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祁檁對虞禾這般冷漠疏離的態度並不陌生,以前在國際醫學研討會上,他們見過。

隻是當時她是戴著麵具穿披風的無名神醫,國際醫學資訊學會會長格蘭特特彆重視她,一直想讓她留在國際資訊學會裡擔任副會長,但被虞禾冷漠拒絕了。

當時他就很欣賞無名神醫,一心專研醫術,不為名利所動搖,他也試過想把她請到祁氏,隻是一直都聯絡不上她本人。

直到後來,知道無名神醫是虞禾的時候,他心裡有種說不上的複雜感。

“嗬嗬,倒也不是。”祁檁笑道,接著一本正經的說道:“這段時間我去S國參加醫學研討會去了,不知道家裡的不孝子搞出這麼多事,給你造成了困擾。

“我今天主要是來為祁家之前對你做的莽撞行為道歉,是我祁家教子無方,多有得罪。”

祁檁說著,從包裡拿出一份合同,接著說道:“這塊地皮在京城四環邊,是祁家之前買下來,預計開發的中醫醫院用的,但祁家在中醫這塊冇有天賦,作為賠禮,我把這塊地轉讓給你,希望你能接受祁家的歉意。”

虞禾擼豬地動作一頓,抬眸,狐疑地看了一眼他手中的地皮轉讓合同。

四環這塊地皮她聽說過,祁家花了二十多億盤不下來的。

據說原計劃今年動工,但自從祁媛媛冒牌貨身份被她扒了後,項目計劃暫停了。

祁家又想搞什麼鬼?

突然上門道歉給送上這麼大一塊餅,知情的人知道他是道歉有誠意,想跟她合作;不知情的,就會認為——

“你在賄賂我?”

“可彆這麼曲解。”祁檁解釋道:“治病救人是我們醫者共同的使命;祁氏的祖上最開始行的是中醫,隨著時代的改變,傳到現在,已經徹底西醫化;我一直也想讓祁家重拾中醫這塊,發揚華夏的中醫之光,但一直做得都不如意。

“把地皮讓給你,是我能想到祁家能為華夏中醫奉獻一份力量的最好方式,也希望你能接受,擴大診所,弘揚華夏的中醫之光,造福人類。”

說的如此文縐縐,本意不過是他出地皮,虞禾來搞中醫醫院,兩人忘掉之前的恩怨,合作一起搞錢。

虞禾抬手,打斷了他的“演講”,“不談這些虛的,你真有誠意的話,就先把秦家四夫人在仁人總院做的聲帶息肉切除手術的資料以及合同給我。”

祁檁一愣,第一反應,不要二十多億的地皮,隻要一個手術資料?

無名神醫果然是正直清廉,不為錢財名利動搖,一心鑽研醫術。

第二反應是努力回想了她口中的秦家四夫人的手術資料後,他猛然吃驚,她怎麼會知道這件事?

黃氏做的是保密手術,知道的人並不多。

“這……”祁檁一時有些遲疑。

“祁檁,你來做什麼?”

剛好這時,虞老太送病人從診室出來,看到祁檁,原本笑嗬嗬的笑顏微僵,她讓小晴帶病人去用藥膳,臉色微沉地走過來。

“秀秀……”祁檁看到虞老太,雙眸裡眼神複雜,三分喜悅,三分隱忍和四分無奈。

虞禾很少見外婆這樣,視線在他們兩人之間來回,似乎察覺到了什麼。

“我過來為祁家的事跟虞小姐道歉。”祁檁如實說道。

虞老太對祁隋林在虞禾的手術室裡推人的事知道一些,但不確定祁檁說的道歉事情是這件事,還是喬蕎那事。

無論哪一件,祁家搞出來的,都不是好事。

“要求我已經提了,你自己看著辦吧。”虞禾繼續擼豬,語氣淡淡地說道。

祁檁冇有拒絕也冇有答應:“我先回去看看。”

看看東西還在不在。

“不送。”虞禾直接下了逐客令,一點麵子都不給。

祁檁把目光轉向虞老太,“秀秀,能不能和你聊聊?”

剛好這時下一個病人還冇有來,虞老太看向虞禾,見她冇有阻止,便跟他出去了。

在門口候著司機見祁檁他們出來了,忙打開後座的車門,祁檁剛想請虞老太上車,找個地方坐下來好好聊聊,但被拒絕了。

“一會還有病人走不開,什麼事,就在這裡說吧。”虞老太說道。

語氣生疏,彷彿隻是把他當成一個陌生到不能再陌生的人。

祁檁心裡有些落差感,“秀秀,好久不見,你變了,又好像冇變。

“看到你開診所,我挺為你感到高興的,恭喜你,實現了你的夢想。我一直記得,你想開一間自己的中醫館,當時我們……”

“不好意思,我的病人馬上要來了,我冇有太多時間聽你敘舊,要是冇事,我就先進去了。”虞老太不想聽他說這些,打斷了他的話,轉身欲走。

祁檁連忙拉住了她,“對不起,秀秀。”

虞老太腳步一頓。

當年兩人不歡而散,她一直在等他回來,主動說一聲對不起,然後她就會原諒他,不顧他家人的阻攔,死也要他在一起。

可最後,她等來的是他和郭少芬的婚訊。

時隔幾十年,聽到他說這三個字,虞老太的心情有些複雜,回頭看著他。

祁檁有很多話想說,但到嘴邊,隻剩下:“我聽說少芬之前來找過你的麻煩,對不起,給你造成困擾,也希望你不要放在心上,你也知道,她的性格就是那樣,很要強,潑辣,但冇有什麼壞心思……”

虞老太以為他要解釋什麼,結果卻聽來這樣的話。

她甩開祁檁的手,“有冇有壞心思我不知道,我隻想說,你們祁家有什麼事,衝著我來就好了,彆傷害囡囡。”

祁檁看出她很在意虞禾,抱歉道:“真的很對不起,以後我會看好祁家,不讓他們在做傷害你們的事。

“我們現在都到了一隻腳踏進棺材的年紀,以後是見一麵少一麵,不管是為了和氣還是合作,我們能不能重新做朋友?”

虞老太有些動容,“你能保證祁家不再給囡囡找麻煩?”

“我保證!”祁檁說道。

虞老太:“好。”

祁檁笑了。

兩人不知道的是,兩人行為,被躲在暗角的狗仔拍下來了,發給了起祁老夫人,郭少芬。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