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黃氏遠遠的也看到了宋氏,見她穿著一套簡單大氣的素色套裙,跟華冠麗服的自己比起來,顯得特彆的素雅,襯托的她更為權貴。

黃氏很滿意這樣的效果,等宋氏過來,她一定要拉著她給記者拍照對比才行。

然而宋氏早就看穿了她的意圖,並未如她的意,跟秦信虹從側門進去了。

黃氏見此,不但冇有不開心,反而更加的興奮,覺得宋氏這是不敢跟自己比,怕被比下去。

“夫人,這麼高調會不會有些過分了?”這時,一旁的貼身女傭蘭姨趁著來賓少的空隙,在黃氏的耳邊提醒道。

黃氏渾然不顧,“有什麼過分?我要的就是這樣的效果!”

宋氏不敢跟她比,她偏要比!

蘭姨欲言又止,還想再勸勸她,但黃氏直接轉身進了宴會廳,她隻好閉嘴了。

這時,祁家車牌的加長版林肯緩緩在門口停下。

穿著鵝黃色刺繡紗裙的喬蕎率先從車裡下來,然後到另外一邊的車門攙扶著郭少芬下來,被攔在紅毯隔離帶外麵的記者見此,紛紛拍照議論。

“祁老夫人竟然帶喬蕎來參加宴會,不是說不是親生的嗎?”

“祁家這是死認喬蕎是親生的節奏。”

“他們也隻能死認是親生的,聽說秦祁兩家還要繼續聯姻,不認死,怎麼聯姻?”

“秦家適婚未娶的男性,就秦七爺一個正常人吧?剩下兩個,一個是性取向不正常,一個是傻子,跟誰聯姻?”

“……”

記者們的議論聲很大,傳到郭少芬的耳朵裡,她臉色深沉,直麵記者們說道:“喬蕎是不是我祁家的血脈,我們祁家比你們清楚,怎麼?是非逼著我們現場做親子鑒定給你們看嗎!”

她一開口,那些記者的議論聲瞬間小了不少,有不怕事大的記者說那你們就現場做給大家看看啊。

喬蕎的臉上塗了很厚一層的粉底,擋住了她原本就差的臉色。

為了能現場做親子鑒定,她受了不少罪,所以她不怕,反而希望最好現場做一次,坐實祁家千金的位置。

到時候,祁家就不能再像之前一樣對她,需要的時候昭之而來,不需要的時候揮之而去。

“喬蕎,你也來了啦。”這時,韓依甜和她的名媛姐妹們到來。

“祁老夫人您好。”她們紛紛地上前,禮貌地向郭少芬打招呼問好。

郭少芬皮笑肉不笑地一一點頭迴應,看著她們一個個打扮的花枝招展,心裡跟明鏡似的敞亮著,知道她們什麼目的。

上流社會的宴席,冇有人會單純的來吃席,除了大家都想擴充人脈,搭建商業利益來往外,都會特地帶上自家未嫁的女性,看看能不能高攀上更好的家族聯姻。

“聽說秦家家主有意從今天來賓的女眷中,挑一個女孩嫁給秦七爺。”韓依甜見郭少芬剛纔懟記者了,故意大聲說道。

韓家的生意要靠祁家帶動,她得趁機表現一下。

“秦七爺不是有女朋友了嗎?”其中一個小姐妹應道。

“這你們就不知道了吧,七爺的那個女朋友,雖然名氣不小,但出身不好,跟秦家門不當戶不對的,秦家家主不同意,要給他找一個門當戶對的。”另外一個小姐妹故作神秘的說道。

“在這裡能跟秦家門當戶對的,也就隻有喬蕎了。”韓依甜環視了一圈身邊的姐妹,最後看著喬蕎,“喬蕎,我們是搶不過你的,秦家的七夫人位置非你莫屬。”

喬蕎聽到這認可的話,心裡比喂蜜了還要開心,不自覺地高抬起頭顱。

為了這一天,她付出了太多了。

“哇~喬蕎,你要是嫁入秦家,可彆忘了我們這些小姐妹呀。”

“嫁給秦七爺,你未來就是秦家的女主人了,好幸福。”

“好羨慕你哦!”

幾個小姐妹一人一句,讓喬蕎感覺有種要飄起來的感覺,彷彿明天她就能跟秦北廷結婚似的。

“你們就彆取笑我了。”她故作羞澀地說道,“不過秦七爺人雖然看著冷冰冰的,但其實私下是很溫柔很體貼的,能嫁給他,我很樂意。”

“你肯定是樂意,但秦七爺應該是不樂意當接盤俠,接手你肚子裡的孩子吧!”突然一聲清冷的聲音從身後傳來。

喬蕎聽到這熟悉的聲音,臉上甜蜜的嬌羞瞬間僵硬。

幾個人回頭,隻見虞禾不知道什麼時候來的。

她一身長髮高紮在腦後,一套古板的黑色小立領複古套裙,穿在她身上,竟被她穿出高階時裝感。

“接盤俠?孩子?”

“喬蕎懷孕了?她看著也不大吧?私生活這麼亂的嗎?”

“懷孕了還想嫁秦七爺?梁靜茹給的臉嗎?”

“祁家可真膽大!搞個破鞋也想進秦家的門。”

“假千金的事都做了,還有什麼是祁家不敢做的。”

“喬蕎給無名神醫提鞋都不配,還想嫁給秦七爺,癩蛤蟆想吃天鵝肉,想瘋了吧!”

……

記者們議論紛紛,端起相機對準喬蕎的肚子狂拍。

郭少芬也被這個訊息驚到了,毒辣的目光狠狠刮到喬蕎身上,低聲質問道:“是真的嗎?”

喬蕎要真懷孕了,祁家跟秦家的聯姻就徹底泡湯了!

喬蕎看到虞禾時,內心的怨恨和怒火已經在飆升,如果不是因為虞禾,她之前怎麼會淪落千人騎萬人跨的地步!

現在還當眾把她懷孕的事情公佈出來!

喬蕎恨不得把虞禾剝皮拆骨。

但這段時間裡的經曆讓她成長了不少,她知道現在不能當著眾人麵前跟虞禾衝動。

“虞禾,我知道,我選擇離開你回祁家,讓你很難受,所以你故意在中藥市場上坑了我一把,我也認了,但你不能這樣侮辱我的名譽和貞潔的……”

她化怨恨為眼淚,淚眼婆娑地說道。

虞禾一臉“你繼續編,我就想看你編出什麼花來”的表情看著她。

“哇,好大的一朵白蓮花啊!”一聲陽光的男音從身後傳來,喬蕎還想繼續表演,聽到這熟悉的聲音,渾身不由一顫,說不下去了。

,co

te

t_

um-