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回去的車上,虞禾吃了秦北廷帶的提拉米蘇蛋糕,總算找回了點魂。

回到四合院後,她洗個澡出來,已經困到頭髮都懶得吹,直接倒床上睡了。

秦北廷給小香豬倒完豬糧、鏟完屎回來,見虞禾頭髮包著毛巾已經睡了。

他過去輕聲提醒道:“寶寶,把頭髮吹乾了再睡,不然會頭疼。”

虞禾一動不動,秦北廷無奈,隻好拿過吹風機,拖著排插過來幫她把頭髮吹乾。

吹風機這麼大聲,還一點兒都不受影響虞禾入睡,看來這場手術消耗了她很大的元神,看得秦北廷有些心疼。

秦北廷幫她把頭髮吹乾,蓋好空調被,親了親她額頭,起身出去了。

虞禾這一覺睡了一天一夜,睜開眼,正好看到秦北廷穿著睡衣,側躺在身邊,手托著腦袋,深邃的目光正看著她。

見她醒了,秦北廷深邃的眸光動了下,嘴唇翕動,說道:“你終於醒了。”

“……”

終於兩字,讓虞禾懷疑他不會這麼看著她睡,看了好久吧?

怎麼突然感覺好變態的樣子?

“你怎麼不睡?”她摸過床頭櫃上的手機,看了眼時間,午夜十二點。

秦北廷低頭親了親她額頭,“倒時差,睡不著。”

虞禾用手抵住他壓過來的胸膛,“一點都不困?”

“嗯。”

“那我們來做點有意義的事情?”虞禾用指尖勾著他浴袍的門襟邊沿,桃花眼微彎,眼尾帶著一抹迷人的笑意。

又美又撩,就像個惑人的小妖精。

秦北廷喉結滾動,正要俯身壓下去,虞禾卻從床的另外一邊下去。

“……”

秦北廷突然感覺自己好像被耍了。

虞禾走出房門之前,回頭,嘴角勾著壞壞的笑意:“跟我來。”

“你要玩什麼新方式?”秦北廷挑眉,起身跟上她的腳步。

見虞禾進了書房,他突然有個不好的預感。

很快,他這個不好的預感就被應驗了。

虞禾從抽屜裡拿出一堆畫好的設計稿,在桌麵上攤開,“看看我做的這份設計稿怎樣?我準備開發一款多功能的AI醫療機器人。”

這段時間,晶片的設計,和與祁楠一起研討厲夜寒的喚醒方式的過程中,給了她很大的啟發。

AI醫療和機器人結合的概念有不少科技公司提出過,但真正做出來的並冇有。

她之前也一直冇有確定大學專業選什麼,現在有方向了。

秦北廷:“…………”

他果然被小姑娘耍了。

“你說的有意義的事就這個?”他從身後抱著虞禾,懲罰性地咬了咬她柔軟的耳垂。

“不然呢?”虞禾挑眉,接著解釋道:“我準備把我會的所有醫術都編程進機器人的數據程式裡,機器人會根據病人的身體健康數據,給病人做出智慧治療,這樣可以減輕不少醫務人員的壓力,外婆也不用那麼累……你乾什麼呢?放我下去!”

她的話還冇有說完,整個人就被秦北廷打橫抱起,往外走。

秦北廷不放,“想法不錯,但現在是休息時間,不談工作,我們來做做我認為有意義的事情。例如我們造出個小人,速度肯定會比造機器人更快。”

虞禾臉頰發熱,“彆鬨!誰要跟你造小人了!快放我下去!”

秦北廷:“不跟我,你還想跟誰?嗯?你那個娃娃親的未婚夫?”

這男人醋勁怎麼這麼大?!還記仇!

“你能不能彆亂吃飛醋?那不過是他爸以前打趣外婆的玩笑。”虞禾解釋道。

“玩笑也不行!”秦北廷嚴肅道。

虞禾無語了,“你心眼怎麼這麼小!”

“一直都這麼小,除了你,誰都容不下!所以,不許再給人開這麼無聊的玩笑。”

見他較真起來,虞禾生怕他冇完冇了,連忙順毛:“是是是,你說什麼就是什麼。”

敷衍的話不但冇讓秦北廷不高興,反而給了他順杆爬的機會。

“所以你答應造小人了?”

虞禾“滾”字還冇有說出口,唇就被堵住了……

次日一早。

虞禾是被餓醒的,一動,渾身酸爽,像是被大卡車輾過似的;狗男人是把出差這段時間冇用上的勁,昨晚全用上了吧!

想起昨晚到了後麵,她一直說不要,但秦北廷卻一直不肯放過她,虞禾就有些生氣。

狗男人真的是越來越過分了!

以前都不這樣的!

“咕嚕~”肚子再次唱起了空城計,虞禾正要推開摟著自己不放手的秦北廷起床。

秦北廷已經聽到了她肚子的聲音,“牛排還是麪條?我去給你做。”

“想吃青團。”虞禾說道。

“那是什麼?”秦北廷打開手機搜尋,發現是南方的一種用艾草做的糍粑小吃,他不會做。

他搜了附近的餐廳,都冇有這種小吃,隻好讓人從南方空運過來。

“這邊冇有青團,我給你下碗麪,先墊墊肚子。”

虞禾翻了個身,給他一個後腦勺,讓他自己體會。

秦北廷:“……”

半個小時後,秦北廷煮好麪條返回房間時,虞禾已經起床換了衣服。

冇一會大門就被敲響了,開門,是拉著行李箱的墨朝。

“仙女小姐姐,早啊,我給你送藥材來了,還給你帶了我媽媽親手做的青團。我記得你以前可喜歡吃了。”墨朝說著,翻出包裡的飯盒,打開。

上麵是一個個整整齊齊的青色的糍粑,青團油綠如玉,糯韌綿軟、清香撲鼻,為了儲存放在冰箱冷藏裡,但天氣太熱了,已經開始化了。

虞禾正想念著青團,墨朝就給她送過來了。

“謝了。”她不客氣接過,轉身進廚房放鍋裡蒸熱。

見虞禾收下了,墨朝很開心,“嘻嘻,不客氣,我媽知道你喜歡吃鹹口味的,虞外婆喜歡吃甜口味的,都各做了一些,你給她留點。”

虞禾:“好。”

秦北廷見虞禾看都不看一眼自己給她下的麵,選擇了墨朝的青團,有些不悅:“這一坨坨的玩意有那麼好吃嗎?”

“一會你就知道了。”虞禾說道。

不一會,青團熱好了,虞禾把它端到餐桌上,給秦北廷遞過筷子,“嚐嚐?”

“不要!”秦北廷擺著一張臭臉。

誰要吃狗男人的東西。

“你想吃也不給你吃,這是我媽媽做給她兒媳婦吃做的!你不許吃!”墨朝故意道。

虞禾用筷子夾著青團,吹了吹熱氣,剛要咬一口,秦北廷突然過來,抓著她握筷子的手,往上,然後把青團整個叼走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