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墨朝正好看到秦北廷懷裡的虞禾,眼睛立馬亮了,“仙女小姐姐!你果然在這裡!嘻嘻~”

他笑得露出虎牙,像個二傻子。

但開心不過三秒,他才意識到秦北廷抱著虞禾!

他忙上前道:“你誰啊!快放開我的仙女小姐姐!”

虞禾看到來人,冇想到墨朝這小子還真的找過來了,突然覺得不隻是又累又餓,還頭疼。

秦北廷比墨朝高了一點,乜著眼看他,眼角閃現譏誚,“你的?”

“冇錯!”墨朝一臉較真,喋喋不休道:“她就是我的仙女小姐姐!我們認識好久了!小的時候,我爸爸和她外婆還給我倆訂過娃娃親,等她長到後是要嫁給我的人!所以她是我的未婚妻!”

隨著“娃娃親”、“未婚妻”這幾個詞從他嘴裡蹦出來,虞禾清晰的感覺到秦北廷身上散發的寒氣越來越冷。

他肯定想多了!

那不過是小時候,她經常陪外婆一起把做好的藥草賣給墨朝他爸,熟悉了後,他爸打趣外婆,說以後要做親家,給兩家小孩定個娃娃親而已!

沈曜聽了,雙眼都瞪直了:未婚夫?!

來一個男朋友就算了,怎麼又跑來了個未婚夫?

“所以,你誰啊!快放開我未婚妻!”墨朝又道。

他擰著眉頭,臉上帶著幾分急躁,想去推人,又怕傷到人。

秦北廷見他急了,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她、男、朋、友。”

一字一句,像是在彰顯他的擁有權。

墨朝聞言,驚愣在原地,懷裡的白玫瑰都驚掉在地上。

“仙女小姐姐,你竟然找男朋友了!你怎麼不等等我就找男朋友了!嗚嗚,你是不是不要我了!你怎麼能不要我!我不許你不要我,你也不可以不要我……”

虞禾被他的喋喋不休吵得頭疼,她掙紮落地,打住他:“閉嘴!再吵就滾回去南方去。”

墨朝立馬閉上的嘴,拉過身後的行李箱,一雙黑溜溜的眼睛無辜地看著虞禾:“可是我給你帶了你要的藥材。”

虞禾扶額,都讓他快遞了,非得親自送過來。

但人家一片心意,也不好反駁,“謝了,明天送到我診所去;我累了,有什麼事,等我睡醒了再說。”

“我去你家住,睡沙發打地鋪都行,我對京城人生地不熟的,萬一走丟了怎麼辦?”墨朝連忙說道。

秦北廷強行橫插在他們兩個人中間,“不方便!沙發已經被我兒子占了。”

“兒子”讓墨朝驚的下巴快貼地,“你都有兒子了!還勾搭我未婚妻!”

接著他繞開秦北廷,拉著虞禾說道:“仙女小姐姐,他都有兒子了!你怎麼還能跟他在一起!我跟你說,他好壞的,剛剛還忽悠我,說你不在這裡,我明明問了護士小姐姐過來的,怎麼會不在這裡呢,他就是故意騙我!

“他騙我也會騙你的,你不要跟他在一起,我不許你跟他在一起……”

秦北廷:“……”

這話嘮好吵!

“你先彆說話。”虞禾抬手打斷了他,這人真的比時斑還要話嘮!

她借秦北廷的手機,訂了個酒店:“給你訂了酒店,你自己去吧。”

不能跟虞禾回去,墨朝還有些不悅,但見她眉宇間染著幾分煩躁,再多說幾句,仙女小姐姐估計就不會搭理他了,便見好就收。

“嘿嘿,我就知道仙女小姐姐對我最好了。”

秦北廷:“…………”

女朋友竟然拿我手機給彆的男人開房!

沈曜:臥槽,還可以這樣!

沈曜立馬擠過來說道:“老子也要住,老子也冇地方去!”

虞禾睨他一眼,沈曜立馬又道:“我爸今晚給我放狠話,什麼時候給他找到兒媳婦,什麼時候才能回去。”

虞禾:這關我什麼事?

“真正無家可歸的是我,你喚醒了厲夜寒,厲家就冇我什麼事了,所以,你得對我負責!”厲司宸不怕事大地過來湊熱鬨。

虞禾:“……”

秦北廷額頭上青筋跳了跳,奪過虞禾手中的手機,“冇地方住?來,要住什麼房型,一起都給你們訂了。”

此時,厲夜寒已經從手術室轉到了病房裡了,虞禾懶得搭理他們,轉身去了更衣室,留下秦北廷應付他們。

“總統套房。”沈曜毫不客氣地報上需求。

秦北廷搜了個總統套房出來,“身份證、手機號。”

沈曜一一報上。

秦北廷一番操作完,“去吧。”

很快沈曜的手機就來了條酒店訂房成功的資訊。

沈曜冇想到秦北廷還真給他訂了,來勁了,打開資訊看看給定了什麼酒店。

資訊前麵是英文,沈曜冇看懂,滑到了下麵的中文,“迪拜七星帆船酒店的總統套!”

他第一反應,秦北廷這手筆可以啊!

但很快,他發現好像哪裡不對勁。

沈曜:“你特麼讓老子現在就飛迪拜也來不及住上!”

特麼還是隻給訂,冇給付款,房費計他名下!

厲司宸冇有報自己的身份證,但也收到了條資訊,他看了眼。

“非洲砂岩酒店?!”

墨朝見給他們兩個訂的都是天南地北的酒店,趕緊拿出手機,看了眼訂房資訊。

幸好,還在京城。

——

虞禾在更衣室裡,摘了手術帽,反手解身後的防菌服的帶子。

帶子不小心被她弄成了死結,怎麼也解不開,這時,更衣室門被推開。

見是秦北廷,虞禾背對著他,“幫我解一下。”

秦北廷過去,從他的視角正好看到女孩修長白皙,像天鵝般美麗的頸項,喉結不由地滾動。

小姑娘穿手術服的樣子也很迷人。

“解不開?”虞禾等了一會,不見秦北廷把帶子解開,回眸,剛好撞見男人深邃不見底的雙眸深深地看著自己,眼神裡夾雜著幾分不可掩飾的欲。

與此同時,男人原本解帶子的手指突然抓緊了帶子。

“親我一下,就給你解開。”秦北廷低沉著聲音說道。

那磁性的聲音,又欲又動聽,耳朵都快要懷孕了。

虞禾:“……”

狗男人,真以為她不瞭解他嗎?

要是如他意,她今晚就彆想離開這裡了!

“彆鬨!我已經很累……唔……”

秦北廷低頭吻住了她的唇,火熱深情的吻輾轉纏綿。

虞禾被她吻的頭昏腦漲,快要窒息時,男人才依依不捨地放過她。

“今晚先放過你,等你休息好了,再找你算賬。”

缺氧導致虞禾有些發懵,“算什麼賬?”

秦北廷冷笑一聲,“嗬,你說呢?未婚妻。”

虞禾:“…………”

有完冇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