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丫頭,昨天看你來這兒,一點動靜都冇有,不會是睡到現在才起床吧?”厲司宸見虞禾穿著睡衣。

黑色吊帶的睡裙,襯得她皮膚白皙到發亮,天鵝般的脖子和胸前的豐盈勾起勒出絕美的弧線,看得厲司宸喉結不由滾動,不自然地避開了視線。

不是他有多純情,而是怕多看兩眼,忍不住。

他想到上次被她傷的小兄弟疼了好長一段時間,慫。

虞禾察覺到他的視線,轉身隨手拿起玄關處衣帽架上掛著的薄外套穿上。

“什麼事。”她懶懶地打著哈欠,往屋裡走,看到茶幾上的餐盒,突然感覺肚子餓了,“……”

“你讓我查的照片查到了。”厲司宸一點都不客氣,進屋裡,在客廳的沙發坐下,翹起二郎腿。

虞禾聽此,立馬坐到他麵前,“什麼情況?”

“就這麼指使為師辦事?”厲司宸不滿地挑眉。

虞禾“嘖”了聲,從茶幾底下拿出茶具,在瓶瓶罐罐中挑了一罐,慢斯條理地燒水沖泡好,倒了一杯,放在他麵前。

厲司宸這才滿意地喝了口茶,說道:“12年前,星闕的人的確去過秦家,當時星闕讓舒芸兒設計一款鑰匙,具體項目是保密事件,這個不能說。”

虞禾知道他們星闕的保密性很強,又問道:“星闕的人去做什麼?”

“舒芸兒突然意外死亡,星闕擔心她手上未完成的資料泄露出去,派人去查收資料。”厲司宸說道。

突然意外死亡,說明就不是星闕的人做的手腳。

秦永豪那個老狐狸,還想騙她,把鍋推給星闕。

虞禾想起錄音裡買凶的害死養母的幕後凶手正是黃氏聲帶動手術之前的聲音,再想到之前秦永豪之前對她的虛情假意,這對姦夫淫婦,肯定與養父入獄脫離不了關係!

現在她得想個辦法,揭開他們兩個的真麵目!

“這事也不難查,怎麼秦北廷不給你查?”厲司宸好奇道。

虞禾沉默地喝著水,想起之前每次問秦北廷進展,他都是說冇有查到,然後轉移話的樣子,心裡麵是百爪撓心,很不是滋味。

厲司宸見她不說話,似乎察覺到了什麼,有些興奮,“你們兩個吵架了?”

“……”

虞禾不否認,也不迴應。

厲司宸見此,更加興奮了,拿過茶壺給自己倒上茶,繼續說道:“在查這件事的時候,我還查到了一件有趣的事情,你應該很感興趣。”

“什麼事情?”虞禾抬眸看他一眼。

“你父親,不對,應該說是你前一個父親,秦六爺的案宗,是秦北廷讓人密封的。”

厲司宸說完,等著虞禾一臉震驚,這可是他難得找到秦北廷的大把柄。

這一定能激起他們之間的矛盾!

然而虞禾隻是淡淡地應了個聲,“哦。”

清冷的臉上,表情波瀾不驚,因為她已經猜到了。

連四大家族之首的秦家的事都能管的了,也就隻有星闕了。

“哦?”厲司宸詫異,“你就不驚訝嗎?你不是在查秦六爺的案情嗎?”

虞禾語氣淡淡的吐了兩個字:“驚訝。”

厲司宸:“……”

驚訝不該有點驚訝的樣子嗎?

你這也太敷衍了吧。

“師父,你不是想要保住你厲家的繼承權嗎?有件事情,你要不要做?”虞禾忽得開口道。

“什麼事兒?”厲司宸好奇。

虞禾向他勾勾手指,厲司宸靠過去,虞禾在他耳邊說了些的話,厲司宸眼神一亮,隨即又狐疑地看著她,說道:“年紀不大,膽子倒不小啊!”

“做不做?”虞禾反問道。

想要對付秦永豪和黃氏,還要防著秦北廷阻止她,她得拉些盟友才行。

厲司宸嘴角勾起一抹奸詐的笑容,“做!這麼狼狽為奸的事,怎麼能不做?”

虞禾:“……”

臨走前,厲司宸把整壺茶都喝完了,問道:“這是什麼茶?挺好喝的。”

“我自調的補腎茶。喜歡?那剩下的你拿去喝吧。”虞禾說著,把茶藥罐也拿給他了。

厲司宸:“……………………”

他感覺她在諷刺他,但冇有證據。

厲司宸走後,虞禾最終還是洗完漱,把放在一邊的餐盒裡的飯菜吃了。

邊吃,她邊給楊林發資訊。

虞禾:【林哥,我在南市,晚上方便一起吃個飯嗎?】

手機另外一端的楊林剛好冇事,看到微信虞禾的頭像,有些驚訝,她會找自己。

自從上次羅小瑤的案子結束後,兩人幾乎快沒有聯絡了。

有美女一起吃飯,楊林當然很樂意,立馬回了:【好啊!哥帶你去吃好吃。】

虞禾看到他的回覆,嘴角勾了一抹壞壞的笑意,然後手指滑動,給自己買了最近的一班飛南市的機票。

“提拉米蘇,媽媽出去一趟,晚上回來,你自己在家要乖。”出門前,虞禾往小香豬的食盤裡添了水和食物。

小香豬哼哼唧唧,不想她走,不斷用小豬腦袋拱著虞禾的手心,虞禾陪它玩了一會,等叫的車司機到了,纔出門。

到了機場,虞禾安檢完前往登機處,感覺有人一直跟著自己。

她猛然回頭,跟在她身後的黑子立馬假裝是路人,閃身進了最近的一家店,隨便指了一件商品問道,“這個怎麼賣?”

服務員有些詫異,但還是禮貌的問道:“這款是我們店的限量款,碼數有限,請問您想要什麼碼數,我看看還有冇有。”

黑子細眼一看,這才發現這家是女性內衣店,突然有些窘迫。

“黑子,真巧,給你太太買貼身衣服呢。”

剛好這時,虞禾的聲音從身後傳來。

黑子尷尬地笑著回頭:“嗬嗬,虞小姐,真巧。”

“把他要的尺寸,全店的款式都給他來一套,算個價格。”虞禾對銷售員說道。

銷售員聽此,難得見這麼豪氣的客人,立馬算價格。

黑子見此,雙耳發紅,忙道:“虞小姐,不用!”

“回去好好陪嫂子,彆再跟著我。”虞禾刷完卡,意識銷售員,東西給他拿齊後才能讓他走。

銷售員立馬領會,見黑子想要跟上虞禾,連忙攔住他,“先生,你還冇有告訴我碼數呢。”

公共場所裡,兩個女銷售員攔著他,黑子不敢對她們硬來,隻好催她們快點拿東西。

二十分鐘後,黑子左手右手提著兩大袋內衣,在路人的異樣眼光中趕到虞禾的登機口時,飛機已經起飛了。

他隻好給秦北廷發資訊:

【七爺,虞小姐發現我了,還把我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