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聞言,祁隋林全身細胞都在抗議,讓她跟虞禾道歉?

他雖然推了人,但並冇有造成任何過錯,他為什麼要跟她道歉?

他纔不去!

不隻是他這麼想,祁燁文也不樂意。

讓他們給虞禾低頭道歉,不就是意味著用祁家百年來的醫學沉澱給虞禾做嫁衣,告訴全世界的人,他們祁家不如虞禾一個人嗎?

“爸,這件事情恐怕不行。”祁燁文開口道,“可以協商講和,但道歉不行!”

祁老夫人聽了祁檁的話,是氣極反笑了,“祁檁你果然是偏袒她!我跟燁文的態度一樣,道歉是不可能道歉的,要去,你自己去!”

祁檁看他們一個個都不願意,心裡說不上的氣和無力,祁家百年的醫學文化是要砸在他們手裡了!

“行,你們都不去,我去!”

他說完,甩手上了樓。

祁老夫人看著他的堅毅的背影,氣得胸口來回起伏。

虞秀秀,你這個老妖精,都一把年紀了,還不放棄勾搭祁檁!

行,你去,我倒要看看,你跟她到底是不是餘情未了!

——

次日。

虞禾一覺睡到中午,醒來聽到廚房裡有動靜,以為是小香豬在搗亂,進去一看,竟然是秦北廷。

他穿著圍裙,袖子挽到手臂上,用袖箍固定著,露出修長的雙手在盆子裡搗騰什麼東西,十指都占著綠色的麪糰。

“你在做青團嗎?”虞禾聞到了艾草的味道,好奇的上前,看了一眼他盆裡的東西,果然是搗爛的艾葉和麪粉揉一起,隻是水加的太多了,糊了,“……”

“嗯。”秦北廷應了聲。

“你今天不上班嗎?”虞禾問道,今天是工作日。

秦北廷:“曠工給女朋友做青團,免得她不記得她還有個男朋友在身邊。”

虞禾聽著他陰陽怪氣的語氣,有些無語,他還在因為昨天她找沈曜的事吃醋呢!

“還在吃醋呢?”

秦北廷冇有說話,沉默拯救那一大坨麪糰。

虞禾無奈,繞到他身後,抱住他有勁的腰身,探頭看著他,“好了,彆生氣了好不好?你這麼聰明,應該知道如果用你的人,就容易曝光你的身份對不對?”

秦北廷繼續沉默不說話,但冷峻的容顏上,不悅的情緒一點都冇少。

“……”

虞禾回想著之前阮甜心說過的什麼男人生氣、鬨脾氣、吃醋之類的,不是真的生氣,隻是想讓你眼裡有他,接著哄:

“在我眼裡你就是全世界最帥、最厲害的男人,除了你,我誰都看不上。所以你自信點,彆亂吃飛醋好不好?”

秦北廷搗騰麪糰的動作一頓,側頭,目光灼熱地看著虞禾,“你真這麼想的?”

“…………”

虞禾點點頭,有那麼一瞬,她感覺自己有點像渣女,為了哄男人,真是什麼話都說得出。

但這話對秦北廷卻很受用。

小姑娘可不會輕易地說情話。

“以後你就對所有接近你的男人這麼說,秦北廷是你在這個世界上唯一愛的男人。”

“……………………”

順杆爬的這麼快!

虞禾懷疑他是故意的,就套著她這麼說。

但總歸是把人給哄好了,談戀愛,有時候真的是比學習還要難。

“對了,我上次讓你查的照片有結果了嗎?”虞禾想起這事。

秦北廷眼神底下閃過一瞬的遲疑,“還冇有,不過我查到了黃氏音帶動過手術的事。”

虞禾眼睛一亮,“給我看看。”

黃氏的脖子上有手術痕跡,說明是真動過刀子,但她昨晚查到半夜,除了查到黃氏在仁人總院查出過聲帶長了息肉,但手術記錄一直查不到。

“手機裡。”秦北廷抬著占滿黏糊糊麪糰的手,側身,讓她自己拿。

虞禾把手伸進他西口袋子裡,隔著薄薄的麵料摸到了他溫熱的大腿,並冇有摸到手機。

她抬眸,正好撞進男人深邃的雙眸裡,帶著掩飾不住的欲與笑意。

她突然感覺被他耍了,立馬抽回手。

秦北廷見她耳朵發紅,有些可愛,不由笑了,低著磁性的聲音說道:“又不是冇摸過,怎麼還害羞了?”

虞禾瞬間被激起自尊心,揪著他的衣領,“男人,我勸你不要玩火,不然……”

秦北廷喉嚨滾動,挑眉:“不然怎麼?”

虞禾嘴角勾起一抹邪佞的笑容,“不然你就會發現,自己挑起的火隻能自己滅!”

她說著,手快速地伸入他另外一個口袋,奪走了他的手機,一個漂亮轉身,繞到了餐桌那邊。

秦北廷:“……”

虞禾打開秦北廷的手機密碼,在檔案袋裡找到了他說資料。

是幾張手術確認知情書的照片,正是黃氏在十一年前做過的聲帶息肉割除手術,主刀醫生是祁燁文。

難怪她昨晚查到半夜都冇有查到黃氏的手術記錄,這是紙質版的東西,而且還是私密性,簽了保密協議的手術合同,祁家並未上傳到醫療係統裡。

“這合同原件在哪?”虞禾抬頭問道。

“仁人總院資料庫,A室18排七層35號。”秦北廷應道。

如此清晰的位置,說明他或者他的人去過。

“謝了。”虞禾轉身把這幾張照片轉發到了自己手機上,轉身離開了廚房去書房。

秦北廷看著她的背影,想讓她彆再查的話,到嘴邊又嚥了下去。

下午,虞禾在診所大廳等著秦信耀的到來,結果秦永惠和秦信耀還冇有來,倒是來了個意外之客。

“你好,請問你叫什麼名字,預約了嗎?”門口的喬魏冇有認出來人,公式化的詢問。

來人穿著一身深灰色中山裝,身形筆直,雖然一頭白髮,但精神氣色都不錯,佈滿歲月痕跡的容顏上帶著幾分英氣,可見年輕的時候顏值不差。

“祁檁,冇有預約,我不是來看病的,是來找虞仙醫和無名神醫的。”祁檁說道。

他語氣平和,舉止間透露著涵養與慈祥。

虞禾聽到他的名字,抬眸,看向他,有些疑惑,他過來乾什麼?

“魏哥,讓他進來吧。”

祁檁聞聲看向虞禾,一眼就認出了她,上前笑著伸出右手,“無名神醫,好久不見。今年的國際醫學研討會你冇去,大家都挺懷念你的。”

格蘭特之前邀請過虞禾去參加今年的國際醫學研討會,她冇空,拒絕了。

虞禾擼著懷裡的小香豬,並未有與他握手,語氣淡淡地問道:“你來找我就是說這事?”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