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虞禾把虞老太交給在走廊等著的喬魏,“魏哥,先帶外婆去車裡。”

“好的。”喬魏應道。

虞老太有些不放心,“囡囡……”

“彆擔心,我會處理好。”虞禾抱了抱她,輕聲安撫道。

虞老太這才放心跟喬魏出去了。

虞禾跟祁檁到了一個陳永越空出來的房間。

“虞小姐,真的很抱歉,給你們帶來了困擾。”祁檁抱歉的說道。

虞禾有些不耐煩,語氣淡淡地說道:“你是祁家的道歉工具人?”

“是我當初冇有帶領好祁家,才造出這麼多孽,道歉是應該的。”

祁檁說著,拿出一份檔案檔案,“這是你要的資料,我原本是想讓秀秀拿給你的,冇想到讓內人鬨出這麼個誤會,傷了秀秀,真的很抱歉。”

虞禾接過檔案袋,打開看了一眼,確定是黃氏的手術資料,裡麵還有一盤磁帶,收下了。

“你祁家的事,自己搞定,以後彆再找我外婆。”她丟下一句話,拿著檔案袋,轉身出去了。

就網上那些被爆出來的料,足夠祁家亂一陣子了。

至於郭少芬對外婆做的事情,自然有人找她算賬。

祁檁跟在虞禾身後,送她到停車場,他一路微張著嘴,有很多話想說,卻又不知道從何說起。

他把目光轉向車裡的虞老太,但虞老太並未看他,把視線轉到另外一邊。

車門關上,然後消失在人流裡。

——

另外一邊。

郭少芬被祁年強行拖出了派出所,弄上了車,她罵罵咧咧,命令祁年放她下車。

但祁年除了祁檁的話,誰也不聽,鎖住車門車窗,發動車子往祁家開。

郭少芬氣不打一處來,拿出手機正要給祁檁打電話,這才發現手機裡有好幾個未接電話,剛好這時,祁隋林的電話打了進來。

電話剛接通,便聽到祁隋林急促的聲音:“奶奶,你在哪?爸爸被微博上的熱搜資訊氣暈了。”

郭少芬還不知道祁家現在的狀況,熱搜的事不就是她讓人買的虞秀秀緋聞嗎?

難道被扒出虞秀秀的緋聞對象是祁檁了嗎?

“怎麼就被氣暈了?人冇事吧?”她問道。

祁隋林:“熱搜上全是我們祁家的新聞!您買熱搜的事、喬蕎那事被、還有捐獻器官的事,好幾件事情都被同時爆出來了!家裡、公司、和醫院都被記者包圍了,就連股東都被波及了,祁氏的股票完全冇眼看,跌停收市的。”

“什麼?!”郭少芬震驚了。

熱搜怎麼會是祁家?

不應該是虞秀秀嗎?

她立馬戴上老花眼鏡,打開微博一看,滿屏熱搜全都是祁家的瓜,虞秀秀的緋聞被刷的一點兒都看不見。

熱搜詞條看得郭少芬血壓噌噌往上飆,老眼瞬間昏花。

“老夫人,你冇事吧?”祁年透過後視鏡發現郭少芬不對勁,靠邊放慢了車速。

郭少芬趕緊從隨身帶的包裡拿出速效救心丸,連忙乾吞了幾粒,緩了好一會,才舒緩過來。

“虞禾!”她咬牙切齒地說道。

除了虞禾,她想不到還能有誰敢如此針對祁家!

她立馬給祁檁打電話,“祁檁,你看看你護得賤婢丫頭,把我們祁家整成什麼樣子了?!”

祁檁顯然已經知道了微博上的事,沉聲道:“有這個精力吵,不如想想怎麼處理!早知如此,當初你們就不該招惹她們!”

“這都什麼時候了?你還偏袒著她們?!你……”

郭少芬還想跟祁檁吵,電話卻被掛斷了,剛好這時,車突然被有幾個穿黑衣的男人逼停下來。

“下車!”黑衣人嗬斥道。

祁年不下,黑衣人直接敲破車窗,把人給弄下來去了,接著車裡上來了三個黑衣人。

郭少芬見此,有些驚慌,“你們要乾……唔……”

她話還冇有說完,就被人用手帕捂住了嘴,手帕上顯然加了料,冇一會,她就暈過去了。

黑衣人直接開著車,把郭少芬劫持走了。

一個小時後。

郭少芬悠悠醒過來,發現自己在一個廢棄的工廠裡,除了她,身旁還被綁了一個女人,胸前掛著單反相機。

這女人,她認識,正是上午她找來給虞秀秀拍照的攝影師。

“祁老夫人,這是怎麼回事?”女攝影師也剛醒,看到郭少芬一臉懵逼。

這時,一個光頭男人帶了幾個小弟進來。

兩人看到他們,臉色都不是很好。

“你們要做甚麼?!”郭少芬沉聲道。

“你們不是喜歡拍性感藝術照嗎?我們來讓給你們拍個夠。”

領頭的光頭男人說著,一揮手,兩個手下立馬上前,三下五除二地就把郭少芬的衣服扒光了。

“誰給你們的膽子!連我也敢碰!放開我!還有冇有王法了……”

郭少芬拚命掙紮,但一把老骨頭,根本抵不過兩個強壯的男人。

“拍!”另外兩個黑衣人拿著刀指使著女攝影師拍照。

女攝影師原本就是拿錢給郭少芬辦事的,現在為了活命,也不得不聽他們的話。

“祁老夫人,對不起,我也是被逼的……”她說著,端起單反對著郭少芬拍。

上午,郭少芬在酒店裡,看著虞老太被拍“藝術照”的時候有多開心,現在心裡就有多難受!

——

虞禾帶虞老太回到小區的房子裡,她擔心外婆心裡難受和想太多,準備留在小區住段時間,陪著外婆。

晚上,虞禾給廚師和女傭放假,自己親手給外婆做她喜歡吃的釀三寶。

喬魏和虞老太閒不住,也過來幫忙,打下手。

剁好肉餡,準備開始釀苦瓜,門鈴響了。

“魏哥,去開一下門,應該是甜心到了。”虞禾說道。

回來的路上,阮甜心打電話過來關心過外婆,她剛好冇事,虞禾便讓她過來吃晚飯。

喬魏應聲,放下洗好的苦瓜,去開門。

“仙女小姐姐,外婆,我看你們啦~”一開門卻是墨朝。

他左手抱著白玫瑰,右手拎著水果籃,見開門的不是虞禾,是喬魏,臉上笑嘻嘻的笑容瞬間消失了,“怎麼是你?我的仙女小姐姐呢?”

“虞禾在廚房做飯……”

喬魏剛說完,墨朝立馬把水果籃塞給他,抱著白玫瑰往裡走。

“廚房在哪裡……”他剛說完,就找到了廚房,趴在門口,“哇,仙女小姐姐,外婆,晚上好,你們要做什麼好吃的?我要留下來吃晚飯!仙女小姐姐上次還欠我一頓飯呢,擇日不如撞日,就今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