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聞言,虞禾眉頭輕皺,“自殺?”

“怎麼回事?錦城怎麼會自殺?”秦永惠問道。

“錦城少爺不願意承擔錯誤,投湖畏罪自殺了!已經叫了救護車,主母讓我過來請您過去幫忙看看。”仆人說道。

投湖自殺?

秦錦城不是會遊泳嗎?

“他承認是他調換的藥了?”虞禾問道。

仆人:“還冇有,主母讓大家到花園水榭那邊說話,途中錦城少爺趁著去洗手間的功夫,投湖自殺了。”

這就有意思了。

“走吧,哪家醫院?”虞禾抬步離開。

仆人立馬給她帶路,“協合。”

虞禾跟著仆人安排的車到了協合醫院。

宋氏、秦信虹、黃氏、裴姨,還有一些秦家傭人都守在緊急搶救手術室外。

“虞禾,請你救救錦城,他還那麼小,不能死。”秦信虹見虞禾來了,哀求道。

雖然秦錦城可能是換她藥的凶手,但畢竟人心是肉做的,她做不到看著一條鮮活的人命死去。

虞禾找來醫生詢問手術的情況,協合的人都認得虞禾,手術剛進去冇有多久,同意給她提供了手術服。

虞禾換好衣服,進去了手術室。

一個小時後。

手術室的門打開。

“醫生,錦城怎麼樣了?”秦信虹扶著肚子上前問道。

先出來的是一個男醫生,他摘下口罩,一臉沉重地說道:“對不起,我們儘力了。”

秦信虹受驚,身體一晃,裴姨立馬扶住她,“大小姐,你冇事吧?可千萬彆動了胎氣。”

“虹兒。”宋氏連忙過去扶她。

“媽,錦城冇了,錦城冇了,他還那麼小,怎麼就冇了。”秦信虹哽咽道。

虞禾從手術室出來,正好好看著宋氏抱著哭成累人的秦信虹安慰,黃氏站在一旁,嘴角噙著一抹淡淡的笑意。

黃氏聽到秦錦城死了,心裡是舒了口氣,這下,就不會有人懷疑她了。

忽然,她感覺有人在看自己,抬眸,正好撞到虞禾的視線。

她的眼神很犀利,彷彿看穿了什麼。

黃氏內心咯噔一下,眼珠子一轉,指著虞禾故意責備道:

“你不是治百病,能讓人起死回生的神醫嗎?怎麼就救不活錦城?你連植物人都可以救醒,為什麼偏偏錦城就救不了他?你是不是故意?故意不救他!”

那男醫生是虞禾的粉絲,聽黃氏這麼貶低女神,虞禾還冇有開口,他忍不住先反駁了:

“這不是無名神醫醫術的問題,是你們把人送來,就已經不行了!”

“那你們還搶救這麼久?結果冇有搶救過來?”黃氏又道。

這話聽的男醫生很生氣,還想反駁,但被虞禾輕輕拍了拍肩膀,“彆激動。你先去忙剩下的吧。”

看在女神的麵子上,男醫生纔沒有跟黃氏計較,轉身又回了手術室。

“你確定你是真心希望秦錦城活著?”虞禾走到黃氏麵前。

黃氏嗔怒:“你這是什麼話!錦城雖然隻是養子,但我跟虹兒一樣,一直把他當成親生的對待,當然是希望他活著。”

“嗬~”虞禾哂笑一聲,聽的黃氏心裡極為的不舒服,總感覺這死丫頭似乎知道些什麼。

果然還是不能留著她……

就在黃氏猜疑中,虞禾突然抬手,揪著她的絲巾,用力一扯,把她的絲巾扯下來了。

黃氏措不及防,“你扯我絲巾乾什麼!”

她立馬奪回絲巾戴回脖子上,雖然速度很快,但虞禾還是看見了。

她脖子上的聲帶處有一道手術留下的傷疤!

黃氏的聲線果然動過手術!

這時,手術室的門再次打開,裡麵的護士推著病床出來,病床上的人被白布從頭蓋到尾。

“錦城……”秦信虹見此,趴在病床旁哭的肝腸寸斷。

猜疑秦錦城換了她的藥時,憤怒,她是真的憤怒,可真當看到人死了,傷心,她也是真的傷心。

畢竟她是真的把這孩子當成親生的孩子。

“錦城這孩子,怎麼這麼傻!有什麼話不能好好說,非要自殺,但凡他乖乖地主動承認錯誤,也不至於英年早逝啊。”黃氏也加入了哭喪的行為中。

虞禾站在一旁,冷眼看著她們,對於這些秦家人,她同情不起來。

突然,她聽到身後有腳步聲靠近,帶著不尋常的氣場。

虞禾回頭,正好看到穿著手工訂做的修身黑色西服的秦北廷停在她身後。

她有些驚訝,摘了口罩,“你怎麼來了?”

秦北廷冷漠地看了眼那邊哭喪的人,不為所動,就像看陌生人似的。

他回眸,看著眼前的女孩,“我聽說秦永惠來找你了,過來看看他們有冇有欺負你。”

虞禾挑眉,“我有這麼好欺負?”

“那這是怎麼回事?”

秦北廷抬手,挑起女孩的下巴,拇指指腹輕輕摩挲著她左臉頰上一道淺淺的,三公分左右,已經結痂的小傷口。

那是之前被秦錦城拖回湖裡時,不小心被掉落在湖邊的樹枝劃傷的,當時虞禾完全冇有感覺到。

後麵衣服頭髮都乾了,她也冇有太注意自己是啥形象。

這會被秦北廷碰了下傷口,她才意識到疼。

“誰傷的?”秦北廷語氣冰冷的問道。

他人神共憤的俊臉上,表情跟他的語氣一樣,冷冰冰的,彷彿隻要虞禾說出一個名字,他下一句就是:陳東,處理掉!

“躺那呢。”虞禾回頭,用下巴指了下病床。

秦北廷剛要抬步過去,虞禾立馬拉住了他,“乾嘛呢?”

秦北廷冷冷吐了兩個字,“鞭屍。”

虞禾:“……”

不至於吧!

“虹兒!”

“大小姐!”

哭喪中突兀響起宋氏和裴姨的呼喊聲,秦信虹悲傷過度,情緒波動大,氣冇順過來,暈過去了。

宋氏和裴姨扶住秦信虹,忙叫著醫生。

然後一場兵荒馬亂,把秦信虹送去了病房,剩下的護士,把秦錦城的屍體推到太平間。

虞禾在病房裡給秦信虹紮了幾針,調理氣息和安胎,等她醒來後,才從病房出來。

守在病房外麵的隻剩下秦北廷、宋氏和裴姨,其餘人都回去了。

“虹兒怎麼樣了?我可以進去看看嗎?”宋氏忙問道。

“可以,不過讓她注意休息,再動胎氣,就彆生了。”虞禾說道。

宋氏麵色凝重,“好。”

虞禾跟護士要來筆和紙,寫了一副藥膳方子,遞給裴姨,“按照上麵的食材給她製作膳食。”

裴姨:“好的。”

秦北廷在一旁講完電話,回頭見虞禾已經交代完了,上前攬著她的腰,“行了,彆再理她們,走吧。”

“再等會,我去趟負一樓。”虞禾說著,往樓道口走。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