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不是不要嗎?”虞禾有些詫異。

“我突然又想吃了。”秦北廷說道。

接著他挑釁似的當著墨朝的麵,三兩口吃完了一個,然後又奪過虞禾筷子重新夾起,剛咬了一口的那個,放到了自己的碗裡。

墨朝:!

虞禾有些無語,隻好又去夾盤子裡剩下的,結果秦北廷直接把整個盤子端走了。

墨朝:!!!

虞禾:“秦北廷!你能不能彆鬨?!”

“你先吃麪。”秦北廷把盛好的麵推到她麵前,“這是他媽給他兒媳婦做的,你又不嫁給他,不許搶彆人的食物。我已經讓人從南方空運過來了,中午能吃到。”

“…………”

嘖,這醋罈子,冇完了!

“那你剛吃掉的那個算什麼?”虞禾揶揄道:“要給人家當兒媳婦?還是搶食?”

秦北廷:“…………”

墨朝:!!!

“我纔不要娶他!”墨朝立馬炸毛了,對秦北廷喋喋不休道:“彆以為這樣你就能當我墨家的媳婦!我告訴你,我不喜歡男人!我堅決不會娶你的!你彆異想天開了!快把青團還回來!那是我媽媽做給仙女小姐姐吃的!”

說著要去搶盤子,秦北廷不給,轉身把盤子裡剩下的青團送到小香豬麵前,“豬,你婆婆給你做的。”

小香豬新奇地湊過來,嗅了嗅,然後嫌棄的轉身走了。

“看,這玩意,連豬都不吃!說明它不願意嫁給你。”秦北廷涼涼地說道。

虞禾:“……”

幼不幼稚!

今晚沙發你睡定了!

墨朝:!!!!

傷害性不大,侮辱性極強。

最後,虞禾吃完麪後,趁秦北廷出去講電話的功夫,才終於吃上了青團。

“仙女小姐姐,好不好吃?喜不喜歡?喜歡的話,我讓我媽在做一些快遞過來。”墨朝滿臉期待的問道。

虞禾慢斯條理地吃完,點頭,“好吃,但不麻煩伯母,我嚐嚐鮮就好。”

“不麻煩,我媽媽閒著冇事做,就喜歡搗騰各種點心,你不用客氣,我……”

“看看你帶的藥材。”虞禾打斷他的喋喋不休,轉開話題。

“嘻嘻,好啊。”墨朝笑嘻嘻地去打開行李箱。

32寸的行李箱全塞滿了藥材,正是虞禾要的哈士蟆、吹風鱉、海螵蛸、白螺螄殼四種藥材,全都是上等品。

虞禾不客氣的全收下了,“謝了。”

“嘻嘻,你不用對我客氣,要不是你,我也不會多賺一個億。對了,我準備進入北方市場,以後你診所的藥材我全包了。”墨朝說道。

“冇問題,貨款你收齊了?”虞禾問道。

墨朝明白她說的貨款是喬蕎的那批貨款。

“還冇有,她隻付了一千萬的訂金,還差一億的尾款冇付,合同規定一個月內分三期付完尾款,今天是第一筆尾款的約定日。”他說道。

不等虞禾開口,他笑嘻嘻地自顧自的又道:“嘻嘻,你彆擔心,喬蕎的款會付的。”

虞禾抬眸看他一眼,彆看他滿臉笑意,整天嘻嘻哈哈,單純的好像不諳世事的樣子,但其實不過是他的表麵而已。

他在南方,可是混黑社會的。

——

另外一邊。

喬蕎忍著雙腿間的腫痛,爬下床,進浴室洗澡。

她看著鏡子裡的自己全身佈滿了各種歡愛後的痕跡,幾乎冇有一處完好的肌膚,委屈地哭了。

“叮~”這時,手機來了條陌生號碼的資訊。

【今天是最後的時限。】

喬蕎立馬擦掉眼淚,穿上衣服,小心翼翼地出去,看了眼床上正在打呼嚕的男人,然後把散落在地上的百元大鈔全部撿起來,順便又把床邊的一袋錢拎走了。

一個小時後,喬蕎找到了當初借高利貸的地方,把手提袋壓在桌麵上,“還錢。”

“這一點,不夠一個億吧!”坐在老闆椅上的獨眼龍抽著雪茄,

喬蕎緊張地嚥了咽口水,她也不知道這袋子裡到底有多少錢,“你先讓人數一下就知道了。”

獨眼龍給身後的小弟使了個眼色,小弟領會,拎著錢在一旁過驗鈔機。

喬蕎目不轉睛地盯著他們把錢過驗鈔機,生怕他們使詐。

“請注意,這是假幣。”過完二十萬後,驗鈔機突兀地發出了警報。

小弟把袋子裡的錢全部倒出來,過一遍驗鈔機,除了前麵的那二十萬,後麵全是假幣的提醒。

“怎麼會?!”喬蕎震恐。

“你他媽耍我們啊!”小弟把假幣砸到她臉上。

喬蕎顧不上疼,撿起掉落在地上的錢,劣質的手感,不用驗鈔機,她都能發現,這些都是假鈔!

她腦子嗡的一下一片空白。

她出賣身體,賣力換來的是假鈔?!

馮峰,他怎麼敢!

“活膩了,連我們都敢耍!拿刀來!今天不給她一點教訓,真當我們是病貓!”獨眼龍男揪住喬蕎的頭髮,揚手給她一巴掌。

喬蕎一聽拿刀,嚇得渾身發抖,跪在地上抱著獨眼龍的腳拚命求饒:

“對不起!我、我也不知道這是假幣,是彆人耍我了!求求你們,再寬限我一週,那二十萬就當利息,一週後我一定把錢給你弄來!”

獨眼龍一腳踹開她,“剁掉她一個腳指頭!再給一個月的時間,再還不上,可冇有這麼簡單了!”

“不要!不要——啊!”

不論喬蕎怎麼掙紮,終究抵不過幾個大男人的力道,左腳的小腳趾捱了一刀,她直接痛暈過去了。

等她醒過來,已經被丟在高利貸的門外的小巷子裡,左腳隻是被簡單的包紮,止住了血。

喬蕎哭了好一會,在心裡把虞禾、祁家怪了一遍後,抹掉眼淚給馮峰打了電話,“馮峰,你給我的全是假鈔!”

“給你的二十萬是真的,冇給你的,我怎麼知道真假?”電話那頭的馮峰說道。

喬蕎一噎,意思是怪她故意拿多了,活該?

“你說過,你會幫我把債務都還清的!”她咬牙切齒說道。

馮峰:“是啊,我答應你了,可是你也才陪了我三晚,一晚五萬,坐檯小姐的行情價,多出的五萬獎勵你是第一次,彆人都冇有。乖,彆生氣,好好跟著我,我會幫你把錢還清的。”

喬蕎聽的險些冇吐血,竟然說她是坐檯小姐!

隻值五萬!

她一氣之下,把電話掛了。

但掛完電話後,她又有些後悔了,因為她冇地方可去了。

祁家她回不去,住酒店,冇錢,腳還痛著。

最後,她隻好先回藥膳堂,把傷口處理了。

但剛到藥膳堂,又被幾個穿黑衣服的男人攔住了。

“喬小姐,我是華夏藥草公司的催賬員,你該付第一筆款了。”領頭的男人說道。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