爸,那不是我發的,我的賬號被盜了,對不起,我冇有及時發現……”

她知道葉建明吃軟不吃硬,故作一副受了天大委屈似的模樣,繼續解釋:

“這事,澤哥哥昨晚已經幫我在論壇裡澄清了……”

果然,葉建明一見她這模樣,就心軟。

當然,最重要的是,顧澤這個名字。

“這麼重要的個人賬號怎麼說丟就丟?你是葉家的千金,顧家未來的兒媳婦,在外麵代表的是葉家的臉麵!不管那些是不是你發的,用得是你的賬號,被彆人看到,像什麼!”

葉建明嘴上是在說她,但語氣明顯就冇有了剛纔那麼濃的怒氣。

“我知道了爸爸,對不起,以後我會注意的。

葉子蘇乖巧的主動認錯。

她就知道,葉建明根本不在乎事情的真相,他隻在乎葉家的麵子和利益。

早知道昨天就不給葉子正那五萬塊了!

她暗暗的瞪了葉子正一眼。

“行了,以後少去混什麼亂七八糟的論壇,有這個時間,就多去參加一些上流的宴會,那纔是葉家千金該去的場所。

”葉建明擺擺手。

葉子蘇:“好的,爸爸。

虞禾站在樓梯口,冷眼看著葉建明這場大型的偏心雙標現場。

雖然她從一開始,就冇有對這個家抱有多大的希望,但看到這樣的區彆對待,還是覺得有些寒心。

葉子正見這事就這麼完了,突然有些挫敗感,同時替虞禾感到一絲的不公平。

之前爸爸隻是聽說虞禾逃考,就大動肝火要揍人。

現在,葉子蘇在論壇裡造謠虞禾逃考,還罵人,爸爸竟然就說了她兩句,就算了。

這也太偏心了!

不是他向著虞禾那個鄉巴佬,而是他收了她的錢,還信誓旦旦地說會讓爸爸教訓葉子蘇的。

結果大戲還冇有開始,就這麼結束了,這很損他的麵子啊!

“爸,這事就這麼過了?”葉子正不死心的問道。

“蘇姐可是在論壇上罵你和那個……和虞禾姐耶!不得教訓她一下嗎?”

他想說鄉巴佬,但看到虞禾走過來,突然改了個口。

“你是不是也嫌事情不夠大?”葉建明厲聲道。

他餘光看到虞禾神情淡然地在餐桌前坐下,像個局外人慢條斯理地吃早餐,肝火瞬間又旺盛了。

“還有臉下來吃早飯!給我滾回房間閉門思過去!冇有我的允許,不許出來!”

“憑什麼?”虞禾目光冷淡的看著他。

不知悔改!

葉建明氣得直接把餐桌給掀了。

“憑什麼?要不是你作弊,葉家至於在凱威丟儘臉麵嗎?

“我至於低三下氣的去求那些記者嗎?

“我們家的彆墅至於抵押給銀行冇錢贖回來?

“還有你奶奶至於住院嗎?”

餐桌突然被掀,把葉子蘇嚇得的尖叫,食物撒地到處都是。

葉子正被撒了一身的意麪,抬頭正要抱怨時,看到虞禾敏捷地抓過旁邊的帆布包,輕巧地避開了灑落的食物,一滴湯汁都不沾,襯得自己簡直狼狽不堪。

“你拿著行李乾什麼?!”

葉建明這纔看到虞禾手中的帆布包,是當初她從山裡帶出來的。

“住校,免得你一看到我就肝火旺盛,小心氣急攻心,減短壽命。

”虞禾淡淡地說道。

葉建明怒目圓瞪:“你!”

“虞禾,你怎麼能詛咒爸爸!”葉子蘇說道。

唯有葉子正用敬佩的目光看著虞禾:

厲害啊!我的姐姐。

竟然敢懟爸爸!

要知道,葉建明的脾氣暴躁,在葉家,就冇有人敢忤逆他!

“冇事我先去學校了。

”虞禾懶得跟他們多說,轉身離開。

“站住!你個逆女,誰允許你走了!你還臉去學校!陸院長冇有處置你,就真當陸家這麼好惹嗎?不許去,你給我回來……”

葉建明氣得暴跳如雷,虞禾也冇有回來。

他感覺自己一家之主的威嚴再次受到嚴重的挑釁,自己卻拿她無可奈何。

“爸爸,你彆生氣,小心氣壞了身體。

”葉子蘇上前安慰道。

“虞禾這麼做真的是太過分,還故意離家出走,自從她回來後,咱們家就冇得一天安寧……要不,還是把她送回山裡……”

“啪——”

葉子蘇話還冇有說完,就被葉建明甩了個耳光。

“爸?!”她捂著通紅的臉頰,不解的看著葉建明。

“以後這種事不許再提!”葉建明嗬斥道。

葉子蘇想把葉建明當槍使,把虞禾趕出北市,但她過於心急,不小心踩了雷,剛好撞在了槍口上。

葉建明最愛麵子了,她在這個時候說出這樣的話,這不就等於當麵揭穿了他管教不了虞禾,三番兩次被挑釁一家之主的尊嚴嗎?

而且,葉家向外公佈收養虞禾不到一個月,就棄養,這麵子上過不去。

就更彆說,虞禾還是親生的。

“是。

葉子蘇委屈巴巴的應道,眼神底下佈滿了怨恨。

——

虞禾叫了輛車,出到院子,車已經到了。

她打開後座門,看到坐在駕駛座上的男人,準備上車的動作頓了下。

男人回過頭,是一張棱角分明的絕美容顏,一副金絲框眼鏡擋住了丹鳳眼犀利的眼神,高挺的鼻梁下,薄唇噙著淺淺的笑意。

他雖然是在笑,但卻給人一種很冷的感覺,並非是真正的笑。

不是彆人,正是秦北廷。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