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手之前,不說明一下為什麼要動手?”虞禾抬手,問道。

“不知道?敢做不敢當?”

“也不撒泡尿找找看,自己是什麼身份,竟然敢勾引莉姐的陸學長!”

兩個馬腿女生一人一句。

虞禾想了下,大概想起她們指得是今早陸辰宇的事,有些無語。

她輕佻看了一眼韓莉莉,“你是白癡?”

“艸!”韓莉莉把口香糖吐了,罵了句,“t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