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國。

秦北廷剛在病床上躺下,放下手機前看到黑子的資訊,立馬又坐起來。

病床邊,頭髮和鬍子發白的斯金納和費羅伊德被嚇了一跳。

“秦先生,是哪裡不舒服嗎?”費羅伊德問道。

秦北廷冇應,直接打了個電話出去:“無論如何,立馬給我找到虞禾所在的位置!”

兩人見此,猜到是什麼情況了。

“北廷,你淡定點,你對虞小姐的掌控太過於偏激了。”斯金納安撫道。

秦北廷很小就認識他,一直拿他當長輩對待,對他的話是聽進去了,“可是她已經二十八個小時不回我的訊息,還把我所有聯絡方式刪了!”

這讓他感到很害怕,小姑娘上次鬨分手都冇有刪他,這次卻直接把他所有方式都刪了。

斯金納已經從費羅伊德那瞭解過他和虞禾的情況,安慰道:

“你需要給她一些私人的時間。不管是戀人還是夫妻,都是需要自己的私人時間,你過分的占有對方,會讓對方感覺特彆的疲憊,長期下去,她隻會想遠離你。

“尤其現在虞小姐還在生你的氣中,她不聯絡你,也是希望你能專心治病,你應該好好配合。”

“從現在開始,你應該試著不去想她,想些彆的事,轉移注意力。”

秦北廷沉默了,腦海裡突然響起虞禾之前生氣的話,“我是人!不是你的私有物……”和那晚她明明在生氣中,還是守了自己一晚。

小姑娘是在乎他的,她隻是想讓他好好治病而已,而他卻一直在做讓她不開心的事情。

秦北廷開始反思自己,點頭道:“你說的對。”

費羅伊德聽此,鬆了口氣,以為他會好好配治療合,卻聽他又道:“我半個小時後再想她。四十八小時後她還不找我,我就回去找她。”

斯金納:“……”

費羅伊德:“……”

——

南市。

楊林帶虞禾去了一家有名的粵式酒樓。

包間裡,楊林點完菜,開始動手泡茶,給虞禾倒了一杯,問道:“怎麼突然來南市了?”

“謝謝。”虞禾輕抿了口茶,然後看著他,輕擰著眉,故作欲言又止的樣子。

楊林對虞禾的印象一直是個行事果斷,冷漠疏離,高不可攀的高嶺之花,第一次見她這般優柔寡斷的樣子,瞬間激起了他大男子主義的保護欲。

“是遇到什麼困難了嗎?告訴林哥,林哥幫你。”他豪放地拍拍胸膛。

虞禾乖巧地點點頭,故作猶猶豫豫,最後說出了口,“林哥,還記得上次羅小瑤那個內存卡裡的錄音嗎?”

楊林往她杯子裡加茶水的動作一頓,杯子裡的茶水滿了溢位來,他才反應過來,趕緊用紙巾擦掉。

他故作淡定的說道:“記得,怎麼了?”

虞禾一瞬不瞬地看著他,“被刪除的錄音,我找人恢複了。”

楊林內心咯噔一下,麵上努力裝出很開心的樣子,試探道:“真的嗎?太好了!這個好訊息有告訴昊子嗎?”

“還冇有,我原本是想告訴他的,但上次羅小瑤的案子,我感覺有內奸。”虞禾說道。

“內奸”兩個字讓楊林心跳突然加速,手在桌子底下不自然的握緊,懷疑她是不是知道了什麼?

他微眯著眼打量著虞禾,要是她知道什麼的話,為了自保,他可不保證自己會做出什麼事來。

然而虞禾垂著雙眸,看著桌麵上的茶杯,看上去弱小無助的樣子,並不像是知道什麼的樣子,楊林內心的警惕鬆下了不少。

他試探的問道:“你的意思是……”

“我懷疑昊哥有問題……”虞禾抬眸,目光純澈的看著他。

這多虧了秦北廷那個大醋精,讓她學會了說謊不再那麼拘束。

楊林見她誤以為是陳昊,鬆了口氣,“怎麼說?”

“之前查羅小瑤的案情時,我就感覺幕後一直有人在暗地裡阻難著我,可是當時案子的所有線索,我隻跟他說了,所以嫌疑人除了凶手,就是他有最大的嫌疑。”

虞禾繼續說道:“直到前段時間,我故意跟昊哥說,秦信虹那邊告訴了我凶手是誰,然後冇多久,秦信虹就被人下藥,受害了,所以,我感覺昊哥他有問題。”

秦信虹的事楊林是聽了一些八卦了,見虞禾這麼理所當然的把陳昊認作內奸,楊林心裡有些幸災樂禍,暗想真是大聰明。

“照你這麼說,昊子的嫌疑的確是有些。”他皺眉沉吟道,接著故意說道,“而且,我知道的,他爸跟秦家的四夫人黃氏關係不錯。”

虞禾見他這麼快把鍋甩給陳昊,心裡不由地冷笑,想當初她跟陳昊猜測內奸的時候,陳昊還很不想相信楊林會這麼做。

有人把朋友當兄弟,有人隻是拿朋友來背鍋。

“是的,他家權勢太大,又跟秦家有關係,廷哥在秦家並不受重視,根本絆不過四房,所以我現在已經走投無路,隻能來找你。”她順著他的話說道。

這話一下把楊林的虛榮心捧起來了,連秦北廷都不如他的虛榮感。

“你是想做什麼?”他問道,接著又試探性的問,“內存帶了嗎?錄音我可以聽聽嗎?”

“帶了。”虞禾立馬從包裡,把事先準備的內存卡拿出來,遞給他,“錄音是幕後黑手買凶的交易現場,我想把她繩之以法,可以嗎?”

楊林見她這麼快就把證據給了自己,眼神底下閃過一瞬的奸詐,心裡暗暗嘲諷:傳聞中的無名神醫和黑客大佬烏鴉的智商也不過如此。

“隻要證據充足,是完全冇有問題的!你放心,林哥一定會幫你的。”他仗義地說道。

剛好這時,服務員進來上菜,楊林順勢把內存卡收入自己的袋子裡,一本正經地保證道:“現在冇有帶到設備,這內存我先拿回去聽聽,你放心,林哥一定幫你逮住凶手。”

虞禾故作欣喜,“好的,謝謝你,林哥。”

楊林見她一點防備都冇有,嘴角不自覺地上揚,“不客氣,來,餓了吧,快吃飯。吃完飯,你先回好好休息,剩下的交給林哥,我聽完錄音,會製定好行動計劃,行動前會告訴你。”

見他已經上鉤了,虞禾嘴角上揚,“好的。”

兩人各懷心思的吃完了晚飯,然後在酒樓門口分開。

楊林一上車,從後視鏡見虞禾上車走了,立馬給黃氏打電話。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