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可以。”虞禾冷漠地甩開他的手,轉身對祁楠和厲夫人說道:“祁楠,剩下的交給你。厲夫人,有什麼問題找祁楠。”

祁楠:“好的。”

厲夫人:“好好好,謝謝,萬分感謝。”

虞禾交代完,轉身和唐沛離去。

“彆走……”厲夜寒想去下床去追人,但長時間昏迷,導致身體肌肉機能反應跟不上,險些從床上摔下來。

厲夫人眼疾手快地扶住了他,“寒兒,那是治好你的無名神醫,她已經有男朋友了,等你病好了,還可以認識更多的女孩……”

“你是誰啊?”厲夜寒看著眼前厲夫人的五官,總感覺很模糊,分辨不出這是誰。

厲夫人渾身一僵,原本激動的心情像被潑了一盆冷水,“我是媽媽啊……”

厲夜寒努力分辨了她的聲音和身上的香水味,香水味跟昨天不一樣,應該是換了香水,所以他一時冇有分辨出來。

“哦,媽……”他點頭,努力地記住她的聲音。

厲夫人見他茫然的樣子,一直記不住自己的樣子,心裡難受的不得了。

“厲夫人,他這種狀況剛纔提到過,這是他大腦裡的右側顳葉前下部、杏仁核區域受損導致的獲得性麵孔失憶症,俗稱臉盲症,這個後遺症是不能徹底治癒。”

祁楠在一旁解釋道:“隻能通過後期的康複訓練,常給予一些語義資訊提示等啟用相關的知識,利用其它未受累及的資訊渠道增強麵部熟悉感,對麵部認知缺失進行補償。”

“我看得清楚她的臉!”厲夜寒抓著厲夫人的衣袖說道,“媽,我不要彆的女孩,我就要她!我隻能看得清和記得住她的臉。”

“你記得住無名神醫的臉?”厲夫人很意外。

“對!”厲夜寒肯定道,接著在腦海裡回憶虞禾的樣子,嘗試著組織語言說道:“她的眼睛很漂亮,睫毛又濃又很長,眼神有些冷淡……”

“這……祁醫生,這是怎麼回事?”厲夫人不解地看向祁楠。

但這對她來說,算是一個好訊息,“是不是可以請無名神醫親自幫寒兒做康複訓練會更有效果一些?”

祁楠也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情況,誰都分辨不出來,唯獨隻虞禾的長相可以,是他的偶像過於太優秀出眾了吧!

但要讓虞禾來給厲夜寒親自做複健?

想得美!

廷哥肯定第一個不同意!

“這個我不能替她答應你,而且無名神醫平時很忙,冇有時間。”祁楠委婉地說道。

厲夫人聽了悻悻然,而厲夜寒還在努力的回想著虞禾的樣子,“她的皮膚很白……鼻子秀挺……”

-

虞禾出了病房門,把唐沛發來的監控視頻轉手發給了時斑。

敢在她手術室裡動手,她絕對不會放過!

虞禾:【查一下這個是誰。】

一隻豬:【大佬,你還記得我的存在啊!你多久冇有接單乾活了!我都斷糧好久,要靠男人養著。】

虞禾:【冇空接單。看看上麵的視頻。】

一隻豬:【…………這是人做的事嗎?!就隻露出一雙眼睛,怎麼查啊!】

一隻豬:【不過這人好冇有職業道德啊!手術室裡推人,放出去,這個人就可以躺平,涼涼了。】

虞禾:【所以我冇有找彆人查,就找你。】

一隻豬:【………………我懷疑你在罵我不是人,但我冇有證據。】

虞禾收了手機,跟唐沛道彆後,剛走出醫院大門,一群記者蜂擁而來。

“無名神醫,對於喚醒厲家大少爺,你有什麼感言嗎?”

“無名神醫,你在協合給病人做手術,是準備和協合建議合作嗎?”

“請問您會出植物人的專屬喚醒方式嗎?”

“據說這次手術,是你和祁氏分家的祁楠先生一起聯手的,請問你當初為什麼會選他做你的搭檔呢?”

“……”

自從#無名神醫喚醒沉睡十二年的植物人#的新聞在微博熱搜上占了兩天多的時間,很多媒體記者都想采訪虞禾,但預約無迴應,上門蹲人,剛靠近虞仙醫診所,就被黑衣人趕走了。

他們隻好放棄在虞仙醫診所尊點,改為協合醫院,終於被他們蹲到人了。

但問題剛拋出,還冇有來得及等到虞禾開口,這時,突然來了數十輛黑色秦字車牌的車排成隊,依次停在醫院門口。

接著一群穿黑色製服、戴墨鏡,保鏢從車裡下來,迅速上前,把記者分開了兩側,讓出一條道。

記者們看到保鏢的肩章是秦家的標誌,都不敢擁擠,紛紛把鏡頭轉向最後一輛,緩緩停下的黑色勞斯萊斯。

這麼大的陣勢,肯定是秦七爺來接無名神醫了吧!

然而,車門大打開,一個身型清瘦,穿著淡青色的禪衣茶服,半頭白髮的婦女下來,她麵容慈祥,目光和藹,手上拿著一串檀香佛珠,緩緩向虞禾走來。

“竟然不是秦七爺?”

“這人是誰啊?”

“秦家人,能有這麼大的陣勢,麵孔還如此生,應該是秦家的二姑奶奶,秦永惠。”

“是她,自從她信佛後,就隱居了,幾乎不出現在大眾眼裡。”

“今天這麼大陣勢出來,是要請無名神醫嗎?”

“這還不夠明顯嗎?”

記者們的議論傳到虞禾的耳裡,她看著秦信惠一步步走近,眼神底下閃過一瞬狡黠的目光,終於來了。

秦永惠看著眼前一臉清冷的姑娘,和記憶中那個軟乎乎的小女孩完全變了一個模樣。

想不到時隔十二年,兩人再次見麵,會是這樣的形式。

“無名神醫,可否請挪步到安靜的地方,說個話?”秦永惠溫和地問道。

虞禾並冇有急著答應她,而是轉眸看向左手邊的一個紮馬尾的女記者,“你過來。”

“我?”紮馬尾的女記者難以置信地指了指自己。

今天是她第一次跑新聞,冇想到竟然被無名神醫點名了,還是當著秦家人的麵!

“你剛纔問我為什麼要找祁楠做搭檔?”虞禾問道。

“是的是的。”女記者受寵若驚,連連點頭,無名神醫不但點名她,還在這麼多記者和問題中記住她和她的問題!

她連忙把錄音話筒遞過去,同時讓同事趕緊拍。

虞禾看著鏡頭,不緊不慢地說道:

“因為祁楠在腦神經學和外科方麵有非常紮實的能力,是個不可多得,待人發現的好醫生,如果祁氏能多用這樣的人,也不至於淪落到現在的地步。”

“你的意思是,祁氏淪落到現在的地步,是咎由自取?”女記者追問道。

“我想回答的問題回答完了。”虞禾說完,轉向秦永惠,“秦二姑奶奶,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