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晚上,帝一飯店六層的其中一個包間裡,氣氛嚴峻。

秦北廷被秦永超指使過來,代表秦家,跟夜氏集團的總裁,夜總談合作。

夜氏集團是京城十大豪門之一,主要業務是智慧傢俱方麵的機器,他們想要訂製秦氏的晶片,合作開發新產品。

這次合作,夜氏是在跟秦氏合作方中,不可多得的甲方。

但現場的合作談判,夜總看著秦北廷冷若冰霜的俊顏,不知為何,明明他是甲方,卻談出了自己是乙方的錯覺。

合同簽完,夜總如賦大赦,原本還計劃的邀請秦北廷去參加下半場的活動,直接取消,趕緊撤了。

秦北廷坐在回去的車上,看了眼時間,還早,便讓陳東轉去了不夜天。

不夜天留有秦北廷和邵琛幾個朋友專屬的包間,酒保送上酒後就退下了。

秦北廷給邵琛打了個電話,“在京城呢?”

“廷哥,在呢,啥事兒?”電話那頭傳來邵琛吊兒郎當的聲音。

秦北廷:“出來喝酒。”

“太陽打西邊出來了?”邵琛驚訝道。

要知道,以前想約秦北廷出來喝酒,很難,更彆說自從他談戀愛後,更難,典型的有對象冇朋友;突然主動約他出去喝酒,是心情不爽了?

秦北廷單手給你自己倒了杯酒,“彆這麼多廢話,老地方,來不來?”

“但凡你早一天或者晚一天,我都立馬過去,今兒走不開,陪甜心呢。”邵琛說道。

秦北廷有些煩躁,悶了杯子裡的酒,“你忙你的吧。”

他說完掛了電話,撥通了戚西封的號碼。

“喂,廷哥?”

秦北廷又給自己倒了杯酒:“事忙完了嗎?來不夜天喝酒。”

電話那頭的戚西封不自在地乾咳一聲,“咳,廷哥,我現在在南方呢,過不去。”

“……”

秦北廷掛了電話,又撥通了陸一銘的電話,電話剛響就被掛了,接著陸一銘來了條資訊:

【在出任務呢。】

秦北廷又給北冥發資訊,北冥直接說,自己在加班中。

通訊錄看了一圈,能叫出來一起喝酒的朋友竟然冇有了,隻剩一旁坐著心不在焉,光顧著看手機,發資訊,時不時給他倒酒的陳東。

“很忙?”秦北廷問道。

陳東立馬收起手機,搖頭,“不忙。”

“……”

秦北廷給他拿了個杯子,倒上酒,“一起喝點。”

陳東忙擺手:“不了,我一會開車送你回去。”

秦北廷不悅的皺眉,“讓小劉過來就行。”

小劉是陳東的助理。

“小劉今天請假了,說家裡有事,估計來不了。”陳東說道。

秦北廷:“……”

他不想喝,秦北廷也冇有勉強,自己悶喝了幾杯,覺得冇意思,放下酒杯,起身,“走,回去。”

陳東還在看著手機群裡的訊息,聽秦北廷說要回去,下意識道:“啊?這還早著吧?”

秦北廷睨他一眼,陳東立馬閉嘴,起身跟上他的步伐同時,還不忘發資訊。

回去的路上,秦北廷坐在後座,看著窗外的流動的夜景,突然感覺有些孤單。

自從和虞禾在一起後,感受有家的滋味後,他感覺自己已經難以適應過去隻有工作冇有感情的生活。

每天都想著趕緊做完事,早點回去見小姑娘。

隻要跟她在一起,時間就像加速似地流走;看不到她的時候,時間就變得異常的難熬、孤單。

如果她隻屬於他一個人,永遠陪在他身邊就好了……

真想把她私藏起來,這樣就不會有人把她從他身邊搶走……

秦北廷這麼想著,眼神明暗交雜,內心裡似乎有什麼東西在萌芽,待他緩過神,發現陳東竟然繞遠路了。

“怎麼冇走長安路?”

陳東臉色有些不自在:“咳,那邊堵車了。”

見秦北廷冇有再說什麼,陳東鬆了口氣,把控著車速,正好在零點的時候,把車停在四合院門口。

秦北廷下車,打開後門,發現院子裡的燈是亮著的,而他心心念唸的女孩正在院子中間,含笑看著他。

“廷哥,生日快樂。”

秦北廷看到她,心情就像坐過山車似的,大起大落。

他大步上前,一把緊緊地抱住了虞禾,恨不得把她揉進身體裡。

“你記得呢?故意瞞著我是不是?”秦北廷用額頭抵著虞禾的額頭。

“學你當初給我驚喜一樣……唔……”

話還冇有說完,秦北廷直接吻住了她的唇,輾轉纏綿。

虞禾被吻得快要缺氧,抵著他胸膛推開他,“我也想給你個驚喜。”

秦北廷捏了捏她秀挺的鼻子,“學壞了,看我今晚怎麼收拾你,未來三天你彆想著下床。”

虞禾耳朵微紅,提醒道:“彆說這麼露骨的話。”

“這就受不了了?嗯?那一會真槍實戰的時候可彆腿軟。”

“都說彆說了。”虞禾怪嗔,“我給你做了蛋糕,在客廳裡。”

“吃什麼蛋糕,吃你就夠了。”

“彆……唔……”

虞禾還想說些什麼,但秦北廷不給她機會,再次吻住了她的唇,邊吻邊抱起她往屋裡走。

隨著他的步伐一步步往西廂房走,一句句羞死人的露骨話從他嘴裡蹦出來,聽的虞禾臉頰發燙,耳朵發紅。

他在床上的時候,喜歡說一些露骨的狼虎之詞,平時在房間裡關上門的時候還好,但現在聽著讓她特彆尷尬。

她想阻止他彆再說了,結果她越想反抗、阻止,秦北廷越來勁,吻得更狠。

秦北廷抱著人,纏纏綿綿,剛踏進高堂,便看到一群人站在客廳上,一個個表情都震驚地看著他們兩個。

客廳佈置成了生日派對的樣子,桌麵上還擺著蛋糕、水果、紅酒等東西。

而這群人,不正是他打電話約出去喝酒,一個個說冇空的人嗎?!

怎麼全都在這裡?!

合起來整他呢?!

秦北廷:“………………”

虞禾:“…………”

看到他們一個個震驚的樣子,就差在臉上寫著:原來你是這樣的廷哥、想不到你們私下尺度這麼大。

虞禾用腳趾想也都知道,他們剛纔全都聽見了!

她尷尬的恨不得找個地洞把秦北廷埋進去,太丟人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