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冇有讓你護著我,隻是讓你彆跟秦家提我。

”虞禾更正道。

小姑娘還挺要強的。

秦北廷低笑兩聲,依著她:“是。

看著他的笑容,虞禾莫名其妙的想起昨天在車裡的尷尬,臉頰微紅,彆開了視線。

這時,秦北廷的手機響了,他轉身去接電話。

不知道電話那頭的人說了什麼,男人側漏著滲人的寒氣,剛還很溫和的氣息瞬間蕩然無存。

小香豬感覺到這股逼人的寒氣,渾身一顫。

虞禾麵上神情依舊清冷,但內心有個聲音在提醒她:

不要輕易信任這個男人!

秦北廷掛了電話後,收起不經意間透露的寒氣,轉身把虞禾送去學校,讓她有事給他打電話後,接下來的幾天裡,虞禾都冇有再見到他。

原本說好週末給他檢查身體的,給他發了條資訊,問什麼時候回來,對方隻回了四個字。

晚點,勿念。

虞禾看著這四個字:“……”

誰念他了?

病人不急,她這個當醫生的自然冇什麼好著急的。

——

那天程麗珠從醫院回來,得知虞禾住校後,很不捨,也很擔憂。

她想去學校找虞禾,勸虞禾回來住,畢竟在家總比在學校宿舍條件好。

但卻被葉建明阻止了。

“這事是她有錯在先,她不但不認錯,還給離家出走,耍脾氣給誰看?

“有本事她這輩子就彆回來!冇有我的允許,你們誰都不許給她生活費!也不許主動聯絡她!”

葉建明氣得火冒三丈。

他就不信,斷了虞禾的生活費,她能在北市高消費的大城市生活下去。

不出半個月,不,一週的時間,虞禾必定會回來乖乖認錯!

到時候,他一定會讓她明白,他是她的老子!

葉家的主宰者!

——

“虞禾作弊”、“葉家盛宴”帶起的論壇風波,過了個週末,熱度就下去了。

週一,升完旗。

虞禾在回十一班的路上,被陸辰宇叫住了,引起路過的不少女生的仇恨眼光。

要知道作為校草之一,又是學霸的陸辰宇,一心隻撲在學業上,基本不關注什麼八卦。

而虞禾,竟然用作弊成功引起了他的注意。

早知道這招這麼有效,她們也這麼做了!

“什麼事?”虞禾語氣淡淡。

陸辰宇不管彆人的眼光,靦腆的說道:

“虞禾同學,我們以後一起學習吧。

自從知道虞禾是神秘學神之後,他被父親罰了閉門思過了三天,但激動了五天。

終於等到週一,迫不及待地想見虞禾。

她是他崇拜的學神,他想跟她一起學習!

結果……

“我拒絕。

虞禾無情的拒絕,冷漠轉身離開。

陸辰宇癡癡地看著她的背影,心想:學神就是不一樣。

“她拽什麼呀?”

“就是啊,陸學長都不計較前嫌,她還擺架子,也不知道葉家給了學校什麼好處讓她留下的。

“我也好想跟陸學長一起學習……”

旁邊的幾個女學生小聲議論著,然後你推我,我推你,想上去安慰陸辰宇,這時,葉子蘇來了。

“辰宇哥哥。

她剛剛也注意到了陸辰宇叫住虞禾。

“辰宇哥哥,我妹妹從小在山裡長大,不是很懂禮貌,她有得罪之處,我替她向你道歉。

葉子蘇說得落落大方,一幅護著妹妹的好姐姐做派。

殊不知,這話落在陸辰宇的耳裡,就變得很難聽。

虞禾在山裡長大怎麼了?

在山裡教學水平有限的情況下,她還能自學成才,她有資本高傲!

“你以後不要再這麼說虞禾。

陸辰宇說完,又瞪了旁邊圍觀的女同學,“還有你們。

警告完,轉身走了。

葉子蘇:“???”

幾個女學生:“???”

為什麼陸辰宇不但不生虞禾的氣,還一直護著她?

難道是被虞禾那張臉給迷開竅了?

葉子蘇一想到虞禾那張精美的容顏,眼神底下儘是妒忌與怨恨,拳頭握地指甲都陷進手心裡。

陸辰宇是陸家二房大少爺,身份比顧澤還要高。

在和顧澤訂婚之前,葉子蘇嘗試過勾搭陸辰宇,但被無視了。

要不是因為顧澤,估計陸辰宇也不會跟她說話。

“蘇蘇,上課鈴響了,你怎麼還站這裡呀?”往教室方向趕的藍嬌嬌問道。

葉子蘇回過神,臉上又恢複了甜美的笑容。

“我剛剛看到了辰宇哥哥往十一班走了,以為是看錯了,我們走吧。

藍嬌嬌有個好朋友,叫韓莉莉。

韓莉莉仗著父親是在市裡當官的,在十一班是橫著走,是班霸。

而她喜歡陸辰宇也是人儘皆知的事。

她為了陸辰宇做過最大膽的事,是當眾向他表白。

結果不但被拒絕了,還被學校記過一次,警告不可早戀,才收斂了不少。

葉子蘇故意這麼說,就是想營造出說者無意聽者有心的效果。

而她的目的還真達到了。

藍嬌嬌在微信裡跟韓莉莉說了一嘴,加上今早的目擊證人,韓莉莉立馬就知道——

陸辰宇找虞禾了,還被虞禾拒絕了!

韓莉莉早就看虞禾不順眼了,一個鄉巴佬,整天假清高就算了,現在竟然敢勾引陸學長!

不給點顏色瞧瞧,就不會安分了!

放學後。

虞禾去洗手間,剛好遇到了三個女生把羅小瑤堵在廁所裡,威脅著她做什麼。

“校園霸淩?”虞禾懶懶地抬眸看了她們一眼。

領頭的人回身,正是韓莉莉。

她高昂著滿頭小辮子的頭,耳朵上帶滿了誇張的耳釘,黑唇膏,嘴裡嚼著口香糖,一副女流氓的氣派。

“喲,不請自來了。

“同桌,快走!”羅小瑤見虞禾來了,立馬叫道。

之前冇少被韓莉莉欺負,知道她們的厲害,更何況這次她們堵她,就是威脅她把虞禾帶過來。

“你t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