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是,退貨!要麼就是加價!你自己選一個!”賀田應和道。

兩人因為虞禾的一句話,短短兩天的時間,就丟失了大半客戶。

不僅如此,無名神醫還花六倍價格征藥,他們隻拿了喬蕎的三倍的價格,而喬蕎昨晚還花了十二倍的價格去收南方的市場!

他們真是撿了芝麻丟了西瓜,虧大了!

兩人越想越氣,於是勾結同樣知道自己虧大的供應商一起來找喬蕎理論。

聞言,喬蕎臉色煞白,他們怎麼知道她花了十二倍的價格收了墨朝的貨?

肯定是墨朝那個大嘴巴到處嚷嚷!

要她抬價是不可能,她根本拿不出那麼多錢。

喬蕎正色道:“當初我們已經簽過合同,價格、藥材數量,合同上都寫的明明白白,冇有提價的道理!”

“不退貨也行,那就給我們十二倍的價格!”

“冇有十二倍的價格,你至少要給到跟無名神醫的一樣的價格。”

“就是,現在價格都被太高了,下麵采集原材料的人都把價格抬起來了,你之前給的那個價格已經拿不到貨了。”

“你要不給提價,那我貨也不給你運過來了,我先賣給無名神醫,等藥材成本價格降落下來後,再給你供貨也行。”

供應商一人一句,把喬蕎堵的一句話都說不上。

這一鬨,把不少客人都嚇走了,剩下祁老夫人和她的老閨蜜們在一旁看著。

祁老夫人的臉色很不好,厲聲道:“你們把我祁家的合作當什麼了?說改就改!”

“那你們價格也給的太不公了,欺負人嗎!”有人回嘴道。

祁老夫人一噎,這一點的確是喬蕎做的太不對了!

“無名神醫又發帖了!行情價的二十倍價格征收哈士蟆、吹風鱉、海螵蛸、白螺螄殼現貨!二十倍!”人群中不知道誰喊了一句。

供應商們聞言,紛紛掏出手機一看,五分鐘前,無名神醫在天醫網的論壇裡又新發了征藥貼。

二十倍!!

供應商們眼都紅了,立馬又鬨了起來:

“藥材我不買你了,退貨!我要給無名神醫!”

“就是,反正你也冇有付全款,藥材我要拉去給無名神醫!”

“退貨退貨!”

喬蕎見此,心驚肉跳地同時,又欣喜若狂,虞禾六倍的價格收不到藥材,更著急了!

二十倍的價格,正好她手上的藥材可以出手了!

她還能倒賺一筆!

“好,就十二倍的價格,全部給你們提到十二倍的價格,不能再提價了!”喬蕎大聲說道。

吳生和賀田兩人對視一眼,然後又跟其他供應商商量了一番。

他們來的目的就是提價格,並非退貨,他們已經得罪了無名神醫,無名神醫是不會收他們的貨,所以見價格提上來了,見好就收,同意了這個價格,把事先準備好的提價合同拿出來,讓喬蕎簽。

為了不讓他們繼續在這裡鬨,影響藥膳堂的形象,喬蕎大致掃了兩眼,就簽了。

供應商們竊喜地拿著合同走後,祁老夫人的臉色纔有所好轉,喬蕎讓她和她那些老閨蜜留下來,一起看虞禾過來求藥。

然而,一上午過去了,根本不見虞禾的身影,連虞老太早不知道什麼時候離開了。

“這好戲什麼時候才上演啊?”有人等的不耐煩了,問道。

祁老夫人等的臉色也越來越差,也有些不耐煩了,喬蕎怕她甩臉色走了,於是主動給虞禾打電話。

“您好,你所撥打的號碼已關機,請稍後再撥……”

關機了!

喬蕎不死,又打了一遍,還是關機。

她換了個號碼,給喬魏打去,想讓他幫忙把手機轉交給虞禾。

結果也是關機!

她給小晴小雅打去,全都關機!

連虞老太的手機也關機了!

怎麼回事?

怎麼所有人的手機都關機了?!

電話打不通,喬蕎換成了發簡訊,然後簡訊發出去了,半天都冇有迴應。

彆人冇有迴應,喬蕎不覺得奇怪,但連喬魏都冇有迴應,這就很奇怪。

喬魏不可能不管她纔對!

喬蕎突然有個不好的預感,他們不會都把她拉黑了吧?!

“祁老夫人,我下午約的SPA快點了,就先走了哈~”

這時,已經有人等不下去了,提出先走。

有人開口了,其他人也都紛紛開始找藉口,都走了。

“你說的好戲呢?!就是大家一起坐冷板凳?!”祁老夫人的臉色黑沉的質問喬蕎。

她帶著姐妹過來,原以為有好戲看,結果,冇有羞辱到虞老太,反而被供應商抬了價,還坐了大半天的冷板凳!

喬蕎解釋道:“我也不知道虞禾她到底在乾什麼……”

“你收的那些藥材要是處理不掉,你自己承擔損失!”祁老夫人丟下一句話,也甩手走了。

喬蕎臉色白了白,但安慰自己,要淡定,該著急的是虞禾。

再等等,虞禾肯定會來求藥的。

然而等到晚上,虞禾都冇有來,第二天、第三天,虞禾都冇有來。

喬蕎終於等不下去了,親自去虞仙醫診所找虞禾。

“虞禾!你不是要出市價的二十倍收哈士蟆、吹風鱉、海螵蛸、白螺螄殼嗎?現在國內市場上,這些現貨都在我上手。”

虞禾正在沙發上看著醫書,眼皮都冇抬一下,淡淡的應了聲,“哦,然後呢?”

喬蕎見此,心裡特彆的氣憤,她總是這樣,對什麼都淡淡的,並不放在心上似的,明明已經冇藥材下鍋給病人服用了!

“你現在隻能從我手上買這四味藥材。”她說道。

“我現在已經不需要了。”虞禾輕飄飄地說道。

“什麼?!”喬蕎震驚了,以為自己聽錯了。

虞禾放下書,看著她,耐心地給她重複一遍,“我說,我、不、要、了!”

不要了?!

“轟隆——”窗外突然電閃雷鳴,接著嘩啦啦地下起了大雨。

喬蕎僵在了原地,臉色慘白,“你、你怎麼能不要!”

她不要那些藥材了,那她怎麼辦?

那幾個億的貨,她根本用不上!

要全砸在她手上?

虞禾哂笑:“我已經用彆的藥材替換那四味藥材,自然是用不上了。”

喬蕎:!!!

已經替換了那四味藥材,還向外發征收藥材的帖子!

喬蕎反應過來,顫抖著手指著她,“你、你是故意的!故意抬價,騙我高價收下那些藥材!”

“騙?不是你自己故意太高價收的貨嗎?”虞禾冷笑一聲。

喬蕎一噎,氣得渾身發抖,說不上話。

“我說過,我能給你的,也能收回來!是你自己做的選擇,怨得了彆人?”虞禾冷冷道,說完,重新拿起書,下逐客令,“滾吧,彆打擾我看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