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晚,秦家老宅。

黃氏見秦永豪回來,連忙拉他進房間,攀附在他耳邊,“老公,好訊息,換藥的事已經處理了!這事永遠都不會有人再提了!”

最近宋氏帶頭查換藥的事,搞得秦家宅內人心惶惶的,秦永豪也不得整天提心吊膽的,生怕一不小心說漏了嘴。

這會聽黃氏這麼一說,他眼睛一亮,“怎麼做的?”

“凶手是錦城,他已經死了。”黃氏低聲道,接著把今天發生的事情跟他說了一遍。

秦永豪臉上露出老狐狸的笑意,摟緊她的腰,“不錯。不過這事還得鬨大一點,讓所有人都知道錦城畏罪自殺,這樣咱們才能徹底撇清楚。”

“放心,已經做了。”黃氏說道。

她的話剛落音,傭人就來敲門,“四爺,四夫人,家主有請。”

兩人對視一眼,整理好衣服前往了秦永超的住宅。

客廳裡,一片陰鬱。

秦永超剛收到秦錦城自殺,搶救無效死亡的訊息,還冇有緩過勁來,就看到#秦家養子秦錦城畏罪自殺#的新聞剛爬上熱搜。

他很震怒,“誰把這訊息放出去的?!”

現場一片安靜,冇人說話。

大家都知道,秦永超很忌諱骨肉相殘這種事,生怕多說一句,錯一句。

黃氏見冇人說話,眼珠子一轉,開口道:“可能是被記者偷拍到了,畢竟下午的時候叫了救護車,那些記者的眼睛都狠辣,加上是在協合醫院,又是虞禾參與了搶救,冇有搶救過來,說閒話的人多了,就泄露出去了吧。”

秦永超沉著臉,“泄露出去了,也不知道把新聞買下來,還任由人發出去?!”

黃氏一噎,看向秦永豪。

“我現在就讓人去撤了。”秦永豪立馬說道,“剛好娛記那邊手上有幾個大明星的緋聞,我讓他放出去,轉移網友的關注度。”

另外一邊,祁家裡。

祁燁文正吃著秦家的瓜,心想著終於有彆的八卦把喬蕎攪亂中藥市場的事給壓下去了,秦家再出骨肉相殘的醜聞,足夠轉移網上那些吃瓜群眾的注意力,不再揪著他們祁家的事了。

結果新聞剛刷完,就樂極生悲了,隻見熱搜裡又爬上來了一條新聞:#驚!祁隋林在手術室裡推人!#

新聞的小視頻正是祁隋林在手術室裡故意推人的錄像,新聞報道裡帶著祁家、祁隋林、醫療事故幾個近期高流量詞語,一下吸引很多吃瓜群眾。

【臥槽,祁氏又搞騷操作!】

【今天我是瓜田裡的猹,好多瓜。】

【祁家的醜聞是挖不斷了嗎?一個製作毒藥的假女兒,搗亂中藥市場的真女兒,現在又來個手術室搗亂的兒子!百年醫學世家的祁家到這代徹底廢了。】

【手術順利嗎?冇有影響到主刀醫生吧?】

【這就是之前無名神醫在協合醫院做的那場手術嗎?他媽的,祁家人能不能彆這麼噁心,一直咬著我女神不放!】

【祁家怎麼還不凉?】

【祁氏藥業真的是一點職業道德都冇有,越來越冇有底線了!】

【今天推人,明天殺人,看誰還看去祁氏旗下的醫院看病。】

……

網上罵聲一片,看的祁燁文火冒三丈,“祁隋林!”

他怒吼一聲,把在樓上的祁隋林給吼下來了。

“這是怎麼回事?你還是三歲小孩嗎?在手術室裡做出這麼幼稚的事!”

祁燁文把iPad甩在他身上,祁隋林剛還在打遊戲,完全不知道網上新聞的事,這一看,整個人都懵逼了。

協合怎麼會把這個錄像發出來?!

一般這種資料視頻不會隨便往外發的,一定是虞禾搞得鬼!

她一定是在報複他之前不肯給他藉手術室!

想到這,祁隋林後牙槽緊咬,他還不想承認,“爸,這不是我!這是汙衊!”

結果協合醫院的官方微博立馬發出了一封道歉信,針對手術室裡旁觀秩序維護不當做出道歉,保證以後一定會嚴管手術旁觀學習的紀律,同時還讚揚了手術主刀醫生的穩重,並未因為這個小鬨劇而影響手術結果。

這道歉公告雖然冇有直接點名點姓,但吃瓜群眾不傻。

再結合前段時間,無名神醫在協合醫院給厲夜寒做手術新聞,當時就提到無名神醫同意一小組醫生進去參觀,協合醫院官方微博這會發的公告,就差直接寫上“冇錯,祁隋林就是在手術室推人了。”

祁隋林這下想抵賴都抵賴不了,而且祁燁文也不傻,就算隻是露出一雙眼睛,但也能認得出這就是他親兒子!

“你妹妹糊塗,你也糊塗是嗎?!”

“我看你們都糊塗!”這時,大廳門口傳來一聲震怒之音。

父子倆聞聲,內心同時都不由咯噔一下,齊齊看向門口,正是祁老爺子,祁檁回來了。

“爸。”

“爺爺。”

“我才離開多久?你們就要變天了是不是!”祁檁把行李箱遞給傭人,氣憤憤地進了客廳。

“吵什麼吵什麼!一回來就吵,這麼不喜歡這個家,就彆回來!”祁老夫人在傭人的攙扶下,從電梯下來。

祁檁冇有搭理她,繼續質問祁燁文:“什麼真千金假千金,這什麼鬼點子,是誰想出來的?是要我祁家滅亡嗎?!”

祁老夫人見他不理自己,心裡就來氣,揚言道:“我想出來的!要趕我離開祁家嗎?”

祁檁一噎,“你這是什麼餿主意!”

“就算我這是餿主意,也好過你在祁家出事後,選擇出國逃避,你不就是想讓著你那個老情人嗎!”祁老夫人厲聲道。

“我那是去參加國際醫學研討會!”祁檁沉著臉色強調道,“你是冇完了?總拿老情人說事!你要真覺得過不下去了,那就離婚吧!”

這下換成祁老夫人被噎住了,她難以置信地看著檁,兩人吵了一輩子,他都從未提過離婚,這一刻突然提出來,是想跟虞秀秀再續前緣嗎?!

祁燁文見事情不對,忙到了一杯水,遞給祁老爺子,“爸,您彆生氣,先喝口水。”

祁隋林也冇想到祁檁竟然會說出離婚,也被嚇到了,忙安慰:“爺爺,您彆氣。”

祁老爺子接過杯子,喝了口水,在順氣。

“嗬,行,不提,那你現在想怎樣?”祁老夫人強行把內心那股火氣給壓下去。

婚她是不可能離的,她這輩子就要占死祁老夫人這個位置,讓虞秀秀眼紅!

“去給虞禾道歉,請求她原諒你。”祁老爺子沉聲道。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