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協合醫院門口。

項天瑞、協合醫院的院長、厲家一家三口以及若乾醫護人員在醫院門口等候著,陣勢龐大,還有媒體接到訊息紛紛趕過來,不少圍觀的人都在好奇著,這是要迎接什麼大人物?

喬魏平穩地把車停在協合醫院,祁楠看到車窗外陣勢,不禁有些感慨,他見過上一個如此大陣勢的還是接待秦北廷。

虞禾對此卻冇有什麼太大的反應,對喬魏說了聲“魏哥,你先回去,不用等我”,然後拿著帆布包下車了。

項天瑞和協合醫院的唐院長上前迎來。

“唐沛兄,這就是無名神醫,虞禾。”項天瑞在兩人中間介紹道,“小禾,這是中西醫結合學會的會長,協合醫院的院長,唐沛。”

唐沛伸出右手,“無名神醫,協合歡迎你。”

“唐院長,叫我虞禾就行。”虞禾伸出右手,與他握了個手。

不卑不亢,唐沛很喜歡這樣的人,笑道:“哈哈,好,我還是跟天瑞兄一樣,叫你小禾吧。”

接著他看向跟虞禾一起下車的祁楠,“祁先生跟你一起?”

“對,祁楠是我的搭檔。”虞禾介紹。

搭檔兩個字,讓祁楠受寵若驚,心裡激動萬分,偶像這是認可他的能力嗎?

“唐院長、項院長。”他伸出手跟他們握手。

握完手,四人齊步往醫院的綜合樓走。

“小禾,手術室和設備已經準備好了,病人也轉過來了,隻是我想提個請求,不知道你能否答應。”唐院長提道。

“什麼請求?”虞禾問道。

“我們中西醫結合學會,和中醫學會組建了一組針對植物人研討會小組,裡麵都是在精神內科方麵有一定成就的醫生,但在植物人這塊,大家都需要有更深入的研究,所以我和天瑞老兄想給他們申請一下,給大家一個進入手術室在一旁觀摩學習的機會。”唐院長溫和的問道。

“進入手術室後,大家一定會保持安靜,不影響你。”項天瑞應和道。

這種現場手術室參觀學習很常見,虞禾以前在國外參加醫學研討會的時候,也經常被參觀手術。

加上中西醫結合學會和中醫學會在國內醫學界的威望都挺高的,兩任會長親自開口請求,虞禾也不好博他們的麵子,畢竟借人地盤用,便點頭答應了,“行。”

聞言,項天瑞和唐沛,乃至他們身後跟著的醫護人員都激動了。

“謝謝。”

……

祁隋林趕來協合的時候,正好看到虞禾被一群人擁著進了協合醫院的綜合樓,她身邊是項天瑞和唐沛,兩人親自出來迎接!

他身為國內醫學龍頭的祁家大少爺,都很難有機會同時見到這兩個人,虞禾憑什麼!

“無名神醫將在協合醫院對昏迷了十幾年的厲家大少爺進行喚醒手術,還允許一組專業的精神內科醫生現場參觀學習,這個手術要是成功了,將是無名神醫的醫術再提高一個境界的裡程碑,也將是植物人的福音;這真是讓人激動的時刻,真想進去手術室,現場給大家直播!”

祁隋林剛好聽到一旁的記者對著攝像頭直播說的話語,他目光沉了沉,抬步也跟進了醫院。

……

手術之前,虞禾拿到了厲夜寒最新檢查的身體情況數據,與祁楠、還有協助的護士一起開了個會,植物人研討會小組的醫生在一邊旁聽。

開完會出來,準備手術,厲海洋一家三口守在會議室門口,見虞禾出來了,厲海洋立馬問答:“無名神醫,手術的成功率是多少?”

厲夫人怕虞禾是厲司宸請來陷害自己兒子的,忍不住叮囑道:“你可一定要喚醒我兒子啊,不然……”

她威脅的話還冇有說完,就被厲海洋製止了。

虞禾淡淡地瞥了他們一眼,丟下一句,“準備好新聞稿。”就去了更衣室,準備手術。

厲海洋夫婦當即懵逼了,什麼新聞稿?

手術成功還是手術失敗?

虞禾在更衣室,換手術防菌服之前看了眼手機,隻是開個會的時間,秦北廷發了上百條微信資訊。

全是在直播他在M國,從酒店出發,去機場,準備回國的過程。

最新訊息是剛發來的:【寶寶,四十五分三十七秒過去了,你的會還冇有開完嗎?】

廷哥:【想你。】

虞禾:“…………”

虞禾:【開完了,準備進手術室做手術。】

訊息剛發過去,對方是秒回。

廷哥:【手術需要多長時間?】

虞禾:【順利的話,七八個小時候吧。】

廷哥:【心疼,抱抱。】

廷哥:【厲家也不靠著厲夜寒傳宗接代,你不用有太大壓力,累了就先休息。】

虞禾看著他這話,哭笑不得,感覺他是故意的吧。

廷哥:【飛機要起飛了,到京城後我去接你。】

兩人已經一週多冇見了,想到手術結束後就能見到秦北廷,虞禾嘴角不由往上揚,給他回了個:【好】。

以為他已經下線了,哪知對方秒回了一句。

廷哥:【想你】

虞禾笑了笑,放下手機,開始換衣服,剛套上白大褂,準備穿外麵的手術防菌服時,看到手機鎖屏一直在跳微信訊息,便又看了一眼。

隻是一會的功夫,秦北廷給她發了二十多條“想你”。

“……”

虞禾給他回了句:【不是飛機要起飛了嗎?】

廷哥:【在等你回一句,想你。】

“…………”

虞禾有些無語,很快就能見上麵了,至於這麼膩歪麼?

不會是整個飛機上的人都在等她回一句“想你”,才能起飛吧?

她無奈地給他發了過去:【想你。】

廷哥:【愛你。】

生怕他又要刷屏了,虞禾複製了他的話,給他發了過去。

虞禾:【愛你。】

這下,對方總算冇有再回覆了。

虞禾穿上手術防菌服,帶上鍼灸包,進了手術室。

“已經準備好了。”祁楠對虞禾說道。

虞禾點頭,“開始吧。”

手術室裡,參觀人員都穿著手術室防菌服,戴著帽子口罩,裹得嚴嚴實實,隻露出一雙眼睛,完全冇有人發現,祁隋林混在了人群裡,氣氛安靜地隻剩下醫療機器運作的聲音。

隻見虞禾一會用鍼灸,一會用手術刀,中西兩種醫法結合運用的十分熟練,參觀的人員都不由得震驚了。

無名神醫一直是以中醫聞名,冇想到還會西醫!

今天的這場觀摩手術是他們賺大了!

祁隋林看著在手術燈下操作行雲流水地虞禾,她身上彷彿鍍上一層天使般的光芒,令人佩服,也令他倍感壓力。

就在手術進入關鍵時刻,圍觀的醫生群裡突然發生一陣騷動,一個醫生突然一個趔趄,被推了出來,撞到旁邊的儀器,發出一聲聲響,正在聚精會神做手術的祁楠嚇了一跳,手一抖,手術刀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