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北廷站在一旁,一瞬不瞬地看著他們給虞禾催眠。

“滴滴~”這時,連接虞禾腦電波的電腦突然發出數據異樣提醒。

三人的目光轉向電腦螢幕上的數據提醒上,原本靠在椅子上虞禾突然睜開了雙眼,坐立起來。

她雙眼通紅,嘴角噙著詭異的笑容,看著特彆的滲人。

三人見此,臉色瞬間變得特彆凝重,祁楠和弗洛伊德雖然是第一次見虞禾這樣,但之前看過陸一銘錄下的虞禾應激反應的樣子,跟現在差不多!

秦北廷是親身經曆過她的應急爆發的樣子,對此並不陌生,在她起身之前,眼疾手快,一手刀落在了她側脖上,把她打暈了。

弗洛伊德:!!!

祁楠:啊這……

“現在是白天,她為什麼也會有恐黑症的應激反應?”秦北廷問道。

弗洛伊德立馬檢視電腦上的數據,剛纔發出警報的腦電**動數據,在虞禾暈過去後,已經恢複了正常。

他鬆了口氣,解釋道:“是潛意識裡的記憶喚起她身體的應激反應。虞小姐不是怕黑,黑暗隻是喚起她潛意識記憶的導火索而已。”

“虞小姐想要想起來的這段記憶,在她的潛意識裡刺激到了她的生存危機,所以身體自救做出的應激反應。”

祁楠說道,“這種症狀跟人格分裂有相似的原理,不過虞小姐的主人格比較強大,才避免了生出第二人格。”

秦北廷皺眉,“是不是可以修改她潛意識裡的記憶?”

“是的,但不建議那麼做。”弗洛伊德說道:“這樣不太利於她的康複,而且,就算她的大腦承受的住記憶篡改,但不保證未來哪一天,她會重新想起被篡改的記憶,這個風險性太高了。”

秦北廷微眯著鳳眼看著靠在椅子上昏過去、毫無知覺的虞禾。

想起她為了想起那段記憶,不斷折磨自己的樣子,他心裡就特彆的難受。

他不想她再去回憶起那段記憶,如果可以,他希望她永遠都不要想起那段記憶。

“把她那段潛意識的記憶改了。”秦北廷薄唇輕啟說道。

聞言,弗洛伊德大吃一驚,隻有壞人纔會通過催眠給病人灌輸自己的思想,或者修改記憶,他們正規的心理醫生是有自己的職業道德,絕對不會這麼做的!

而且秦北廷不是無名神醫的男朋友嗎?

怎麼能提出這樣的請求!

“不行!我不能這麼做,這樣違背了我的道德。”弗洛伊德拒絕。

“我讓你做你就做,彆再讓我說第三遍!”秦北廷從身後拿出了一把槍,指著他。

弗洛伊德看著指著自己的烏黑黑槍口,嚥了咽口水。

“老師,你就聽他的吧,廷哥是不會傷害虞小姐的,他這也是為了虞小姐好。”祁楠勸說道。

“虞小姐的身體情況,我們之前也研討過,她現在已經被她潛意識裡的記憶操控著;隻要一陷入黑暗,潛意識的記憶會被放出來,她身體就會開啟應激反應。

“這種情況發生的越頻繁,衍生出第二人格的概率就會增高,反而更危險,您之前也說過,她這些不好的潛意識記憶是該清除。”

“我說的清除,指的是需要經過她本人去接納和釋懷那段記憶。”弗洛伊德爭辯道。

“她冇法接受那段記憶!”秦北廷冷聲道。

他也不希望她再想起那段記憶。

弗洛伊德一個人說不說過他們兩個人,最主要的是秦北廷手裡還有槍,他迫不得已,隻好照做。

傍晚。

夕陽通過窗戶,灑落在虞禾的臉上,她的睫毛輕顫了下,緩緩醒過來了。

秦北廷一直守在她身邊,見她醒了,輕喚了聲,“寶寶?”

“我怎麼睡著了?”虞禾雙眸有些茫然,一動,發現脖子好疼,她左右扭動一下,對祁楠說:“你這椅子不行,太容易落枕了。”

祁楠心裡喊冤,嘴上卻道:“一會我讓人換個新的。”

“我幫你按按。”秦北廷有些心虛,手落在她肩膀上,然後試探性的問道:“有冇有想起什麼?”

虞禾想了想,腦海裡除了小時候跟秦北廷一起玩的畫麵,其餘什麼都想不起來了。

催眠回憶法不行?

她搖頭,秦北廷鬆了口氣,“餓了吧?我們去吃晚飯。”

“好。”虞禾應道,見診所裡隻剩下祁楠,冇有看到弗洛伊德,問祁楠:“你導師呢?”

祁楠:“他有事先回去了。”

虞禾覺得有些奇怪,在離開診所時,總感覺自己好像忘了什麼,但就是想不起來。

“想什麼呢?”秦北廷幫她戴上安全帶,見她有些遊神,有些不放心。

“冇。”虞禾回過神,“我們去吃什麼?好餓。”

“再忍忍,馬上到。”秦北廷開著車說道。

半個小時後,車在一個網紅摩天輪遊樂園門口停下,遊樂園門口站著兩個保鏢。

今天是情人節,有不少情侶特地來過節,但都被攔在了門外。

“什麼啊,我們明明提前預定好了的位置,怎麼能說取消就取消。”

“真倒黴,第一次約會,就被取消了地方。”

“聽說是被人包場了。”

“能在這裡包場的人,權勢肯定不小。”

“好羨慕,是哪個幸運的女孩,能得到整個摩天輪樂園。”

“感覺那個女孩好幸福。”

……

逗留在門口的人議論紛紛。

夜曉溪從車裡下來,聽到路人的議論紛紛,挽著秦信暉的胳膊,靦腆的笑道:“暉哥哥,你對我太好了。”

“你喜歡摩天輪,又不喜歡人多的地方,所以我把整個遊樂園包下來了,就是想給你一切你喜歡的東西。”秦信暉紳士的笑道。

“你真的太貼心了。”夜曉溪親昵地抱緊他的胳膊,把臉枕在他的肩膀上,兩人就像一對恩愛的情侶。

走向遊樂園入口時,兩人正好看到了被保安攔在門口的秦北廷和虞禾。

“抱歉,這裡已經被包場,閒雜人不得進入,之前已經預定的位置一律按照三倍的價格賠償。”保鏢說道。

虞禾挑眉,新奇地看向秦北廷,調侃道:“竟然有人敢取消掉秦七爺的預定的座位!”

“……”秦北廷也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情況,位置是陳東臨時訂的,資訊留的還是陳東的。

他給陳東打了個電話,讓他處理。

秦信暉見此,內心裡不由的泛起一抹得意,終於讓他壓了秦北廷一頭。

“小叔,好巧,你們也在這邊啊。”他故意上前道。

秦北廷冷乜他一眼。

“不巧,這遊樂園被我包了,曉溪不喜歡人多,恐怕不方便讓你們進去。”秦信暉惋惜的說道,接著,他話鋒一轉:“不過,你要是求我的話,我和曉溪可以考慮一下,讓你們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