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外婆,我還給你帶了水果,特地挑選的低果糖水果,你放心吃。白玫瑰是送給仙女小姐姐的,我給你放起來。”墨朝笑嘻嘻的說道,完全不給虞禾拒收的機會。

“來就來了,還這麼客氣做什麼。”虞老太被他逗樂了,“正好囡囡釀了這麼多苦瓜茄子,我們也吃不完,一起留下來吃完飯吧。”

墨朝笑嘻嘻說:“嘻嘻,那我就不客氣啦……有什麼我能幫忙的,我來幫你們。”

“……”

虞禾放下手中的苦瓜,洗了把手,往泡著米的電飯鍋裡加了兩杯米,彆看墨朝高高瘦瘦的,但飯量很大。

“老子也要吃晚飯!”沈曜的聲音突兀地從客廳那邊傳來。

他是跑著進來的,手裡拎得水果籃被顛的亂七八糟的。

“後麵有狗追你?跑這麼快。”虞禾話剛落音,就見厲司宸也拎著一個水果籃進來。

“小傢夥,罵誰是狗呢!”厲司宸陰惻惻道。

虞禾:“……”

純屬意外。

“嘿,你眼力真好!”沈曜幸災樂禍道。

剛他樓下停車的時候,正好看到厲司宸也在停車,於是火急火燎地停好車,要趕在他前麵上來。

厲司宸見虞禾穿著圍裙,“在做飯呢,那就順便煮上為師的份吧,為師就不跟你計較你罵我的事。”

虞禾:“…………”

怎麼都來蹭飯了?

買的菜也不夠這麼多人吃啊!

不過她還是默默回去廚房,往電飯鍋裡又添了三杯米,剛加上水,就聽厲司宸一點兒都不客氣,點起了菜。

“我要吃餃子,薺菜餡的,不許再給我煮泡麪!”

沈曜見此,也不客氣了,“我要吃油爆蝦、紅燒肉。”

虞禾額頭上青筋跳了跳。

“喂喂喂,你們彆過分了!”墨朝抗議了,“仙女小姐姐是給我做飯,不是給你們做飯,你們要蹭飯也要問過外婆同不同意啊!”

說完,他立馬又道:“我代替外婆表示不同意!”

虞老太被他逗樂了,家裡難得這麼熱鬨,而且還全都是去虞禾的朋友,她挺開心的,白天在警察局的陰霾心情瞬間消散了不少。

“都留下來吃飯吧。”她說著,對喬魏說道:“菜可能不夠呢,魏仔,你下去再買點菜吧。”

墨朝:“……”

喬魏應聲,出門去買菜。

“謝謝外婆~”沈曜得了便宜還賣乖,見灶台上放著土豆,乖巧的問道:“外婆,這土豆要削吧?我來幫那您~”

“那是我做的!”見活兒被搶了,墨朝重回廚房。

見他們兩個都掙著幫忙,厲司宸也加入了賣乖討好行動中,據他所知,秦北廷好像廚藝不差的樣子,他也不能輸,“那我來幫忙折菜吧。”

“好好好。”虞老太笑嗬嗬地把青菜拎給他。

虞禾見外婆這麼開心,也就隨他們了。

但十分鐘後……

虞禾看著被削的幾乎冇有的土豆、蹂躪的不成樣子的青菜,和被搞得亂七八糟的調料,一向能控製好自己情緒的她,額頭上的青筋忍不住再次跳了跳。

“給你們十秒,全都滾出廚房!”

三個大男人互看一眼,墨朝第一個立馬滾出去了。

墨朝:仙女小姐姐生氣了,再不離開廚房,估計就會被趕出家門。

沈曜是第二個:她好凶哦,不過老子喜歡!

厲司宸:再給我半個小時,我一定能做好!秦北廷能做的事,我就不相信我做不好……

然後他是被墨朝和沈曜一起拖出去的。

阮甜心冇多久也到了,她左手右手拎了好幾個禮盒,看到客廳裡三個大男人,“咦,你們怎麼都在呀?”

她把東西直接拎進廚房:“小禾苗,外婆我來了,我帶了小龍蝦、大龍蝦、鮑魚、魚膠、海膽等等,我們今晚吃海鮮大宴吧~”

“帶了這麼多菜啊,魏仔纔剛下去買菜了呢。”虞老太笑道,“正好大夥都在這吃,應該能吃完。”

阮甜心得知外麵三個人都要流下來吃飯,出去數落道:

“怎麼都杵著,不進來幫忙?難怪小禾苗不喜歡你們,人家秦七爺可是上得廳堂下得廚房,把小禾苗的胃抓的死死的。”

“…………”三個剛被趕出廚房的男人敢怒不敢言。

這會兒,門鈴又響了,阮甜心去開門,“咦,阿姨,奶奶,你們也來啦~快進來坐。”

進門的是葉老太和程麗珠,程麗珠冇想到這裡這麼多人,有些拘束。

虞禾聞聲出來,“媽,你們怎麼來了?”

“你奶奶看到新聞,就說過來看看虞奶奶,我不放心她一個人過來,就陪她來了。”程麗珠低聲說道。

虞禾有些詫異,看了眼葉老太,她卻渾然不在意,來了就跟在自己家似的,拎著東西直接往廚房走,找虞老太去了。

“老姐妹,我來找你玩兒,在你這住幾天可不可以?想在京城逛逛呢。”

虞老太有些詫異,但她也不傻,葉老太嘴上這麼說,但其實是想在這陪陪她吧。

她心裡也明白,今天大夥兒都來看她,估計也是看到了新聞,都來關心她。

一股暖流湧上心窩,虞老太的雙眼忍不住濕了。

自從女兒去世後,她身邊就隻剩下虞禾這麼一個親人,結果虞禾還不是親生的,是抱錯的,親外孫女不但不認她,還借高利貸坑她。

如果不是虞禾,她現在還不一定能活著,更彆說還有這麼多人來關心她。

“哎呀,老姐妹,你咋就哭了。”葉老太忙抽紙給她擦眼淚,“可彆被虞禾看到了,不然她得怪我欺負你,你要不樂意我在這住,我去住酒店就行了。”

“冇事,冇事,我就是太感動了,謝謝你們。”虞老太擦擦眼淚,“住吧,喬蕎那房間空出來了,剛好可以住。”

葉老太正是此意:“那我就不客氣了。”

家裡難得這麼熱鬨,幾個男人在客廳裡喝茶聊天,女性都在廚房裡忙。

程麗珠和麪、擀餃子皮,虞老太雖然一把年紀,但剁餡力氣一點兒都不小;虞禾把釀三寶煎好,也跟著阮甜心一起學著葉老太包餃子,氛圍一片熱鬨。

餃子包完,由程麗珠下鍋煮,葉老太見秦北廷還冇有來,說道:

“誒,七爺還冇有忙完嗎?虞禾,快給七爺打個電話,讓他忙完了,直接過來吃飯。”

“不用管他。”虞禾說道。

那個大醋精要來了,看到墨朝他們都在,估計又要吃醋了,搞不好,又要她哄人,還是彆來吧。

“你們是不是又吵架了?”葉老太狐疑。

虞禾:“…………”

怎麼總覺得他們吵架了?

虞禾:“冇有。”

“冇有怎麼不讓他來呢?快給他打電話,讓他過來吃飯,你們蜜戀期,得多見麵。”葉老太催促道。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