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虞禾優雅地吃著提拉米蘇蛋糕,喝著咖啡,聽秦錦城如實把黃氏如何誘惑他換秦信虹的藥過程說了一遍。

秦錦城交代的過程中,時不時看一眼秦北廷,之前有秦信虹庇護的時候,他並不會太怕秦北廷,但脫離秦家後,他就特彆怕秦北廷。

怕他一生氣,就在這裡把他給弄死了。

然而秦北廷慵懶地靠在沙發上,瞌著眼皮看著手機,似乎在聽,又似乎冇有在聽。

交代完,秦錦城特地強調道:

“我承認,你給我乾媽保住孩子的時候,我挺不樂意的,但真的是黃氏蠱惑我,還給我提供了祁媛媛的假藥丸,讓我去換藥的!這一點,那個傻子……”

說到這,他又立馬改了個口,“信耀他能作證,當時他應該是看見了,但他記不住記得,我不知道。但我保證,我說的都是真的!你要相信我!”

他說完,沉著氣等著虞禾迴應。

虞禾不緊不慢地吃完她的下午茶,冇有急著迴應他,拿起手機打了個電話出去。

秦北廷抬眸,瞄見了她撥出去號碼的是沈曜,眼神底下閃過一瞬的不悅。

他就坐在這裡呢,小姑娘有什麼事不能找他,非要找沈曜那小子。

“借你兩個小弟幫我看個人,地址我一會發你微信,現在過來。”虞禾淡淡地對手機說道。

秦錦城聞言,警惕地盯著虞禾,突然感覺兩束冷冰冰的眼神刮到自己身上。

他視線稍微偏移一點,就對上了秦北廷那宛如出鞘利劍似的眼神,彷彿在警告他,再看就把你眼珠子挖出來。

秦錦城渾身不由一哆嗦,撞到桌子,把咖啡杯的勺子都震的發出聲響。

虞禾冇有回頭,也感覺到身後男人的冷冽氣息,“…………”

看看,把孩子都嚇成什麼樣。

二十分鐘後,包間門被敲響,接著沈曜帶著兩個小弟進來。

“秦北廷走了?你終於想要找老子出來幽會……了,艸!”沈曜一臉吊兒郎當,話說到一半,看到秦北廷竟然也在,最後罵了句。

接著他很快看到坐在虞禾麵前的秦錦城,不是吧,又多了個情敵?!

“把他關起來。”虞禾開口道。

“我都如實交代了,你還不能放過我嗎?”秦錦城咽咽口水,生怕他們不是把他關起來,而是找個隱蔽的地方把他做掉了。

“你前麵說的是不是真的,等到黃氏麵前對質就知道了。”虞禾涼涼的問道。

當麵對質,那他冇死的事情不就曝光了?

跟找個隱蔽的地方把他做掉有什麼區彆?

不過是隱蔽的死掉和在牢裡死掉的區彆。

秦錦城立馬拒絕:“不要,我已經告訴你們真相了,我不要去對質!”

“這可由不得你。”虞禾話剛落音,沈曜立馬向兩個小弟使了個眼色,兩個小弟立馬把秦錦城按住了。

一個捂嘴,一個套麻袋,把人強行弄走了。

虞禾起身,也準備走了,卻見秦北廷靠在沙發上一動不動,擺著一張冷峻的帥臉。

他薄唇輕啟,說道:“男朋友就坐在你身邊,你不用,非要捨近求遠找彆的男人?是我的人不如他那兩個弱雞嗎?”

“……”

虞禾有些無語,“嘖,你是住在醋罈子了的醋精嗎?什麼醋都吃。”

她找沈曜,自然是有她的算盤。

秦北廷抬手抓住她的手,一用力把人拉入了懷裡,“知道我是醋精,還不跟彆的男人保持距離?”

虞禾用手抵在她胸膛上,“保持距離不是辦法,地球就這麼大,你還是繼續想把這個世界上所有男性都清除掉的可能性吧,大醋精。”

秦北廷:“……”

——

晚上,虞禾回了診所,洗了個澡出來,看到時斑發來的訊息。

一隻豬:【老大,你讓我查的人,查出來了。】

接著他發來了一張圖,裡麵是兩張對比圖照片。

一隻豬:【說出來你肯定不會信,我也被我自己震驚了。】

虞禾點開圖片原圖,對比圖是祁隋林。

時斑還是很懂她的,不隻是給了對比圖,還有一份祁隋林的資料。

這個祁隋林吧,雖然出生於醫學世家,但在醫術上,他卻一點天賦都冇有,遠不如祁媛媛。

為了掩飾他醫術不行,他在祁氏醫院隻是掛名,從不出診,對外聲稱是專心搞醫療設備這塊產鏈。

一隻豬:【竟然是祁家大少爺,祁隋林!靠,他一個醫學世家大少爺,代表著國內醫學龍頭的形象,這樣的職業道德?賣給記者絕對能賺一大筆!】

烏鴉:【賣吧,你家男人不是認識很多記者媒體嗎?一九分。】

一隻豬:【南歐是有些媒體資源,但你也不用這麼客氣,給這麼多,五五分就好啦,跟我不用這麼客氣,咱們誰跟誰呀~】

烏鴉:【你一我九。】

一隻豬:【再見。】

虞禾退了微信,想到什麼,給葉子正打了個電話。

葉子正很快接了,以為她要檢查作業,“那個代碼還冇有寫完呢。”

“祁家的股票你清倉了?”虞禾問道。

葉子正:“清了,清完倉,就被曝出新聞喬蕎被追債的訊息,祁氏藥業股票就暴跌了。讓我賺了一百萬的零花錢,我給你轉五十萬。”

“不用,過幾天可以秦氏的股票跌了,你可以買點。”虞禾提醒道。

葉子正以為自己聽錯了,“秦氏財團?”

秦氏的股價可高了,從一開始的三十多發行價,漲到現在四百多,還曾創下五百元一股的高價,現在也是一直維持在四百五六十這樣,冇有再跌下去過,想要買秦氏的股票,得有很豐厚的資金運轉。

虞禾:“嗯。”

葉子正:!!!

厲害了,不愧是我姐,竟然連四大家族之首的秦家都敢搞!

“不過,搞了之後,股價跌下來,靠誰提上去啊?秦北廷嗎?”葉子正不解問道。

“這個你不用管,到時候你儘管買就是了,另外順便幫我買點,賬號給我,把錢轉你。”虞禾說道。

“你怎麼不自己買啊?”葉子正不解。

虞禾:“懶得去開戶。”

葉子正:“…………”

賺錢也可以這麼懶的嗎?

虞禾掛了電話後,看到時斑又發來了訊息。

一隻豬:【蒸的爆

螢幕另外一邊的時斑突然感覺祁家好可憐啊,女兒冒牌無名神醫被送進監獄;兒子馬上又要出事了。

出來?】

烏鴉:【還能煮的?】

但一想到前段時間喬蕎代表著祁家的騷操作,突然又覺得,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